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星期一

从两个《魔鬼》之间作出的抉择 ! A choice 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 !


大马国情最大的问题症结是少数民族从来未曾受到应有的尊重。。




“请(再)给多五年。”

"要稳、不要乱 !"

“56年,受够了。五月五,换政府 !”

这三个口号,是大马第十三届大选 (简称 《G13》) 选情的最佳写照。

第一个口号,国阵以纳吉的经济转型计划还须时日才能落实为由,向选民发出恳求。显得很无奈。

第二个口号,马华未战心先乱。败相早露。

第三个口号,反映了当前的大马政治海啸。最终鹿死谁手难预料 !

巫统的《无奈哀求》,证明过去56年,国阵(与其前身《联盟》)得到了大马人民的长期支持。近一甲子后,却面临民心向背的窘境。

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打着重组各族贫富结构风雷凌厉实行扶助土著的《新经济政策》(1990年马哈迪以旧酒装新瓶无限期延续下来)旗杆,变相地使到少数民族在政、经、文、教,特别是人权与宗教等领域,立竿见影全线崩溃年年江河日下不断被边缘化。如今俨然沦为“二等”公民 !

华裔对马华非常失望、对国阵尤为心寒!

政治领域里,由华人担任的财政部长和商业部长等等重要內阁职位,早已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梦里千呼万唤不复还” 矣 。

经济领域,买间房屋,腰缠万贯者因为是土著,就亨受7%的特别折扣。可 “羊毛出在羊身上”,发展商向谁找回补贴给土著的7% “大礼”。

非土著虽心知肚明,却唯有哑子吃黄莲。

文化领域,1971年在新山举行(只有一个华人,即马来亚大学历史教授邱家金及一位印裔人士出席)的 “国家文化大会” 硬硬通过以马来文化和回教文化为基础的所谓《大马国家文化原则》依然阴魂不散压制着非马来文化。

教育领域,最令华社火滚!

华文教育及华文小学竟然被国阵某些极端《政棍》指责为国家团结的绊脚石。(注 :“政棍” 这个词句是陈思源于《笑傲评天下》专栏首创先用。盖常用的“政客”字眼不足以形容更低级无耻的政治混混)

此类 “低智商份子” 是否认为,唱《生日快乐》这首国际名曲会因为用不同的语言唱出而减少快乐的气氛? 因为用不同的语文讲经论道听者会难以 “收到” 有关神明,无论是佛陀、耶稣抑或真主阿拉的福音? (陈思源谨此严正声明,嘴巴长在我身上,在人权与法律的基础上,叫《阿拉》是我的权力。否则,已经叫了 5000多年《爸爸》和《妈妈》的炎黄子孙豈不是可以霸气地禁止只有不到1000年文明的民族叫爸妈 !)

华小如孤儿般长期在风雨飘渺中求存乃不容否认的事实、华社自己出钱办独中也受到诸多阻拦。甭说增建,连搬迁华小也是难、难、难。甚至基于政治目的才批准的所谓《关丹独中》也成为一间明文规定以马来文为教学媒介语的四不像。

宗教领域,国阵统辖的大马早已演变成 “一教独霸” 的局面。凡是有回教徒出现的地方,非回徒或非回教色彩尽皆须回避或低头。

信手拈来,高速公路两傍的休息站,非回教徒连吃上一碗道地的云吞面的权力也被长期剥夺了。巴刹里头的猪肉档被推到遥远的角落,还加上厚厚的水泥墙隔离。非回教徒沦落到须偷偷摸摸、没有尊严地买猪肉。

商场里卖猪肉的角落,牌匾上掛着 "TAK HALAL" 的字眼。此词句在回教是 “不合法” ,甚至 “不干净” 的意思。非回教徒买 “不合法” 的食物是一种变相的污辱。

“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 红色身份证者,引颈长盼至死都不见蓝 (公民权)。有人希望他早点上路的马哈迪偏偏漏口说出他当首相时发出整百万张公民权给外来移民的 “叛国丒行”。 “红色逝者” 豈能不从坟墓里跳出来要老马还他们公道 !

贪污越来越盛行、治安越来越败坏而且每况愈下、血腥暴力无日无之。

警察居然还会加薪!

国库几乎干枯,大选欲来时却大撒金钱 “买” 选票。撒的可是人民自己的钱呀!

五年前被308海啸重创的巫统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反而继续嚣张。(一小撮极端份子)叫人回唐山、灭绝华小的狂言层出不穷。

从心灰意冷到 “西北都冷” (福建话),长期压迫与羞辱,人民已经被逼疯了。

“疯” 了的人是不会讲里由的。

以前,华人最怕穆斯林党。最近,华人热情地拥抱其党徒,称兄道弟。

穆斯林党改变了么?

不,改变的是华人 !

理性地看看308后执政吉打州的穆斯林党的所作所为吧。

拆除州內宰猪场、实施比巫统更高的土著固打制、禁酒令、禁止卖酒厂聘请回教徒、非回教徒女记者必须戴上头巾、非回教女员工不准穿短袖衣、斋戒月期间娱乐中心必须停业、回教徒祈祷时非回教徒必须熄灯休息、公众场所如元旦庆典男女分开坐、街舞男女分开跳、购物中心男女分开付款、阻止国际乐团及著名歌手来马表演。凡此种种,反映出回教党比巫统更极端!

成天揶揄马华与民政《没种》的行动党华裔领袖对穆斯林党的极端回教神权政策竟然忍气吞声 !

敢公开批评神权政策的行动党领袖,似乎仅卡巴星一人而已。

其实,巫统和穆斯林党是 “一伙的”。两个都是整天不停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回教至上的政党。骨子里都没做到尊重非回教徒的精神境界。

两年前,思源曾经寄语 Nik Aziz 展现宗教互相尊重宽容风度。如果非要突出回教不吃猪肉的禁忌的话,就必须同时施行 “没有猪肉就没有牛肉” 的政策。但是没有下文。

去前,思源通过某部长发出同样的寄语予纳吉。得到的答案是,怕巫统内部的反弹。

大马国情最大的问题症结是少数民族从来未曾受到应有的尊重。政、经、文、教,特别是宗教和人权,都没有达至思想上的平等及真正的互相尊重。(注一)

民联只是捉住民心思变的浪潮。却未搔到《真正相互尊重的》痒处。

在许多华裔选民眼中,国阵是个很可恨、必须远离的魔鬼。

G13, 华裔选民只不过是从两个魔鬼之间作出了抉择 !

众人皆醉我独醒, 本是值得自豪的一回事。此刻我却深深体会,难得糊涂才是真正的幸福。(注二)

祈望更清醒的有识之士为大马的华夏子弟分忧吧 !


注一: 有胆识的政治工作者应该正告友族领袖,互相尊重才能达至真正的国民融洽与团结。
注二: 此文于五月五日晚上等待选举成绩时有感而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