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日星期二

国庆日大逮捕,三条 “莽汉” 夹伤《紫衣队》!



“参加国庆大游行,当心游进警察厅” !




槟州志愿巡逻队 [俗称《紫衣》、或缩称 "PPS" ]队员参加57周年国庆游行后竟然成为警方一网成囚下困 [简称《国庆日大逮捕行动》]。舆论哗然

如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莫衷一是真的有理说不清。兴高采烈凸显人民团结和谐的国庆气氛给搅得烟消云散了

大逮捕行动前两天(29.8.2014),警察总长卡立公开发出警告将逮捕任何继续活动的《紫衣》队员。没想到林冠英反过来警告卡力必须先想熟想透berfikir masak-masak)。这等于公开挑战卡立的权力,把警方的面子推向风口浪尖上!

很自然地,卡立以国庆日大逮捕行动迅速还以颜色。

这一局,林冠英是祸从口出。卡立呢,则是以皇家警察队伍的权威受到公然挑战堂而皇之的被迫采取断然行动。

如果林冠英稍微成熟一点,能够以冷静及严肃的口吻提醒卡立,《紫衣是槟州政府委任来协助州政府维持地方秩序的属下合法团体,相信卡立不敢贸然轻举妄动。

国庆游行是一种不容质疑的爱国行为,警方劳师动众(分批动用了数十辆货车和卡车及两辆校车) 在州元首还未离场前就把国庆游行者如嫌犯般高姿态进行大逮捕除了对槟州元首不敬,更是污辱了国家的尊严

卡立解释国庆日大逮捕行动时强调,《紫衣》无视他的警告,高调如同私会党,挑战警方和法律,警方只好采取捉人行动。

高调如同私会党和究竟是否真正的私会党有天渊之别。高调如同私会党只是一种印象、不是经过警方调查后获得印证的事实,拿这个印象来大规模捉人,真笑话

尤有甚者,参加国庆游行乃不容置疑的爱国行为,绝对不是私会党的活动。(注一)

看起来,林冠英和卡立都是莽汉

卡立讥笑林冠英不懂得法律,其实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国庆日大逮捕行动摆明是把《紫衣》当作非法社团办。

卡立错了。虽然没有在《1966年社团法令》之下注册,但《紫衣》不是该法令第41条文下的非法社团。

事情闹到似乎四面楚歌的地步,应该归罪于《紫衣》主席彭文宝处事不当所致。

撇开前年涉嫌殴打光明日报记者那笔旧账不提。近因就是一个叫王佑舜声称被殴打事件。(注二)彭文宝连一个小小记者会都搞不定,竟然和传媒闹僵,让《紫衣成为众矢之的而闯下祸根。

一言以蔽之,林冠英、卡立、彭文宝,三条莽汉夹伤了《紫衣》!

事情是否发展到没有转圜的余地呢?

卡立于 29.8.2014形容《紫衣》已经乖离了成立的宗旨,显然这就是警方对它采取行动的其中一项原因。(注三)

根据卡立的话,警方知道《紫衣》成立的宗旨。也曾经以行动肯定它是合法及没问题的,还和它进行了无数次的警民良好合作与互动。其次,如果没有乖离成立的宗旨,它是不会受到警方对付的。

卡立没有交代《紫衣》究竟违反那一条宗旨。他说《紫衣高调如同私会党” 那只是猜测之词。警方未经调查证实就高调采取大规模逮捕行动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这就把大家的视线投向两件《紫衣》涉嫌殴打记者的事件上了。

从报章上的照片看,王佑舜被打到鼻青脸肿是不争的事实。问题是被谁打伤 为什么两起涉嫌殴打记者案被报章报道后都没人任何涉嫌者被提控呢?

警方沉睡了吗?

然则,为什么总警长被呛声之后可以马上捉人,而且还是高调一口气就捉抓了154 (注四)

卡立应该作出交代,国庆日大逮捕行动如果不是心血来潮之举,是什么

随着国庆日大逮捕后,要求解散或禁止《紫衣》的呼声此起彼落。连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也说为了公众安全,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解散拥有私会党徒参与的《紫衣

说句公道话,《紫衣在警民合作的精神与原则上协助救灾、救火、防火、急救、维持交通、特别是维持治安等等诸般有目共睹的贡献良多,槟城人都感同身受;也获得警方的多次肯定。因未经查证的私会党渗透传言而突然心血来潮迫不及待来一出国庆日大逮捕行动实在有值得商榷的余地。把《紫衣解散更加是削足适履的不智思维。(注五)

民间正流行着一则笑话,“参加国庆大游行,当心游进警察厅
 !




(注一)  卡立、大马皇家警察和马来西亚政府分分钟会面对国庆日大逮捕行动受害人要求赔偿的诉讼。
(注二)  报章的新闻可以看到王氏的一面之词存有疑点。
(注三)  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31.8.2014 第二版如此报导:Ketua Polis Negara ... "telah Terpesong daripada tujuan penubuhan"
(注四)  前首相马哈迪于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捉进牢笼(包括笔者在内)共106人。
(注五) 笔者接获不少槟城人的电话,彼等证实《紫衣对槟城的治安的确有贡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