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7日星期五

穆斯林叫了的别人不准叫!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 “阿拉” !


马来西亚的穆斯林是世界上特别喜欢吃醋、占有欲特强、特牛、特 “虔诚” 的教徒。他们坚持 “阿拉” 是穆斯林的专用词。

不准别人叫 “阿拉” !

事缘大马内政部勒令禁止天主教刊物《先锋报》使用 “阿拉” 字眼;从而掀起各方争吵不休的 “阿拉风波”。甚至搬上公堂。

首轮,高庭判决《先锋报》胜诉。可以使用 “阿拉” 字眼。

2013年10月,上诉庭 “唯恐穆斯林感到困扰” ,裁决非穆斯林不准叫 “阿拉”。

举世哗然 !

中央政府明显为了熄灭东马可能燎原之火,出台大马版的一国两治方案,只有东马基督教徒可以继续使用 “阿拉” 字眼。

全世界在看大马的笑话 !

穆斯林与基督教徒之间产生了严重猜疑已经是不容否认的大马国情。

首相纳吉的《2013年圣诞节谈话》让人们觉得 “阿拉风波” 有转机。

纳吉说,“”伊斯兰和基督教拥有共同根源。虽然对上帝的概念有差异,如果因此争论不休的话,彼此之间将会产生隔膜。但若是能够寻找共同点,我们肯定会朝向一个和平、和谐与稳定的社会。”

“我们应该强调彼此间的共同点,虽然信仰上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对上帝的概念有差异,但是不能成为争吵而导致破坏这两大宗教关系的原因。”

言下之意,纳吉呼吁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停止 “阿拉风波” 。

马来前锋报这次以积极态度报导首相的《圣诞节谈话》。开场写道 : 纳吉提醒所有人顾及各族之间的的禁忌。不要伤害彼此,包括穆斯林与基督教徒之间的感情。(注一)

凭良心说,首相《圣诞节谈话》一片祥和、宁静、宽大。

难得、真的很难得。

有人唱反调 !

天主教吉隆坡大主教墨菲巴基安 (Murphy Pakiam) 回应首相的《圣诞节谈话》时,表示他对纳吉感到十分失望与震惊。(注二)

巴基安横批纳吉只是个好辩的政客。 因为即使面对世界的嘲笑,纳吉还是在巫统大会里捍卫穆斯林的 “阿拉” 字眼专属权。

他说,其实纳吉是应该停止阻扰基督教徒使用 “阿拉” 字眼的一方。坚持 “阿拉” 字眼专属穆斯林,形同鼓动右翼组织针对基督教社群。

于是,“阿拉风波” 再掀风雨 !

基督教徒声称,“阿拉” 是他们的上帝。

然,“阿拉” 也是穆斯林眼里伟大的神。

无独有偶,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神都叫 “阿拉” !

蒙了?

纳吉在《圣诞节谈话》里承认了史实,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乃同源同宗。

梁实秋主编的《远东英汉大辞典》,  “阿拉” 的解释是: 上帝,神 (为回教之)。

最具权威的英文字典 OXFORD , “阿拉” 的解释是 : 穆斯林、阿拉伯及基督教徒之间,神的名字。

OXFORD 这本世界性权威英文字典,“证实” 《阿拉》是穆斯林、基督教徒,甚至是阿拉伯人之间 共同 “叫” 或 “称呼” 的神。至于是否同一个神、或不同的神同一个称呼,还是让专家去头疼吧。

多本英文字典对 “阿拉” 的解释没有提到基督教,却都说 “阿拉” 是穆斯林或伊斯兰教的神。(注三)

“阿拉”,究竟是人类的命名,抑或是神自己安的名字?

“阿拉”, 是否 “同神又同名”,或者是“同名不同神” ?

没人能够证明 “阿拉” 是神自己颁布的名字。谁人能够叫神出来作证?

唯一的 “途径” , 是叫神灵附在人身上,自己 “说明” 一切。

“阿拉” 肯定不愿意!

“阿兰”,华人 “第一耳” 想到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另一个 “阿兰” (Allan), 鬼佬知道那是个雄赳赳大男人的名字。

中国阿兰是否可以禁止鬼佬阿兰叫阿兰?

或许有人会建议,挖掘历史看谁先叫 “阿拉”。但是,地球上没有 “我先叫了你不准叫” 的理由。

大马内政部最牛,穆斯林叫了的,别人不准叫!



(注 一)  马来前锋报 (Utusan Malaysia) 26.12.2013 报导首相纳吉于槟城 Kota Lama 草场主持2013圣诞节千人集会的部分 (“理性”)演词如下 :
                (Pulau Pinang 25 Dis)  - Datuk Seri Najib Tun Razak mengikatkan semua pihak supaya menjaga sensitiviti antara kaum dan tidak menyakiti satu sama lain termasuk antara orang Islam dan Kristian.
                 Perdana Menteri berkata, biarpun ada perbezaan dari segi akidah mengenai konsep ketuhanan antara agama Islam dan Kristian, ia tidak boleh dijadikan punca perbalahan yang akan menggugat hubungan antara kedua-dua agama itu.
                 "Islam dan Kristian adalah dua agama terbesar di dunia. Kedua-dua agama ini boleh dikatakan mempunyai asal usul yang sama, ada permulaan yang sama iaitu agama yang dibawa oleh Nabi Ibrahim."
                 "Meskipun dari segi akidah kita ada perbezaan,umpamanya dalam konsep Tuhan. Dalam Islam konsep Tuhan agak berbeza. Tetapi kalau kita sentiasa berbalah atas perkara ini, maka kita akan merenggangkan hubungan antara orang Islam dan orang Kristian, " katanya ketika berucap merasmikan Majlis Rumah Terbuka Malaysia Hari Krismas 2013 yang dihadiri 10,000 rakyat di Padang Kota Lama di sini hari ini.
                  Beliau berkata, daripada berbalah dan memilih jalan yang membawa kepada kerenggangan, lebih baik sama-sama mencari titik pertemuan dan persamaan antara dua agama.
                  "Kalau kita boleh mencari titik persamaan itu, maka kita pastinya boleh menempuh suasana yang menjurus kepada keamanan,keharmontan dan kestabilan."
                  "...semua pihak perlu menekankan kebersamaan antara kita dan melupakan perbezaan yang menjarakkan kita."

(注二)   墨菲巴基安讲话引述自《当今大马》2013.12.25 新闻 “不满坚持阿拉字眼专属伊教   隆大主教罕见直言批评首相” 。

(注三)    以下的英文字典注明 “阿拉” 是穆斯林的神 (的名字)。
    a)   Oxford Dictionary  (Allah-the name of God among Muslims, and Arabs and Christians)
    b)   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  (Allah-the name of God in Islam)
    c)   Encarta Webster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Allah-In Islam, the name of God)
    d)   The Penguin English Dictionary (Allah-the name of God used by Muslims or in reference to the Islamic religion)
    e)   Brewer's Dictionary of Phrase Fable (Allah-Arabic allah, 'the god', from al, 'the', ilah, 'god')
    f)   Longman Active Study Dictionary of English (Allah-Muslim name for God)
    g)  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Allah-the Muslim name for God)
    h)  Merriam-Webster's Collegiate Dictionary (Allah-GOD la-used in Islam)
    i)   Random House Webster's College Dictionary (Allah-Islam. The Supreme being;God)
    j)   The American Heritage College Dictionary (Allah-God, esp.  in Islam)

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马华《政治绵羊总会长》“绵” 代 !


马华正奔向 “政治坟墓” 里!


马华正式进入《政治绵羊总会长》掌舵的 “绵” 代!

2013.12.21 举行的马华党选,廖仲莱以1186票胜出;得票比两位对手颜炳寿(1000票)和翁诗杰 (160票)加起来还多出26张。

一些民联支持者难掩窃喜之下宣称,下届全国大选民联会胜得更加漂亮。

廖仲莱领导的马华在民联的眼里,竟然是 “待宰的羔羊” !

无论如何,是次马华党选凸显出各方的政治谋略、智慧、手段、胸襟或愚昧。

廖仲莱团队在某些别有用心的商家 “摄合” 之下最早成形,对稳定军心、拉拢中央代表,起到积极作用。最重要的收获是稳住了魏家祥,从而奠定了胜局。

反观蔡细历,由于蜀中无大将,一直无法推出竞逐总会长职位的人选。失去先机。

颜炳寿宣布更上两层楼攻打总会长宝座后,却东遮西掩。蔡细历从头到尾,不敢予以公开支持。造成炳寿的 “作战”布局全没气势;难以发力。

其实,廖仲莱的胜利是蔡细历 “亲手奉上” 的 !

首先,蔡细历犯下过于自信的败笔。

他于2013.10.20搞了一出理由牵强、欺人太甚的 “谴责廖仲莱” 提案,引起中央代表同情仲莱而予以驳回 (注一)。因此 “点燃了” 仲莱及其支持者的信心、也激活了彼等拼死一战的决心。。

“谴责廖仲莱” 提案被否定之后,马华内外还是普遍地认为蔡细历依然牢牢控制大部分中央代表。然而,细历举棋不定催化了廖魏团队的凝聚力,也助长了政坛跟红顶白,支持胜利者文化的发酵。

蔡细历无意中帮了 “敌人” 第二个大忙。

廖仲莱的一位重要 “贵人”, 居然是其对手颜炳寿 !

据说有人力劝颜炳寿以 “翁颜配” 排阵,利用诗杰的形象与威望以弥补炳寿功力之不足。被断然拒绝。其慕僚反过来语气嚣张警告翁诗杰不要 “参战” 以免破坏颜炳寿的好事,言下之意,似乎炳寿已经赢定。

此等严重缺乏政治谋略、智慧与手段及自大、自私、自以为是的狭窄胸襟,害惨了炳寿 。

项羽就是因为其封闭的胸襟,过不了他自设的《无颜见江东父老》这个无形的坎而于兵败后 “吻剑” 于乌江。如果当年项羽没自杀,谁敢否定历史不会改写?

首相纳吉在是届马华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说,马华需要 “政治伟哥”。这句话很刺耳。(注二)

他说,“不能获得民众支持的领袖是没有价值的”。这句话道出了马华当前的痛苦。

马华的困境,是全党上下,特别是最高领导层,已经失去政治斗争的方向;同时,在维护与争取华裔权益面对巫统及其他极端份子时,缺乏应对的能力与胆识。

纳吉要马华 “硬起来” ,不是和巫统 “大声说话”。而是要马华和反对党 “吵架” (注三)

敢大声和巫统领袖说话的,只有一个人, 就是被马华中央代表 “干掉” 的翁诗杰。

坊间正在热议,廖仲莱是否会成为马华的末代总会长 ?

如果还不 “硬起来” 的话,马华将会奔向 “政治坟墓” 里  !(注三)



(注一) 
请看《笑傲评天下》2013.10.19 日发表之 “蔡细历高叫中央代表《多一举!》”。
(注二) 
若马华要真正 “硬” 起来的话,第一步是廖仲莱和魏家祥必须把 “吵架” 的语言造诣提升到更高的层次(特别是英语,盖少年时期在英国读书的纳吉,英语辩论的能力超高)。
(注三) 
纳吉知道马华当前的领袖绝对不敢为了争取与维护华裔的权益和巫统争吵。

2013年12月19日星期四

陈思源致马华中央代表公开信 !


。。连车牌小事说不清楚。。。绵羊与狼博弈呼!
                                     
(吉隆坡19日讯)  前马青署理总团长陈思源呼吁马华中央代表支持翁诗杰领导马华,以确保 “马华明天能够有尊严地抬起头来、华裔权益不再继续如大江东逝水” 。

陈氏是针对即将举行的马华党选,发表《致马华中央代表公开信》, 恳请中央代表以马华尊严与华社权益为重,支持翁诗杰挽救马华于即倒,维护华社于权益江河日下、水深火热之中。

“在此次党选里,中央代表肩负着自建党以来最艰巨的任务, 你们必须选出一位有能力带领党员从(被华裔族群遗弃、友党瞧不起的)低谷走出来的领袖。否则,马华会继续沉沦下去直到跑进历史的洪流里,永不超生。换句话说,只能在 “继续滞留于深谷底下或者尝试脱离苦海” 之间作出抉择。”

陈思源指出,在目前的大环境之下,马来友族已经牢牢控制政、经、文、教等各领域,说白了, 政治与治理国家的行政权都是操在马来友族的手里。这是客观的事实。

“那些整天美化民联的人,看不见或选择看不见民联里的华裔政客,特别是行动党的华裔头头,在面对穆斯林党的马来领袖像老鼠遇见猫还要温顺的没骨头样。就拿308过后执政吉打的穆斯林党政府马上拆掉屠猪场,行动党竟然噤若寒蝉!”

陈氏继续指出,1969年大选华社仇视马华,令它兵败如山倒,后果是华人痛失开国以来执撑的财政部长及工商部长两个非常重要的权位。造成华社本来牢控的经济领域 “失守”。505大选后,马华完全没谈判的筹码,就算是重回内阁,之前的四个部长席位,就像是当年的财政部长和工商部长两个重职,一去不回矣。

纵观马华全党上下,诗杰是无可争议鹤立鸡群的特出人才。此君华、巫、英 三种语文都有极高的造诣。当前马华云云众领袖之中,还找不出任何一个语文能力望其项背者。

尤有甚者,诗杰与生俱来的性格是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面对咄咄逼人的巫统领袖,在争取与维护族群权益的大事上 , 他是唯一有能耐、也有胆识和巫统周旋的马华领袖。

诗杰竞选宣言所举出的《三大主张、八大计划》掷地有声。

三个总会长候选人,一位连车牌这么简单的小事也扭扭捏捏、解释了好几回合还是说话不清不楚甚至越描越黑。另一位做了几年的副总会长,依然是一张白纸。

政治绵羊与狼博弈呼 ?

“我觉得诗杰的境遇有点像金庸名著《天龙八部》里的丐帮帮主乔峰。他被 “冤曲” 离开丐帮,中原武林不容。没有乔峰座镇的丐帮频频被人欺负时,才想起乔峰的高超武功及英雄气概。然,太迟矣”。


马华中央代表同志们,有胆识和党外势力抗衡、获得华社尊重、令马华党员抬得起头来的, 舍翁诗杰其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