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日星期五

乌巴(UBAH)原来是一场政治骗局 !


林冠英。。。简直就是无中生有!



行动党的 “枕边人” 伊斯兰党于四月初宣称执意要在吉兰丹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伊刑法”],行动党即陷入里外不是人的窘境 !

从开始时摆出一副淡定无事模样到后来声色俱厉,行动党对伊刑法的口气像玩戏法般一变再变。

看 !

在去年505大选之前,行动党诸领袖在演讲时经常慷慨激昂声称: “不偷不抢,不需要害怕伊斯兰刑事法。吊死都不怕,要怕砍手砍脚 ?”

所鼓起之激情与掌声不但冲淡华社对伊斯兰党的恐惧感,更壮大伊斯兰党利用来影响华裔选票的重要臂膀 - “全国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 的声势。行动党的 “兄弟” - 伊斯兰党,自然从中直接得益,最终于大选后成就了一个强大的伊斯兰党。

伊刑法风波愈演愈烈,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显然见势不妙虚张声势侗言,如果伊斯兰党坚持落实伊刑法,行动党将建议伊党退出民联。(注一)

不料被马华妇女组主席王塞芝逮个正着,以一句 “若伊斯兰党不退出民联,又执意落实伊刑法,陆兆福有何打算” 打着软肋,陆氏作声不得 !

林吉祥说行动党绝不同意落实伊刑法,(理由是) 若支持伊刑法,非马来人对民联的支持率肯定会下降。(注二)

林氏此言令华社心寒 !

若是不影响支持率,行动党岂不是会举手举脚赞成伊刑法? 若支持率不降反升,行动党岂不是会把整个华社给卖掉 ?”

华社恍然大悟。却是一厢情愿恨难了!

平心而论,伊斯兰党领袖和党员要在大马实施 (该党党章里清楚列明的) 伊刑法这个终极目标向来是毫不含糊及坚定不移的。其主席哈迪阿旺最近甚至斩钉截铁地说,“民联最高理事会曾经议决实施伊刑法乃伊斯兰党的特权”。(注三)

哈迪阿旺强调, “从来没有从反对伊刑法的角度讨论过;讨论的是伊刑法是伊斯兰党的权利”。

“而且,我们已经作出共同声明伊刑法是伊斯兰党的权利必须受到尊重因为这是我们在民联成立之前的 (斗争) 目标” 。

哈迪阿旺言之凿凿。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紧张反应。要求前者出示证据。

于是乎,引出《民联领袖理事会》的共同声明     [“民联2011声明”]。(注四)

其主要内容记录于第一、第三,及第四段。

第一段 :
会议 “批准“ 之前同意的政策。

第三段 :
会议也 "认同" 及 "尊重" 民联里每个成员党意识形态的差异,(特别提及)包括伊斯兰党对伊刑法的立场。

第四段 :
会议也 “承认“ ,《1993年吉兰丹第二伊斯兰刑事法令》及《2003年伊斯兰刑事法令》于民联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公正党和伊斯兰党 “尊重“ 行动党在此事的不同立场。

华社哗然 !

当这迟了三年才面世的 “证据” 呈现眼前时,林冠英竟然咬文嚼子起来。他说 :

a)     “任何人在阅览 (民联2011年声明) 协议时,不能选择性只看第一项 (段),却不看第二 及第三项 (段),那是断章取义的行为”。

 b)     "第二项 (林氏指的显然是第三段) 清楚说明,行动党绝对不接受伊刑法的立场,任何人都不能断章取义,只以第一项来诠释说我们同意。这种断章取义、指鹿为马的行为,对行动党不公平,希望不要再有人颠倒是非"。

笔者看完整篇《民联2011年声明》,对林冠英的 “断章取义、指鹿为马” 云云,大大不以为然。

客观分析《民联2011声明》,任何人都会得出以下结论 :

1)     (第一段) :  会议 “批准” 之前同意的共同政策。

2)     (第三段) :   会议明确 “认同” 伊斯兰党对伊刑法的立场。即是 “认同” 伊斯兰党要把整个大马变成实施伊刑法的全国性最终目标。行动党和公正党都没有片言只字反对或持不同立场。

3)    (第四段) :    ("认同" 了伊斯兰党对伊刑法的立场后) 会议 “承认”《1993年吉兰丹伊斯兰刑事法》和《2003年伊斯兰刑事法》这两项州级法律的存在。然后含糊其辞带上一句,伊斯兰党和公正党表示 “尊重行动党的不同立场”。

 4)     值得注意的是,连 (对该两项州级法律持有) “不同立场” 也不是行动党自己 “表示” 的。“反对” 更甭提了。

林冠英把含糊的 “不同立场” 硬硬说成是 “清楚说明” 行动党 “绝对” 不接受伊刑法的立场,不但超越断章取义指鹿为马的范畴,简直就是 “无中生有”!

如果行动党真的 “绝对不接受” 伊刑法,为什么不清楚地写出来?在弱势的伊斯兰党面前,强势的行动党是否连 “反对” 两个字也讲不出口?

《民联2011声明》曝光之后,林冠英断言行动党不曾同意或接受伊刑法。他说民联的协议是,伊斯兰党有权提出伊刑法,但行动党也有反对的权利。

明眼人一听就大皱眉头。《民联2011声明》第三段清楚注明民联 “认同” 了伊斯兰党关于伊刑法的立场;行动党没有片言只字反对。三年后行动党秘书长居然说 “不曾同意” !

林冠英之前却慎重声明, “行动党不支持,也不会在国会投票表决任何关于推行伊斯兰刑事法的动议或私人法案,因为那是违反宪法的”。(注五)

林氏说的行动党 “不支持、也不投反对票” 的立场,岂不是和《民联2011声明》中的第三段,“认同” 伊斯兰党关于伊刑法的立场吻合!

行动党 “有反对的权利” 不在国会投反对票,难道只打口水仗吗?

林冠英的言论前后矛盾。

陆兆福的声明提供了答案 : “行动党无论是在人民面前,抑或是民联内部的立场都是始终如一,坚决反对伊刑法”。

陆氏完全没说行动党会在国会反对伊刑法 !

林吉祥的那句 “如果伊斯兰刑事法当时被纳入民联的第13届全国大选宣言的话,民联将在霹雳州、森美兰州及马六甲都会面对惨痛挫折”  (注六);揭露了民联的政治手段与心态。

因此,民联在第13届大选的《乌巴》,是不是一场政治大骗局的代言 “鸟” ?

无论如何,行动党必须向人民、特别是非穆斯林社会清楚交代是否还会和伊斯兰党合作下去。若是,行动党是否会继续 “认同” 伊斯兰党 (要在整个大马实施伊刑法的) 终极伊刑法的立场?

纵观伊刑法风波,撇开众多被溅着者的慌乱解释有些予人以越描越黑的圆谎感觉,笔者发现都是一些没有策略的盲人打乱仗,根本抓不着重点。

一味为反对而反对伊刑法,很容易引起穆斯林社会的误会,被扣上 “反伊斯兰” 的帽子事小。徒增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的猜疑进而破坏和谐与民族团结才是大事

一言以蔽之,反对伊刑法者至今还没有把最重要的一句话说出来:反对伊刑法并不是反对伊斯兰宗教。非穆斯林社会反对的是,不能把某一个宗教的习俗与其思想价值观强加于另一个宗教的信徒身上”

宗教习俗侵犯” 的例子信手拈来多得不胜枚举。郭素沁的裙子在国会里被人论长短就是最新例子。

无论是伊斯兰党或巫统,在不遗余力地推广伊斯兰教义、文化与习俗时,往往忽略了非穆斯林社会的宗教敏感甚至无意间伴随衍生  “宗教习俗侵犯” 事例。非穆斯林自己也有部分责任,因为没有认真、坦白或勇敢地告诉穆斯林同胞非穆斯林的宗教敏感与禁忌。

笔者谨此将若干年前发生在某五星级餐厅的实事道出与有缘者共勉之:

笔者和一班穆斯林朋友一起,准备点自由餐。

笔者以友善的语气问道 :“大家可以不点牛肉吗?”

穆斯林朋友的领导望了笔者一眼,若有所悟地迅速宣布 :今天大家都不点牛肉。

其中一位穆斯林朋友轻轻地问 :陈同志 (saudara Chan), 为什么?

笔者 :我不吃牛肉。

穆斯林朋友 :噢、噢。ok, ok.

另一位穆斯林朋友悄悄地问笔者,你不吃牛肉不要紧,我们可以吃啊。

笔者 :我不吃牛肉,是因为宗教信仰;就像穆斯林不吃猪肉一样。你肯定不想我在你的面前吃矮脚牛 (猪),是吧?

穆斯林朋友作出恍然大悟状,友善地说,好、好,没问题,我们都不吃牛肉。哈哈!”

其实马华、民政党和行动党都有机会促使穆斯林社会了解及重视非穆斯林的宗教敏感从而达致塑造真正的宗教互相尊重的意境。

槟城州政府为何不以 “尊重兴都教徒及佛教徒的宗教禁忌” 为由,在所有的州宴及该州管辖的官方宴会或场合里,“禁猪禁牛” 呢?

马华和民政来说,往事已矣,一切休提。但是,行动党却为何同样没有动静?

为反对而反对硬硬反对伊刑法乃下下之策。让穆斯林友族知道非穆斯林的宗教禁忌及明白非穆斯林是基于 “宗教互相尊重及不能以一个宗教的习俗与其思想价值观强行加于另一个宗教信徒的身上” 的大原则,反对伊刑法。如此,不但理直气壮,也不会造成宗教直接对抗的局面。

是为 “四两拨千斤也” 。

大马的官方场合,何时 “禁猪也禁牛” 呢 ?








(注一)   许多人都问 :为何不是把伊斯兰党驱逐出民联?难道强大的行动党惧怕弱小的伊党吗?

(注二)   见 25.4.2014 中国报封面版

(注三)   见 27.4.2014 马来前锋报 Utusan Malaysia, 第16页

(注四)   见 29.4.2014 光明日报 A6 版

(注五)   见 26.4.2014 星洲日报第 11 版

(注六)   见 26.4.2014 星洲日报第9 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