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8日星期四

《无冕皇帝》撞到《神》, 谁怕谁 !


原来行动党真正的欺善怕恶


近日,槟城(报界和州首长之间)战云密布

825日,《槟城中文媒体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与《槟州报界俱乐部》[简称槟州报界发表文告要求林冠英收回指责部分中文媒体记者欺善怕恶的言论并向有关的记者道歉。

26日,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坚称林冠英没有道歉的必要。同一天,槟州首长新闻秘书张燕芬也发表文告强烈抨击槟城报界。事件火上浇油。

于是,槟州华文媒体与林冠英的新仇旧恨立刻升级。《媒政战事》正式爆发!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北神》林冠英与华文媒体交恶由来已久,而且有史例可寻。

数年前,林冠英对小红疑云穷追不舍的记者冒出一句 "YOU PRINT I SUE" (你敢登我就起诉) 名言埋下了彼此心头恨。此外,前年《光明日报》记者被槟州政府供养的《槟州志愿巡逻队》[简称《紫衣队》或 “PPS” (注一)] 殴打,甚至首长买官车及官车违规泊车等鸡毛蒜皮的新闻报导也致使心结不断加深。

《媒政战事》 是因为行政议员彭文宝于20日针对《紫衣队》再次涉嫌殴打人而召开的记者会上和一名记者的语言冲突引爆的。注二)

事缘该名记者提问私会党是否渗透《紫衣队》, 于是一方是彭文宝顾左右而言他、似乎急于为《紫衣队》辩护的姿态;另一方是穷追猛打的记者咬住问题不放。双方都提高了说话的声量。

隔天,林冠英吐出了部分中文媒体记者欺善怕恶的火辣辣言论后,槟州报界忍无可忍破天荒公开要林冠英道歉。

媒体公开向政府首长叫阵在马来西亚是史无前例的勇敢行为。因此槟州报界的行动震惊遐迩

客观地说,《媒政战事》彻底凸显出林冠英缺乏政治智慧的弱点及彭文宝应付传媒的无能。

针对私会党是否渗透《紫衣队》的追问,任何有点头脑的人都会直接否认或以正在调查、若真有其事绝不轻饶、肯定会公布真相等等缓兵式的答复应对,绝不会如彭文宝那般鲁莽及充满敌意和记者作出完全不必要的对着干

以下的经典对答足以让读者心水清矣 (注二)

         记者      到底有没有

         彭文宝 没有这回事。

         记者       “那就答没有,为何要提高声量

彭文宝面不改色公开感激首长力挺他所面对 (被记者弄到土头灰脸)的遭遇, 进一步令人摇头。

众所周知,幽默是一剂可以起到化敌为友甚至化解仇恨的无比良药。因此,反映个人急智与智慧的幽默素质是放眼天下政治领袖不可或缺的本领

令人惊异的是首长级的林冠英显然不懂得发挥幽默来化解彭文宝惹的祸。反而进一步激化与传媒的 仇恨。真令人失望。

事实上,林冠英那句部分中文传媒记者欺善怕恶的话有语病。其身边的小女人文告里的 “槟城中文媒体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和槟州报界俱乐部要林冠英道歉,可是不曾用同样的高调态度对待巫统高官更是爆露了行动党党员的政治思想有毛病。

他俩人言下之意,中文媒体胆敢欺负“善者”林冠英,却惧怕“恶人”巫统。有趣的是,行动党从来未曾高姿态骂过巫统高官 !

原来,行动党才是真正的欺善怕恶

有识之士不禁笑问,动辄诉人的林首长却何时成为中文媒体欺负的可怜虫了 ?

槟州报界公开要林冠英道歉,是以行动和林氏及其槟州属下领袖公然撕破脸皮。除非其中一方先低头,《媒政战事》难休 ! 

到了这个份上,如果林冠英坚持不道歉,槟州报界就无法下台 

为了尊严,看来槟州报界可能被迫一致采取下列步骤向林冠英施压。

一)   宣布槟州报界与林冠英及后者属下领袖关系冻结,从此不会出席林冠英的任何宴会。

二)   对林冠英及槟州政府的新闻,予以  “冷处理

三)   全面杯葛林冠英,一慨不出席林冠英在槟州的记者会也不登其新闻。

眼前是《无冕皇帝》撞到《神》, 谁怕谁 ?





(注一)  总警察长卡立于26日宣布这个由槟州政府成立、曾经有殴打光明日报记者前科的《紫衣》为未曾注册的组织。

(注二)  见南洋商报 26.8.2014, A17

一句“私会党是否渗透PPS?”引发事件

彭文宝于本月20日(周三)针对槟州政府成立的槟州志愿巡逻队(PPS)成员17日(周日)晚涉嫌殴打一名男子王佑舜事件召开记者会回应。

根据现场记者所提供的录音显示,该名被指“骂”议员彭文宝的记者当时提问“私会党是否渗透志愿巡逻队?”

以下是彭文宝与记者的对谈内容:

公布谈话内容

“我们已将一切的资料交给警方,在他们的要求下,我们会与警方合作。”
记者问:“最新名单资料已交给警方?”

彭文宝答:“是,在这起事件后,警方有要求最新名单资料,我们已经交给警方。”

记者问:“州政府事先有过滤所有的名单吗?”

彭文宝:“我们已经交给警方,你(指记者)是否在告诉我你有证据证明全部的PPS来自私会党?在讨论事件时,必须确保我们符合所有的程序。”

“因为一起事故,你们全部一直在指责PPS、为什么不指责警方?很多案件与警方有关,公平在哪里?扪心自问,这些人维护街头治安,让人民晚上睡得安稳,你可以攻击我,叫我白毛,我不介意,但你在攻击PPS,这点我绝不妥协。”

一名记者询问:“那到底有没有?”后,彭文宝即回答说:“没有这回事”,记者即接着回复:“那就答没有,为何要提高声量?”





2014年8月4日星期一

骗得人心者得天下 !


世人忽略了 “得天下后得人心” 的实践 !


孟子在《离娄》 里 “得人心者得天下” 的观点,历经整 2,500 年漫长岁月的洗礼后,依然被世人奉为金科玉律。

作者从历史角度审视后断言,《孟子》显然是有感于 “桀纣暴虐失天下,成就了汤、武兴仁义之师” 而出此流传千古名句。(注一)言下之意,“得人心” (获得民众支持)是 “得天下” (获得政权)的基本手段; 其思想核心精神却旨在提醒帝王君主们,若希望延长统治寿命就必须善待人民,以人民福祉为依归。用现代人的话就是 “以民为本”。

换句话说,“得人心后得天下” 仅仅是基本手段获得成功。“得天下后再得人心” 才是作为统治者最高尚情操的体现。毋庸置疑,孟子斯言乃针对有野心逐鹿中原者而发。

当今世人对 “得人心者得天下” 的奉行几乎都是在 “得人心后得天下”  的基本手段里徘徊,忽略了更高境界的 “得天下后再得人心” 的实践 !

的确,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心目中的 “天下”。然而此天下往往非彼天下。有些人心中的天下只是某个数字的财富或某种程度的商业成就。有些人的天下是有关事业领域或工作岗位在其心目中的某个定位或高度。有些人的天下则纯粹是永无休止的沽名钓誉。被觊觎的财产是子孙眼里的 “天下。被锁定了非卿莫娶的女神就是男人眼中的 “天下。以此类推,天下” 是无穷无尽的。

政客心目中的国家政权则是最接近孟子的 “天下” 思维。

(2013年)505大选之前,在行动党与公正党的配合之下大马伊斯兰党刻意绝口不提甚至打出 “一视同仁惠民” 口号来隐蔽及模糊它要建立伊斯兰国的最终政治目的以获取华裔选票;充分发挥了 “得人心” 的手段。(注二)

与此同时,行动党及公正党对他们于2011年9月28日静悄悄和穆斯林党签署却没有向外发表的《民联2011共同声明》认同伊斯兰党在丹州实施伊斯兰刑事法这一幕,守口如瓶。

2014年5月伊斯兰党执意要在丹州实行伊斯兰刑事法致使《民联2011共同声明》曝光后;林吉祥才硬着头皮辩解说如果伊斯兰刑事法当时被纳入民联全国大选宣言的话,民联在雪、森、甲三州会遭遇到惨痛的挫折。这番话等于直接承认民联在505大选之前欺骗了全国人民。

原来是, “骗得人心者得天下”!

不过,也有因 “剧情需要” 为赢得人心而无可厚非的 “演戏”。

《三国演义》里罗贯中描写刘备撂下一句 “孺子几乎损我一员大将” 的狠话当众把赵子龙从乱军中救回来的儿子阿斗掷之于地最为传神。如果他不狠下心把阿斗摔在地上就前功尽弃了。

最近关丹巫裔女路霸被法庭罚款5千令吉及强制性履行240小时社会服务;林吉祥第一时间跳出来要为她提供免费法律服务及筹钱还罚款。这次连《红豆兵》也看不过眼飞箭射阿祥。很多人认为林吉祥显然要讨好马来友族才出此下策。

林吉祥肯定是演砸了 !

日前已故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与助理迈克遭遇夺命车祸中负责驾车的司机沙温被控危险及鲁莽驾驶无能力缴付5千令吉保释金被关押。《星报》报导卡氏家属未曾为沙温伸出援手。加蓝卡巴星澄清他并没有表示其家人不能够援助沙温,而是说因为本身已经传召为法庭证人,因此不能够提供法律援助而已。沙温可自由聘请律师。任何方面都不应该将此事政治化。(注 )

这一次,却是行动党演砸了 !


(注一) (夏末与商末两朝暴君)夏桀与商纣。  
(注二)   因此伊斯兰党于505大选在雪州一举赢得了15个州议席。民联也获得空前的狂胜,再次执政雪州。
(注三)   见《南洋商报》3.8.2014 A8 版

2014年8月1日星期五

当年耻戴宋谷如今趾高气扬马来化的华人 !



身著马来服饰穿沙笼头戴宋谷罩围巾”  ,想做马来化的华人 ?



前几天恰逢马来同胞过新年,有人在网络上热传数位行动党男女国会议员 “身著马来服饰穿沙笼头戴宋谷罩围巾” 、十足 “Melayu-Cina” 的照片 (注一),夹杂着此来彼往的议论,激起华社阵阵涟漪。

许多年前,行动党动辄喜欢以 “戴宋谷、钻沙龙” 来揶揄偶尔在官方场合戴宋谷、于巫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竞选的马华领袖没有民族气节。后者往往有口难言。

308之后,一夜之间成为 “政治暴发户” 的行动党领袖变了。他们奴颜婢膝地讨好穆斯林社群的事例信手拈来,不胜枚举。

林吉祥背着华社签署了刻意没有公布的《2011年民联声明》,静悄悄认同了回教党的《伊斯兰刑事法》这个事实让人觉得行动党在 “月亮面前跪着不敢抬起头来” 的传言不是空穴来风 !

不久前闹得沸沸扬扬的 “禁止叫阿拉” 的课题只涉及 “阿拉” 一个字眼,据说《北神》林冠英却率先一口气列出41个伊斯兰字眼作为槟州政府之禁忌。

却有一位仁兄建议非穆斯林也一起斋戒,所给的理由,唉,真的如他一样,不值一提 !

遥远的中国新疆最近误传禁止公务员在斋戒月期间戒食。行动党竟然第一时间冲到中国领事馆交涉!

关丹马来女路霸被法庭罚款5千零吉。林吉祥居然和土权份子一般见识,赶紧扬言要为她筹款 !

凡此种种言行,凸显行动党极尽讨好穆斯林的丑态。

然,三太子神像因为巫青团的一声反对被拆下来,行动党却噤若寒蝉 !

马来亚独立后初期,我国各种族与各宗教之间水乳交融。可是打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一小摄宗教极端份子在施政上经常以回教角度作为出发点,从而使到非穆斯林特别是华社感受到压力之余,把宋谷视为压迫的象征 !(注二)

戴宋谷、穿马来友族的服饰、戴上穆斯林色彩的围巾,如旅游者喜欢穿戴上世界各国异风奇俗的装扮一样本来没有丝毫不妥之处。问题在于前者让大马华裔感受到宗教压迫,所以才出现抗拒的现象。

扪心自问,大马为何会有此败笔 ?


(注一)  此乃牵动人心的行动党议员 “身穿马来服装头戴宋谷罩围巾” 照,没有任何一位当事人予以否认。



















(注二)  以下乃摘录自作者著作 “Maruah Bangsa, Melayu  Gagal?” 里的一篇关于宋谷的文章,可以窥视华社当年对回教的恐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