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日星期日

马来西亚马路上的 “冠衣” 禽兽 !

。。动轧。。猛按车笛问候别人老母比中指。。。




“马路如虎口” 应该有个新的诠释了。(注一)

它本来警惕人们 “马” 路上危机四伏。

传统的马路危机,是由马车或气车意外直接横生出来的 “车” 祸。(注二)

如今,马来西亚的 “马路危机”,多了个人祸!

20年来,马路上悄然出现 “路霸” 族。在路上行走可能会被路霸打伤甚至打死。

人,可能比森林里的老虎还要可怕。

日前,北海就发生了一起 “按笛杀人” 案。这并非武侠小说里 “飞花折叶伤人” 的潇洒武功描述。而是马路上血淋淋的恨事。

案情两个版本,都是因为某方不满被按笛截停对方车辆在大桥中央理论,后面来的轿车刹车不及猛撞之下,造成一死一重伤的惨剧。死者据说是某方劝架的乘客。他,是不是枉死的?

头脑简单的人可以说,都是车笛惹的祸。

的确是车笛惹的祸。

但,归根结底,是人祸。

大马驾车族在世界上早已臭名远播。一旦手握驾驶盘,不分男女往往都会变得非常急躁、动辄对别的驾驶者挑衅性猛按车笛、打开车镜问候别人老母比中指、小小的碰撞就地停下来谈赔偿不理整条道路因此塞车塞到几公里,以及截停对方下车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注三)

一言以蔽之,他们是马路上的 “冠衣” 禽兽 !(注四)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也许是浪漫洒脱。车祸死,是意外悲情。马路上的人祸死;是枉死 !

冠衣禽兽,想一想华人的智慧,《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教诲吧 !




(注一)  “马路” 从前是让马奔跑的道路。沿用至今,我们似乎不习惯把车道改称为 “车路”。(某些方言则例外)
(注二)  奇怪,没有 “马祸” 这个词。
(注三)  这里指的是大马的驾车族普遍现象,切勿对号入座。
(注四)  不是已经失去原意的 “衣冠禽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