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1日星期一

天下的媽媽都偉大 !



天下的媽媽都偉大 !

我在樹膠山林中長大。這是我親手拍下的 "媽媽割樹膠的英姿”。我是 “慈母手中刀” 流血流汗養大的 !

媽媽雖然沒有讀過書,卻識字。其分析事情的能力超強。而且掌握多種方言、包括一口流利的華語和馬來話。

媽媽時常告誡我,原則是一個人的生命。一個沒有原則的人無異於一隻畜生。她說,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盡心盡力做到最好。她的口頭禪是客家人的名言:

“泥蛇一畚箕不如青竹蛇一條” !

媽媽是個很民主的人。唯獨在選擇媳婦方面一點也不民主;打從我十幾歲開始她和幾位過於熱心的阿姨就 “今天安排阿嬌明天介紹阿麗後天叫我和阿珠去看戲” 給予我無窮無盡的壓力。天生叛逆的我每次都是陽奉陰違敷衍了事。

媽媽一生有兩大劫。第一次是遭遇嚴重受傷;第二次是子宮頸癌。兩次都在吉隆坡中央醫院接受治療。第二次住院時間較長。問題來了。三等病房的病人眾多,護士很難兼顧。

我每天奔走醫院照顧媽媽的三餐奉茶遞水搞到焦頭爛額還在其次,最頭疼的是身為男生不方便為媽媽洗抹身子。正在犯愁時,兩個女同事與幾位 “君子之交淡如水” 的女性朋友及時發揮高度默契精神,安排好她們相互之間輪流負責遞送三餐和幫媽媽洗抹身體的時間表。令我非常感動之餘松了一口氣。當同房病人笑問究竟那一位女生才是我的媳婦或女友時,媽媽啼笑皆非。

懷念媽媽,也會湧起對當年照顧媽媽的紅顏知己無限的感恩。她們都已經是偉大的媽媽了。希望有緣再聚。

媽媽走了,卻永遠活在我心裡。因此天天都是母親節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