2017年12月20日星期三

妇女能够撑起一片天!

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

在樹膠山林中長大。是慈母手中刀流血流汗養大的 !

媽媽雖然沒有讀過書,卻識字。其分析事情的能力超強。而且掌握多種方言、包括一口流利的華語和馬來話。

媽媽時常告誡我,原則是一個人的生命。一個沒有原則的人無異於一隻畜生。她說,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盡心盡力做到最好。她的口頭禪是泥蛇一畚箕不如青竹蛇一條!

媽媽是个非常坚强的人。在拉扯姐姐、妹妹和我长大过程当中,媽媽所展示的顽强拼搏精神与斗志让莎士比亚悲剧《哈姆雷特》中的名句,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黯然失色!

甚至中国近代伟人毛泽东也未从封建社会主义旧框框彻底解放出来,所才会“勉强”说出“妇女能顶半边天”而已。

因此,我怀着至诚的敬意大胆地帮妈妈喊出为二十一世纪妇女平反的真心话,妇女能够撑起一片天


今天安排阿嬌明年介紹阿麗後年叫我和阿珠去看戲

媽媽是個很民主的人。唯獨在選擇媳婦方面點也不民主;打從我十幾歲開始她和幾位過於熱心的阿姨就今天安排阿嬌明年介紹阿麗後年叫我和阿珠去看戲給予我無窮無盡的壓力。天生叛逆的我每次都是陽奉陰違敷衍了事;可是有一次我逆性不改先斩后奏和一个小女孩私定终身;妈妈知晓后气得半死。后来这个刁蛮任性却心地善良的未婚妻和妈妈投缘成了她的掌上明珠

我从来没有向妈妈说谎。却被我“破戒一次”。

竟然是妈妈与病魔纠缠了整6年生命最后16天的某一个晚上,我极力压下了眼泪,脸上装出轻松欢愉地告诉妈妈,在她病好后我会带她再次环游各地名胜。当时心中也曾不断地告诉自己及加强自己的信念,奇迹会出现的,妈妈一定会病好的。

奇迹并没有出现,16天后妈妈离开了!

每一次想起,我竟然在妈妈病危时,向她撤谎,而且永远没有机会向她道出真相或企求原谅,内心的苦楚,其痛真的不可名状!


究竟那一位女生才是我的媳婦?

媽媽一生有兩大劫。第一次是遭遇嚴重受傷;第二次是子宮頸癌。兩次都在吉隆坡中央醫院接受治療。第二次住院時間較長。問題來了。三等病房的病人眾多,護士很難兼顧。

我每天奔走醫院照顧媽媽的三餐奉茶遞水搞到焦頭爛額還在其次,最頭疼的是身為男生不方便為媽媽洗抹身子。正在犯愁時,兩個女同事與幾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女性朋友及時發揮高度默契精神,安排好她們相互之間輪流負責遞送三餐和幫媽媽洗抹身體的時間表。令我非常感動之餘松了一口氣。當同房病友笑問究竟那一位女生才是我的媳婦或女友時,媽媽啼笑皆非。

懷念媽媽,也會湧起對當年照顧媽媽的那班紅顏知己無限的感恩。现在她們早都已經是偉大的媽媽了。


媽媽走了,卻永遠活在我心裡。因此天天都是母親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