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陈思源致给 “傻子” 方天兴的公开信



方天兴昨天拍了的胸膛今天还算数吗 ?



阿兴,好多人都说你傻。我说你似乎很蛮横不讲理。

请聆听我细说道理。

一个非会员国宣布要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奥委会不必理睬她。因为非会员国没资格谈论参加。

《关中》声称要参加统考,董总不必理睬她。因为,非独中没资格谈论参加。

非会员国虽然口头说要参加奥运会;她没提出正式申请(当然也没资格申请),却高调鼓动其他国家向奥委会施压接受她的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甚至要求奥委会派专业团体到她的地头视察。

正常的人都会说她蛮横不讲理、脑筋非常有问题 !

(关中)虽然声称要参加统考;她没提出正式申请(当然也没资格申请),却高调鼓动其他社团向董总施压接受她的学生参加统考。甚至要求董总派专业团队到《关中》视察。

正常的人都会说她蛮横不讲理、脑筋非常有问题 !

你不会 “有敲必应” 放陌生人进入家里去,是吧? 因为阿兴不是傻子呀!

开始时有人似乎刻意报喜不报忧,多了一间 “独中” 个个皆欢喜。

后来被戳穿批文有问题,你第一时间拍胸膛保证会去修改批文。还说边做边厘清。


两年了。修改的批文、边做边厘清、楼梯也未曾响起过 !

你拍了的胸膛还算数吗 ?

显然,你未曾全力以赴去修改批文。

显然,你未曾全力以赴去厘清《关中》的暧昧身份 !

该做的你没有去做。却反过来拉帮结派向董总施压。

是否有难言之“隐” ?

你说,

你说,

你说 !

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今天失去的明天会拿回来 !


拿得起、放不下、如何再拿得起


2014中国长城两次被推倒

5月,羽坛霸主中国在象征羽球至尊的汤姆斯杯赛被东瀛海盗狠狠刺伤,卫冕冠军进不了决赛!

9月,亚洲羽球团体赛卫冕冠军在韩国仁川被阿里郎摔下台来

汤姆斯杯赛中国球员明显的带着心理压力上场,因此发挥不出原有的水平,让技逊半筹却充满斗志的对手乱棍打死师傅

仁川战,谌龙不堪为大将。唯一顶得住巨大压力、值得赞赏的是风云组合蔡赟和傅海峰。林丹因其对手弱,发挥还算正常。

02落后的中国队拼劲可嘉。成功扳回22平手。最后一场是由年轻小将打韩国老人(高欢 24 岁。李铉一34岁,面对二、三线球员时已经露出力不从心的窘态)。神州形势一片大好。

球迷却大跌眼镜。

高欢这小子除了网前球处理得不错以外,打法一无是处。虽然人高马大却力量不足,挑球去后场却老是不到位,多次被李铉一顺手扣杀得分。他依然自杀式地不断重复同样的错误。

高欢最令人失望的是完全没有拼劲。看着他像梦游般在球场上不着急的模样,许多人都摇头叹息 : 中国亚洲羽球霸主的地位是高欢给搞翻的

冠军拿得多了,心理压力自然大了?

有一次记者问丹麦羽球名将 Morten Frost ,身为(当年)象征羽球至尊的四届全英赛冠军,为什么打起球来似乎没有压力

他答道 我赢的冠军已经成为我个人光荣的历史。没有人可以抢走。每次捧起奖杯的那一刻我会尽情地享受成功的滋味。走下冠军奖台,我从新开始奋斗追求更高的荣耀。和其他的竞争者的起步是一样的,所以没有压力。

的确,拿得起、放不下、如何再拿得起?

人生的境遇仿若运动员之竞技;今天失去的明天会拿回来 

2014年9月22日星期一

关中批文露馅魏家祥急传假聖旨 !



董总顽固不化违反古训方天兴魏家祥蛮横不讲理 !



关丹中华中学[《关中》]让华社看到了两种极端的局面。(注一)

其一,董总显然没有孔圣人 “有教无类” 之广阔胸襟;展现出顽固不化的态度严拒《关中》学生报考专为独中生设计的统考。所持的理由,《关中》不是一间独中。

另一方面,方天兴和魏家祥等人却坚持《关中》是一所独中;必须让《关中》学生考统考。这个理由就比较复杂了。

平心而论,董总顽固不化违反了有教无类的古训。方天兴魏家祥等人却蛮横不讲理 !

日前 “彭州教育局信函风波” 发生后,魏家祥宣称 :

      1)   他(向教育部长)出示了所有重要的信函,包括2012年7月26日教育部所发出的批文。

       2)   2012 年 12 月 11 日隆中华中学 [《中华》]写给教育部的信函,已经清楚指出关中是根据中华的模式教学。因此关中不能报考统考的争议完全不存在。

      3)   慕尤丁已经指示教育部撤回彭州教育局局长所发出,指关中不能报考统考的信函。

魏氏拿出(他承认是重要信函的)批文就关中问题向教育部长 “交涉”。此话等于公开自打嘴巴,也打了方天兴和《关中》一大巴掌 !

为什么魏家祥不以口头提醒教育部长慕尤丁,首相纳吉(曾经通过方天兴或魏氏口喻) “说过” 关中学生可以考统考,甚至直接出示报导该谈话的旧报纸,要教育部长务必实践首相的 “承诺” ?

魏氏以 “写给教育部的信函已经清楚指出《关中》是根据《中华》的模式教学” 来加强其学生可以考统考的理由,真的让人质疑其智慧。如果此言能够成立,那么向银行借钱的人都可以理直气壮地提醒银行 “他们的申请书清楚指出” 需要若干数目贷款。言下之意当然是银行必须以申请书为准 !

魏家祥 “解决” 彭州教育局信函风波后,向外传达了教育部长的 “口喻” 谓教育部将撤销该函。彭州教育局长却说只是要在公函加上一句 “关中能否报考统考,必须由教育部总注册官决定”。至于其他的 “关中是私立中学并非独立中学” 和 “关中不得报考独中统考” 等字眼不会修改。

如果彭州教育局局长的话完全属实,即是教育部只嘱咐他 “加料”,并未曾指令他撤销整个 “彭教育局函件” 内容;那么魏家祥就有 “传假圣旨” 的重大嫌疑了 !

魏氏说独中拥有(是否准许学生)考统考的决定权力。这句话对极了。董总那批老顽固肯定明白这是董总的权力。(注二)

可是,魏家祥公然要求教育部长干预统考,而董总要求教育部发函 “批准” 《关中》学生报考统考,不约而同变相放弃独中的权力,可能因此埋下 “引狼入室” 的错误种子 !

《关中》最终会毁掉61间独中吗 ?



(注一)   见前文《关中果然是个大骗局!》
(注二)    独中是当年的《华文中学》改制之下的 “漏网之鱼”,所以没有批文。

2014年9月18日星期四

关中 “果然” 是个大骗局!



首相与教育部长都没亲口说过要收回函件!



关丹中华中学 关中],又让华社揪心

这次,《彭亨州教育局局长办公室》致给《彭亨州华教董联会》一封志期2014910日的函件[简称彭州教局函件]证实关中只是一所私立中学而不是独中、其学生不准考(董总举办的)统考。(注一)

华社一片哗然

素有《万事管》美誉之称的华总主席兼关中董事长方天兴马上跳出来大骂董总及彭州董联会居心叵测,以绕道方式挑起关中事件,企图无中生有误导华社,再度破坏关中。

方氏言下之意,彭州董联会舍中央不问及没有把致给彭州教育局的去函一并公布,确有绕道居心不良之重大嫌疑。

许多人却持有不同的看法。

方天兴口中的无中生有似乎影射彭州董联会牵着彭州教育局的鼻子,把关中明明是独中的身份硬生生改成私中 可关中始终不能验明正身,彭董联会如何误导华社

方氏说  “舍中央不问的作法有不尊重和藐视首相及副首相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明关中可以报考统考的政策性声明之嫌,同时不想去看或评论董联会手上已经失效的彭州教局函件,再让有识者大皱眉头。

如果方天兴虚心询问他身边的谋士,关中的命运究竟是以 “只有从旧报纸里才可以寻找到,由魏家祥说的,正、副首相的所谓政策性声明抑或是他手中依然 “有效的关中批文为准,就会知道自己是多
么的愚蠢

其实,方天兴指鹿为马硬把私中喊成独中,反而予人以居心叵测、误导华社的印象。

马华总会长廖仲莱和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廖氏说他向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厘清了事情,后者表明指示教育局收回信函。

魏氏则声称,首相纳吉口头允许要求彭州教育局撤回有关信函。

这两人的话依然没骚到关中非独中的痒处 (注二)

彭州教局肯定是根据教育部的关中档案依法发出彭州教局函件。因此撤回该函件的指示也必须依法行事及有一个能够向外公布的理由。否则,绝对办不到

如果教育部真的撤回该函件,就“证明”彭州教局长函件有问题。无论问题是因为在复函时犯了解读关中批文的错误或颠倒黑白甚至是无中生有而引起,局长必须受到严厉责罚以示警戒。不然,人们就会产生诸多的猜疑。

迄今为止,人们看到的是彭州教育局发出白纸黑字证实关中不是独中。教育部长指示彭州教育局收回该函件是廖仲莱说的。教育部长没开过尊口。首相口头允许要求教育部撤回该函件是魏家祥说的。首相也没开过尊口。

从方天兴拍胸膛说关中批文没问题到的确有问题、转到边做边厘清向教育部争取修改批文、又再接下来一系列的口水粉饰。两年过去了,还是在原

不就是挥一挥笔,明文肯定关中是独中,有那么难吗?

难怪许多人都叹息,《华教异类》关中 果然是个骗局 






(注一)  该函显然是回复《彭亨州华校董联会主席》于91日致给《彭亨州教育局局长》的询问信。

(注二) 请看《笑傲评天下》之前发表的:  大马首相说了算?、关丹独中原来是个大骗局?、捉耗子的事,就让猫去办吧!、频传首相口喻 《非官代》方天兴!、方家怎么出了个那么的孩子?、和 关丹独中乃毁灭所有独中的剧毒药引!

2014年9月4日星期四

茶杯里风波无厘头强出头英雄变狗熊 !




《林冠英的恶言》。。。凭什么要媒体共同负责 ?



十天前,《槟城中文媒体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联合《槟州报界俱乐部》[简称《槟记协》与《槟报乐部》,或称 “两媒体组织”]突然发表措辞强硬的文告,指名道姓要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收回指责部分中文媒体记者欺善怕恶的言论并向有关的记者道歉。

最后通牒式的文告敲响了槟州媒体和林冠英政治集团之间的 “媒政战事”。《槟记协》与《槟报乐部》一鸣惊人,马上成了媒体英雄。

“战事” 的起因是行政议员彭文宝于8月20日针对槟州政府 “供养” 的《紫衣队》队员涉嫌殴打王佑舜招开的记者会上与某记者发生语言冲突后,隔天林冠英(没点名)指责部分中文报记者欺善怕恶 [简称《林冠英的恶言》],接着两媒体组织以 “捍卫记者尊严、拒绝任何践踏中文媒体尊严的行动” 为《出师表》3次联名发表挺记者的文告公开向林冠英叫阵要林氏道歉而爆发的。

这是一场涉及双方 (槟州中文媒体和林冠英政治集团)尊严的斗争。许多人都屏息以待。

9月2日,两媒体组织举办了《还原真相,维护报人尊严》记者会,坚持要槟州首长林冠英收回 “欺善怕恶” 的言论,同时就其言论作出道歉。

可是话锋一转,两媒体组织宣布风波已经划上句号,是否要道歉将由林冠英与行政议员彭文宝决定。同时表明不会发动任何抵制或杯葛行动,反而要求中文媒体记者及摄记继续秉承专业及公众知情权,发挥媒体专业精神。

最后抛下了一句令人惊愕之言 : 事件原是茶杯里小风波,双方均需负起共同责任 !

太岂有此理了!

首先,既然是茶杯里的小风波,闹大到需要堂堂一州首长道歉究竟有何机心 ?

其次,《林冠英的恶言》乃出自林冠英之口,凭什么要媒体共同负起责任 ?

再者,两媒体组织高姿态扛起捍卫记者尊严的旗帜公开向林冠英叫阵,当然是认为《林冠英的恶言》已经践踏了中文媒体的尊严;及看清楚 “道理全都在媒体那边、错全在林冠英身上”,才敢掷地有声的要林冠英道歉 。

可为什么林冠英还没有任何表示却草草偃旗息鼓了?

两媒体组织 “坚持林冠英道歉,不过是否道歉交由林冠英决定” 。 这种空前(也很可能是)绝后的道歉方式,比 “跌倒了抓起一把沙” 还要让中文媒体狼狈不堪。颜面尽失 !

此后,工作上还得继续和林冠英彭文宝等人打交道的槟州中文媒体记者与摄记们落得 “休谈过去伤心事,美其名秉承专业精神” 低头继续做无求无欲无尊严的报人;哪敢奢谈文人气节 !

真相呢 ?

3分27秒的录影肯定无关《林冠英的恶言》。因为录影只是要看(林冠英不在场的)8月20日记者会谁提高声量说话。

两媒体组织显然连《林冠英的恶言》和记者会这两个泾渭分明的事情也分不清楚。如此糊涂、如斯愚蠢,悲哉槟州中文媒体 !

茶杯里风波无厘头强出头,却落得虎头蛇尾收场,《槟记协》与《槟报乐部》想做英雄竟然变成了狗熊 !

2014年9月2日星期二

国庆日大逮捕,三条 “莽汉” 夹伤《紫衣队》!



“参加国庆大游行,当心游进警察厅” !




槟州志愿巡逻队 [俗称《紫衣》、或缩称 "PPS" ]队员参加57周年国庆游行后竟然成为警方一网成囚下困 [简称《国庆日大逮捕行动》]。舆论哗然

如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莫衷一是真的有理说不清。兴高采烈凸显人民团结和谐的国庆气氛给搅得烟消云散了

大逮捕行动前两天(29.8.2014),警察总长卡立公开发出警告将逮捕任何继续活动的《紫衣》队员。没想到林冠英反过来警告卡力必须先想熟想透berfikir masak-masak)。这等于公开挑战卡立的权力,把警方的面子推向风口浪尖上!

很自然地,卡立以国庆日大逮捕行动迅速还以颜色。

这一局,林冠英是祸从口出。卡立呢,则是以皇家警察队伍的权威受到公然挑战堂而皇之的被迫采取断然行动。

如果林冠英稍微成熟一点,能够以冷静及严肃的口吻提醒卡立,《紫衣是槟州政府委任来协助州政府维持地方秩序的属下合法团体,相信卡立不敢贸然轻举妄动。

国庆游行是一种不容质疑的爱国行为,警方劳师动众(分批动用了数十辆货车和卡车及两辆校车) 在州元首还未离场前就把国庆游行者如嫌犯般高姿态进行大逮捕除了对槟州元首不敬,更是污辱了国家的尊严

卡立解释国庆日大逮捕行动时强调,《紫衣》无视他的警告,高调如同私会党,挑战警方和法律,警方只好采取捉人行动。

高调如同私会党和究竟是否真正的私会党有天渊之别。高调如同私会党只是一种印象、不是经过警方调查后获得印证的事实,拿这个印象来大规模捉人,真笑话

尤有甚者,参加国庆游行乃不容置疑的爱国行为,绝对不是私会党的活动。(注一)

看起来,林冠英和卡立都是莽汉

卡立讥笑林冠英不懂得法律,其实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国庆日大逮捕行动摆明是把《紫衣》当作非法社团办。

卡立错了。虽然没有在《1966年社团法令》之下注册,但《紫衣》不是该法令第41条文下的非法社团。

事情闹到似乎四面楚歌的地步,应该归罪于《紫衣》主席彭文宝处事不当所致。

撇开前年涉嫌殴打光明日报记者那笔旧账不提。近因就是一个叫王佑舜声称被殴打事件。(注二)彭文宝连一个小小记者会都搞不定,竟然和传媒闹僵,让《紫衣成为众矢之的而闯下祸根。

一言以蔽之,林冠英、卡立、彭文宝,三条莽汉夹伤了《紫衣》!

事情是否发展到没有转圜的余地呢?

卡立于 29.8.2014形容《紫衣》已经乖离了成立的宗旨,显然这就是警方对它采取行动的其中一项原因。(注三)

根据卡立的话,警方知道《紫衣》成立的宗旨。也曾经以行动肯定它是合法及没问题的,还和它进行了无数次的警民良好合作与互动。其次,如果没有乖离成立的宗旨,它是不会受到警方对付的。

卡立没有交代《紫衣》究竟违反那一条宗旨。他说《紫衣高调如同私会党” 那只是猜测之词。警方未经调查证实就高调采取大规模逮捕行动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这就把大家的视线投向两件《紫衣》涉嫌殴打记者的事件上了。

从报章上的照片看,王佑舜被打到鼻青脸肿是不争的事实。问题是被谁打伤 为什么两起涉嫌殴打记者案被报章报道后都没人任何涉嫌者被提控呢?

警方沉睡了吗?

然则,为什么总警长被呛声之后可以马上捉人,而且还是高调一口气就捉抓了154 (注四)

卡立应该作出交代,国庆日大逮捕行动如果不是心血来潮之举,是什么

随着国庆日大逮捕后,要求解散或禁止《紫衣》的呼声此起彼落。连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也说为了公众安全,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解散拥有私会党徒参与的《紫衣

说句公道话,《紫衣在警民合作的精神与原则上协助救灾、救火、防火、急救、维持交通、特别是维持治安等等诸般有目共睹的贡献良多,槟城人都感同身受;也获得警方的多次肯定。因未经查证的私会党渗透传言而突然心血来潮迫不及待来一出国庆日大逮捕行动实在有值得商榷的余地。把《紫衣解散更加是削足适履的不智思维。(注五)

民间正流行着一则笑话,“参加国庆大游行,当心游进警察厅
 !




(注一)  卡立、大马皇家警察和马来西亚政府分分钟会面对国庆日大逮捕行动受害人要求赔偿的诉讼。
(注二)  报章的新闻可以看到王氏的一面之词存有疑点。
(注三)  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31.8.2014 第二版如此报导:Ketua Polis Negara ... "telah Terpesong daripada tujuan penubuhan"
(注四)  前首相马哈迪于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捉进牢笼(包括笔者在内)共106人。
(注五) 笔者接获不少槟城人的电话,彼等证实《紫衣对槟城的治安的确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