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5日星期三

75高龄15岁的脑袋白活了60年 !


彭茂燊是否已经返老还童了呢


我不跟你好了!I don't want to friend you !

此言如果出自小孩子之口,那是童真。要是大男人说出来,就令人摇头了。

不可思议之事如今却的的确确发生了。而且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话说《社会爱心基金会》主席彭茂燊突然高调宣布他已经和前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翁诗杰反目。令人愕然。

彭老同时道出以下一番痛心疾首的话

1  “我以前一直很欣赏翁诗杰是个有原则的人,(所以)无条件支持他。当时就有人提醒我翁诗杰的为人,但是我不相信,直到本身经历之后,才不得不信,也倍感失望。

2  “我先前盛情邀请翁诗杰出席(我的)75大寿宴会,先后拨了两次电话邀约,他两次都没有正面回应。当天也没有出席寿宴。过后连一个电话也没有。

3  “人生有多少个75大寿?我诚心把他当朋友才邀请他共欢,熟知,这件事却让我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道理。翁诗杰让我感觉到他很无情无义,也明白他为何会众叛亲离。

原来是因为翁诗杰没有出席彭茂燊(人生只有一次的)75大寿所导致的后果

很多人都问 至于吗

缺席寿宴就印证了没有原则、无情无义、众叛亲离,可恨之处?

十岁以下的无知小童之间闹别扭时往往会脱口而出我不跟你好了!。可过后很快就会和好如初。

活到75岁的彭茂燊是否已经返老还童了呢

俗语说, 君子绝交口不出恶言。彭茂燊却是唯恐天下不知发表文告声讨翁诗杰。

彭茂燊究竟是一位想要惹人注意的孤独寂寞可怜痴呆老人抑或是小气真小人,众说纷纭。却有人戏言彭老是 “75高龄最多只有15岁的脑袋白活了超过60

翁诗杰在其推特及面子书上的锵锵反驳(注一)如果属实,彭茂燊就必须赶紧向神父忏悔矣



(注一)以下是翁诗杰的反驳
       让信息(sms)的曝光道出真相
            看来接到某些人的喜庆邀请,若赶不及从国外回来赴会,即使已经发信息预先向事主祝贺及道歉,最后可还是要背负“无情无义”的罪名的。
            31/5/14 晚上丹斯里彭茂燊的大寿夜宴,由于我未能提早回国出席,尽管事前已向他通报并道歉,但从他今天公开发飙的反应看来,我缺席他的寿宴无异是犯了“天条”,因此需要公开“讨伐”。
       于我而言,今次把我发给他的信息内容公开,虽非我所愿,但为让事情的真相还原,我也只好无奈破例了。

       此刻,我还在海外,风尘仆仆,其实早已置身政坛恩怨是非之外。对他这种贬人损已的人身攻击,我只关心他气急攻心,伤及身心;同时也希望他谨记,身为敬畏上帝的基督徒,任何的是非曲直,当须面对上帝最后的审判,不由得个人妄加入人以罪。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大马非穆斯林绝对可以继续 “叫” 阿拉 !


究竟是《土权》当道抑或是纳吉当首相?



(吉隆坡24日讯) 

执业律师陈思源斩钉截铁强调,马来西亚非穆斯林绝对可以在任何时刻继续使用阿拉字眼

他同时强烈促请政府吊销宗教及种族极端组织 -《土权》的注册并宣布它是一个非法组织,以断然中止它继续引起非穆斯林社会恐惧的宗教狂妄行为,防止大马的民族与宗教和谐遭受严重破坏。

陈氏是鉴于联邦法院七司于昨日(43驳回天主教会针对上诉庭禁止马来文版的《先锋报》使用阿拉字眼的栽决要求上诉准令的申请,所产生的疑惑混淆和恐惧发表文告以释众疑。

他指出,联邦法院的判决仅仅局限于禁止马来文版的《先锋报》使用阿拉字眼来称呼上帝。没有任何其他的法律后果。

任何法庭,包括联邦法院,只能针对提呈到法官面前的诉讼作出判决。它并不是一项影响全民的法律颁布。

陈思源律师说,如果要全面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这个字眼,必须通过国会立法(州议会绝对无权如此做)。但在现实环境里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不是不能为之而是不敢为之。一旦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企图(只是企图而已)立法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国际大笑柄的耻辱将永远烙印在马来西亚的头上!(其实上诉庭的判决已经令大马烙上了极端愚蠢的国际符号)

陈氏警告政府,每当阿拉案在上诉庭及联邦法院审讯时,大批越来越猖狂的种族与宗教狂热份子非法聚集(却受到合法的礼遇)于法庭外面动作频频变相向法官施压。这是政府失控及国家动乱的危险前兆。

联邦法院驳回天主教会要求上诉准令的申请后,《土权》领袖居然猖狂地声称如果还有谁不懂得闭嘴继续扰乱伊斯兰的话(事实上从来没人敢对伊斯兰教有丝毫微言),就坎掉他们的头 

《土权》极端份子这种无法无天的言行令非穆斯林社会感到非常担忧之余不禁要问,究竟是《土权》当道抑或是纳吉当首相?

陈氏也促请政府抑止巫统的喉舌,马来前锋报继续大篇幅报导包括《土权》领袖在内的极端言论,以维护各民族与各宗教社会的和谐团结,不受别有用心份子的干扰。

























.

2014年6月16日星期一

咖啡加奶乃是咖啡,大马成了国际笑话 !


马哈迪 “口头强奸” 大马宪法


只有横蛮霸道者才会硬说马来西亚是一个伊斯兰国!

首相署部长加米.鸡耳.爸哈聋(Jamil Khir Baharom) 在国会书面答复提问时说,“关于大马(究竟)是一个世俗国或伊斯兰国的问题,(政府)强调的是,大马并非一个世俗国。”

加氏没有拿出任何法律依据。他只是解释说,从历史来看大马是根据伊斯兰政府马来王朝而成立。再者,马来统治者掌管各州的伊斯兰事务。

太牵强了!

马来西亚宪法第3章第1项清楚注明,“伊斯兰教为联合邦宗教;惟其他宗教可以在安宁与和谐中在联合邦的任何地方奉行。” (注一)

宪法注明伊斯兰教是大马的联邦宗教(等于是国教), 是铁一般的事实。

宪法没有注明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国,也是铁一般的事实 !

负责草拟(马来亚)宪法的 Lord Reid 绝非等闲之辈。他是精通宪法的英国资深大法官。如果争取马来亚独立的各族先贤有同意我国是一个伊斯兰国,肯定会清楚地列入宪法里。可出炉的宪法没有片言只字说大马是伊斯兰国。

无可否认,宪法是各族先贤立国的最重要的社会契约之一。不能随意更改!

独立44年后,前首相马哈迪声称大马是伊斯兰国。他当然不敢引述(根本不存在的)宪法中任何条文。于是老马成为第一个企图 “口头更改” 大马宪法的人。(注二)

上述书面提问虽然局限于 “大马是世俗国或伊斯兰国”,加米只能以 “擦边球” 式回复。要是他说大马是伊斯兰国,面对附加问题 : “我们的宪法第几条有注明大马是伊斯兰国”,他肯定会当场语塞甚至晕倒。

2001年霸气十足的老马 “口头强奸” 了大马宪法,2014年加米企图 “口头非礼” 同一个 “受害者”。究竟是马哈迪说了算、(国阵)政府说了算,抑或是巫统说了才算 ?

13年前老马宣布大马是个伊斯兰国,显然马华和民政这两个成员党在内阁的领袖没有起到应有的阻拦作用。但是这并不等于大马(从宗教角度)的国家定位被更改了。

因为,归根结底马来西亚是个法治国家。由各族先贤达致的社会契约作为立国基础而提升至高高在上的宪法不容任何个人或团体单方面推翻。

非穆斯林社群现在很想知道的是,马华和民政的廖仲莱、魏家祥及马袖强,面对咄咄逼人的友党领袖能否理直气壮指出 “宪法并没有注明大马是伊斯兰国” 来维护这个世俗国家?

林吉祥和林冠英两父子面对伊斯兰党的气焰能否同样的理直气壮而不是继续打躬作揖让3年前背着华社静悄悄签署认同伊斯兰刑事法的恨事重演 ?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拥有98巴仙伊斯兰人口的土耳其和拥有超过87巴仙伊斯兰人口的邻国印尼都致力维护及强调他们是世俗国。

反观非穆斯林占了整半人口的大马想变成伊斯兰国。咖啡加了几乎等量的奶乃是咖啡,马来西亚已经成为国际笑话!





(注一): 宪法第3章第1项的翻译参考了《黄士春联邦宪法》华文译本)
(注二): 针对加米尔的话,老马出人意外地说了一番前后矛盾的话: “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社会,并无条件成为伊斯兰国。首相署部长加米尔指宪法阐明,民事法庭无权审理伊斯兰法庭案,是错误的。”

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

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


。。。一群没有尊严的 “私生子” !


五月尾,气候风平浪静。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入禀法院起诉一名博客诽谤。岛国依然 “飞鸟不惊”。

六月初,大马首相纳吉起诉《当今大马》诽谤。却激起了一片反对的声音!

有失中肯的言论出自贩夫走卒之口,可以一笑置之。大马律师公会主席梁肇富大放厥词却让有识之士猛摇头。

梁氏说, “无论批评是否不确实或毫无根据,也不管它是多么恶毒或不正确,高官及政党不应该提出诽谤诉讼。公职人员应该忍受言论自由的冲击。首相应该公开回应让公众自行判断。因此促请首相和巫统撤销对《当今大马》的诉状。”

这番没水准的话肯定不能代表绝大部分马来西亚大状的专业思维 !

根据梁氏的说法,不但法律面前已经不再是人人平等,甚至有人变相获得了 “免死金牌” 可以为所欲为,以不确实、毫无根据及恶毒的言论诽谤公职人员。后者只能永远挨打忍受所谓言论自由的冲击 !

公职人员何时及被谁贬为一群没有尊严、人格、名誉甚至没有法律地位的 “私生子” ?

《1957年诽谤法令》对所有大马公民都一视同仁,包括纳吉、安华、和林冠英。该法令并没有阻止任何公职人员、政党或政客诉诸诽谤诉讼讨还名誉清白。

根据梁氏的说法,反对党领袖安华与其家属受尽 “屁股着火之灾” 的万般侮辱也只能默默含冤 !

可梁氏为什么从来未曾反对安华的连串诽谤诉讼?

梁氏又为什么从来未曾反对槟州首席部长的一系列诽谤诉讼?

首相和首席部长都是公职人员,梁氏高调反对纳吉的诽谤诉讼,对冠英似乎动辄欺压传媒的诽谤诉讼却噤若寒蝉。“公职人员” 有两个不同的标准吗 ?

显然,梁氏选择性忘了大马是个法治的国家 !

纳吉起诉《当今大马》案件既然已经进入法庭程序,梁氏公然喊停有犯下藐视法庭的重大嫌疑。

当心哪 !

放眼天下,新加坡从李光耀到李显龙,创下了历任总理动用诽谤诉讼的惯例。英国政治人物的诽谤诉讼获赔巨款的案例为数不少。英国、法国、意大利都曾经有总理进行诽谤诉讼的案例。美国奥巴马总统及国务卿希拉里都曾经诉诸诽谤(后来不了了之)。以色列已故总理沙浓在美国起诉时代周刊诽谤有获得胜诉的记录。虽然有一些异声,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明令阻止公职人员通过诽谤诉讼还清白。

回到马来西亚,有人感叹纳吉创下了 “首相起诉诽谤的先例” 。这是事实。但是内阁部长起诉诽谤并不是大马的第一次。前教育部长拉曼达立诉进步党主席兼怡保区国会议员幸尼华沙甘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一桩非常著名的诽谤官司。

幸尼华沙甘是一位大状,他被起诉并没有像梁氏那样呱呱叫。因为他知道部长有提出诉讼的法律依据与权力。

面对纳吉的诉讼,《当今大马》坦然叫纳吉尽管放马过去,公堂见 !

纳吉是否有骑虎难下的感觉呢 ?

林吉祥也曾经高姿态诉陈思源诽谤。结局是林吉祥静悄悄付了堂费销了案。

大马政坛首长诽谤官司,“北神” 之后有 “中相”; 接下来是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