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陈思源致给 “傻子” 方天兴的公开信



方天兴昨天拍了的胸膛今天还算数吗 ?



阿兴,好多人都说你傻。我说你似乎很蛮横不讲理。

请聆听我细说道理。

一个非会员国宣布要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奥委会不必理睬她。因为非会员国没资格谈论参加。

《关中》声称要参加统考,董总不必理睬她。因为,非独中没资格谈论参加。

非会员国虽然口头说要参加奥运会;她没提出正式申请(当然也没资格申请),却高调鼓动其他国家向奥委会施压接受她的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甚至要求奥委会派专业团体到她的地头视察。

正常的人都会说她蛮横不讲理、脑筋非常有问题 !

(关中)虽然声称要参加统考;她没提出正式申请(当然也没资格申请),却高调鼓动其他社团向董总施压接受她的学生参加统考。甚至要求董总派专业团队到《关中》视察。

正常的人都会说她蛮横不讲理、脑筋非常有问题 !

你不会 “有敲必应” 放陌生人进入家里去,是吧? 因为阿兴不是傻子呀!

开始时有人似乎刻意报喜不报忧,多了一间 “独中” 个个皆欢喜。

后来被戳穿批文有问题,你第一时间拍胸膛保证会去修改批文。还说边做边厘清。


两年了。修改的批文、边做边厘清、楼梯也未曾响起过 !

你拍了的胸膛还算数吗 ?

显然,你未曾全力以赴去修改批文。

显然,你未曾全力以赴去厘清《关中》的暧昧身份 !

该做的你没有去做。却反过来拉帮结派向董总施压。

是否有难言之“隐” ?

你说,

你说,

你说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