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日星期一

没长脑袋的害群之马! (The Foolish Blackguard !)


没长脑袋》。。。继续祷告吧 !


Melissa Gooi,一个很普通的女人。

除了生活及工作圈子,没人知道她是谁。

如今,却成了恶名远播的 “人物”。

“成名” ,却是在愚蠢的行为上。

6月1日,从电视直播听了最高元首阿都哈林(Tuanku Abdul Halim Mu'adzam Shah)陛下的诞辰御词后,MG竟然在她的私人面子书上留言,带头对最高元首陛下语多不敬,促使其他人也跟着出言不逊。

严厉批判的声音马上潮水般扑面而至。吓到她连夜自行关闭其面子书。

太迟了。

马来友族对华社又多了一项误会、加深了误解。

Melissa Gooi 成了华社的害群之马。

据《真相网》报导,网友经过了人肉搜寻,找到了 Melissa Gooi 一伙人在其面子书里针对最高元首留下的不逊之言。以下是她们的部分留言。(注一)

          Melissa Gooi :       有谁听着那个演讲?Grrr ! (呕吐之状)

          ShuhChien Loo :   是的。感觉想吐。

          Melissa Gooi :       我把晚餐、午餐和早餐全部呕吐出来了。。。

          Hun Keat Wong :  肯定不知多少$$进了他的瑞士户口了。

          Melissa Gooi :       当他开始谈到外国份子时我就停止聆听了。浪费我的时间。

          Carol Tay :              什么? 我们的元首实际上存在???

          Melissa Gooi :        Carol, 只有在他的诞辰之前的一天 !

任何人看了都会摇头。

民主法治精神与体制之下,人民有权力责骂政府、官员、部长、甚至首相(注二)。但是,不能对象征国家的最高元首陛下表示不敬。

《对最高元首不敬》的事件如何收科,没长脑袋的 Melissa Gooi, 继续祷告吧 !




(注一)      Melissa Goh 在她的面子书 www.facebook.com/melissagooi 针对最高元首陛下诞辰演词直播留言出言不逊的原文如下 :(抄录自《真相网》http//www.liketruth.com
Melissa Gooi : Anyone listening the speech ? Grrr !

ShuhChien Loo : Yes. Rasa nak muntah.

Melissa Gooi :  I puked all my dinner, lunch and bfast dee...

ShuhChien Loo : Someone mention keputusan pilihan raya ke-13. Sigh. Hopeless.

Hun Keat Wong : must be dont know How much $$ into his Swiss bank account.

Melissa Gooi : I stopped listening after he started talking about anasir luar. Waste of my time.

Carol Tay : what ? our agong actually exists ???

Melissa Gooi : only a day before his birthday Carol !

Marketing Manager Lencome (L'Oreal Malaysia)

(注二)      法律不允许诽谤性谩骂。

2013年6月2日星期日

马来西亚马路上的 “冠衣” 禽兽 !

。。动轧。。猛按车笛问候别人老母比中指。。。




“马路如虎口” 应该有个新的诠释了。(注一)

它本来警惕人们 “马” 路上危机四伏。

传统的马路危机,是由马车或气车意外直接横生出来的 “车” 祸。(注二)

如今,马来西亚的 “马路危机”,多了个人祸!

20年来,马路上悄然出现 “路霸” 族。在路上行走可能会被路霸打伤甚至打死。

人,可能比森林里的老虎还要可怕。

日前,北海就发生了一起 “按笛杀人” 案。这并非武侠小说里 “飞花折叶伤人” 的潇洒武功描述。而是马路上血淋淋的恨事。

案情两个版本,都是因为某方不满被按笛截停对方车辆在大桥中央理论,后面来的轿车刹车不及猛撞之下,造成一死一重伤的惨剧。死者据说是某方劝架的乘客。他,是不是枉死的?

头脑简单的人可以说,都是车笛惹的祸。

的确是车笛惹的祸。

但,归根结底,是人祸。

大马驾车族在世界上早已臭名远播。一旦手握驾驶盘,不分男女往往都会变得非常急躁、动辄对别的驾驶者挑衅性猛按车笛、打开车镜问候别人老母比中指、小小的碰撞就地停下来谈赔偿不理整条道路因此塞车塞到几公里,以及截停对方下车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注三)

一言以蔽之,他们是马路上的 “冠衣” 禽兽 !(注四)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也许是浪漫洒脱。车祸死,是意外悲情。马路上的人祸死;是枉死 !

冠衣禽兽,想一想华人的智慧,《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教诲吧 !




(注一)  “马路” 从前是让马奔跑的道路。沿用至今,我们似乎不习惯把车道改称为 “车路”。(某些方言则例外)
(注二)  奇怪,没有 “马祸” 这个词。
(注三)  这里指的是大马的驾车族普遍现象,切勿对号入座。
(注四)  不是已经失去原意的 “衣冠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