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3日星期四

关中批文乃毁灭所有独中的剧毒药引 !


若干年后。。。该背起埋葬独中的千古罪名



                                                                               “《紧急寻人启事》
本院将于明年开课;并即将开始招生。

但董总硬指 “本院是私立马来文中学或伪独中及统考只开放给60间独中” 为由,严拒本院学生报考统考。

本院因此被迫发表《关中告社会人士书》, 恳请董总改变初衷。
 
当前十万火急之事,乃修改批文 “不尽完善之处” ,使本院成为一所如假包换的独中,以期学生们能够名正言顺参加统考。

然而,本院董事长方天兴际此紧急关头 “暂时不知所踪”。

知道方君下落者,请致电 011-xxxx999。本院将奉酬答谢。

关丹中华独中(“关中”)董事部  
2013年5月17日 启”



上述为 “幽方天兴一默” 而杜撰的寻人启事,反映了一些人于5月17日当天获悉关中正副校长(詹耀辉与蔡若峰)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表了8点《关中告社会人士书》(简称《关书》)恳求董总 “放关中一马 ” 后的慨叹。

当人们质疑关中是变种独中时,方天兴马上跳出来拍胸膛向华社保证批文没问题。(注一)

证实的确有问题后,批文被送回教育部要求予以 “修改”。

石沉大海。

方天兴没急着修改批文。却打出《边做边厘清》的口号,似乎胸有成竹高调举办万人宴为关中筹款建校。

有人谑称方天兴在玩《边办喜事边追求》游戏。可惜 “喜宴” 早已办完,追求的却茫无头绪。

于5月17日发表的《关书》及两天后的 《方天兴谈话》,却自我戳破了真相。

内容一塌糊涂且自相矛盾的关书及詹、蔡谈话,充满火药味地向董总发出发飙式责问  :

(一)   关书题名为 "叶、邹二老,请用文明说服我”。

(二)   身为独中一员,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让关中学生报考统考。

(三)   若叶、邹 “不允许关中参加统考” 的声明是董总內部的正式立场则应出示会议记录。

(四)   叶、邹二人为何不在错误发生时及时提供意见。。。这一切两人都应该解释。

两天后(5月19日),方天兴终于站出来说话了 :

(一)   促请董总先表明关中学生可以报考统考,让家长先无后顾之忧,再通过华社和董总的力量,一起把 “关中有统考” 变成事实。

(二)   董总应与关中董事部站同一阵线,共同跟进批文修改的工作,而不是抱着 “先看你是否成功改到批文再说”, 或 “批文不获修改就不给统考” 的旁观态度。 

(三)   不应只交由董事部单一向教育部争取批文,而董总则在旁监督及施压,这肯定叫关中太沉重。

关中正副校长是《问责》式 "恳求" 董总,方天兴则是《训责》式 “要求” 董总。如斯嚣张傲慢无礼的求人方式让知书识礼的华社太沉重矣 !

无论是关书抑或《方天兴谈话》,就是求董总在关中依然 “妾身未明” 的时候,高抬贵手先让关中的学生报考统考。同时要求董总出手向教育部争取修改批文。说白了,是顺势把这个棘手的问题抛了给董总。

董总会蠢到去接 “阴” 招吗?

从董总坚持(30年前的议决)统考只开放给60间独中的学生,就找到答案了。

关书和《方天兴谈话》等于公开承认关中不是独中及批文的确出了错误需要修改《不尽完善之处》;也凸显他们已经明白《一纸批文定生死》的残酷原则。

关中批文乃毁灭60间独中的药引 !

《关书》和《方天兴谈话》再次挑起了关中到底是不是独中的争论。

一开始就有人质疑关中批文有问题。因此才有方天兴拍胸膛保证关中批文没问题的一幕活剧。
批文曝光华社更是一片哗然。

原来批文规定关中必须依据国家教育课程(KBSM/KSSM)办学、马来文是教学媒介语、学生必须报考大马教育文凭(统称《关中批文三项紧箍咒》)。

明眼人都看得出关中绝对不是独中 !

方天兴和关中董事部依然坚持关中是一所独中。方氏甚至打出《首相说了算》的 “无知牌” 而贻笑大方。(注二)

众所周知,大马只有60间独中。教育部长及正副首相都强调只承认60间现有的独中。独中以外的中学(关中)甚样会是一间独中 ?

测验关中是不是《独中》或者是《变种独中》或《私立马来文中学》,只要问一个简单的问题 : “60间独中的头上是否有《关中批文三项紧箍咒》的任何一项压制着?” 就找到答案了。

独中都是以华语作为教学媒介语、不必依据国家教育课程办学;尤为重要者,董事部拥有主权决定要实行单轨或双轨制。

关键就在这里。

方天兴及关中董事部利用《关中是根据隆中华独中的模式办学的》来辩解关中是独中。但是他们不提隆中华独中没有受到类似《关中批文三项紧箍咒》里的任何一条所制约 !

隆中华董事部拥有绝对的主权决定是否要让该校学生报考大马教育文凭。

关中董事部却没有权力决定不让学生报考大马教育文凭。因为《关中批文三项紧箍咒》里的 “学生必须报考大马教育文凭” 这一条文已经白底黑字剥夺了关中董事部的主权了!

如果允许关中学生报考统考,等于变相承认关中是一所独中。
 
独中危矣 !

关中批文最终将会成为毁灭所有独中的剧毒药引 !

若干年后,在官字两个口的效应之下,教育部长很可能会指着关中批文对所有独中董事部下令,全部独中必须都套上《关中批文三项紧箍咒》!

届时,谁该背起埋葬独中的千古罪名 ?



(注一)   请查阅《笑傲评天下》之《捉耗子的事,就让猫去办吧!》、《华裔政棍,拿出政治良知来!》及《方家怎么出了个那么“傻”的孩子?》
(注二)   方天兴的《首相说了算》“名言”,只是笑谈,不能当真拿出来讨论。

2013年5月14日星期二

现代版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乎 ?


。。。脱个精光的演员都会辩称《为艺术牺牲》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

马华埔来士巴当州议员郑修强在第十三届大选为国阵守土有功。

今特别委任郑修强为柔佛州行政议员,掌管旅游、国內贸易与消费事务部。

欽此。”

《笑傲评天下》当然没看过柔佛州苏丹殿下的《州行政议员委任状》。上述的 “诏书” 是由郑修强无意中给予的启示而 “草擬” 出来的 !

在刚结束的第十三届大选之前,马华召开特别代表大会,一致通过了《如果大选成绩不如上一届马华不入阁》的严肃议决案。

前几天召开的马华会长理事会,据说在蔡细历的坚持之下,议决并宣布肯定不入阁,同时训令全国各级领导与党员辞去所有大小官职;为马华挽回了一点尊严。

舆论对马华近年来 “鲜有的” 有骨气表现予以正面评价的时刻,突然平地一声雷,郑修强在柔佛州苏丹殿下面前宣誓就任柔佛州行政议员;掌管旅游、国内贸易与消费部。

马华上下惊疑莫明、华社又再唱马华。

郑修强辩称是 “奉苏丹殿下喻令” 当官的 !

他,是否以为自己活在《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年代 ?

在电影片子里头脱个精光的演员,都会辩称《为艺术牺牲》。

郑修强 “抬出”  崇高地位的苏丹殿下来为他违反马华《不入阁》去当官辩护。高明吗  ?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坤中校友会上诉失败 !


(吉隆坡13日讯)

《坤成独中校友会》与《坤成董事部》之间的上诉案,坤成董事部又再胜诉 !

坤成独中校友会于2009年1月2日向吉隆坡高等法院入稟起诉时任坤成独中的董事长丹斯里钟廷森及署理董事长丹斯里李深静,要求法庭作出以下宣判 :

          (1)  由2006年12月14日至2008年6月14日这段期间,时任坤成独中校友会主席的李   书祯为该校友会在坤成独中董事部的合法董事代表。

         (2)   由2006年12月21日开始,(缺少了李书祯在内的)坤成独中董事部的组合结构是非法的。

经过冗长审讯后,高庭法官拿督莫哈未沙瓦威于2011年1月21日宣判坤成独中校友会败诉并负责堂费。校友会不服判决而作出上诉。

资深律师魏福星(王素莉律师一同出庭)代表李书祯陈词时强调,过去20多年来,坤成独中校友会都被董事部接受并合法地委派校友会的代表进入董事部担任董事。因此,高等法官应该维护这种坤成独中与坤成独中校友会之间已经长期运行的传统。他也说,过去20多年来,每当遇到有校友会的董事半途退出时,坤成独中董事部都会接受校友会所委派的人选直接填补留下的空缺。

坤成独中董事部的首席律师陈思源(张慧君律师一同出庭)陈词时强调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指出,《坤成独中校规》第五条款清楚注明,任何人都必须经过民主程序,通过竞选胜出才能够成为坤成独中的合法董事。除此以外,没有别的途径。

“尤有甚者,最关键的是第八条款。此条款白底黑字列明,一旦坤成独中的董事部出现任何空缺,该空缺必须由董事部予以填补。换句话说,坤成独中董事部拥有绝对的权力填补董事空缺。校友会无权干预。”

会审的三司拿督克里蒙阿伦士金纳、拿督阿丽扎杜和拿督罗哈娜听了双方律师的陈词后,一致驳回坤成独中校友会的上诉。并当庭喻令校友会负责三万令吉的堂费。


图片说明 :坤成独中董事部的首席律师陈思源及张慧君律师在上诉庭外合影


 

2013年5月7日星期二

陈思源赠蔡细历五字真言: 一刻不能留 !


。。蔡细历的每一言一举一动都增加人们对马华的反感与憎恨



(吉隆坡6日讯)

马华前副纪律委员会主席陈思源律师今天公开赠送五字真言一刻不能留》给该党 ”落难总会长"  蔡细历,促请蔡氏漏夜辞职,以避免马华遭受到更大的伤害。

陈氏乃针对蔡氏宣布不会在来届党选中寻求蝉联总会长职,发表文告作出反应。

陈思源指出,任何有尊严的领袖都会对领导上重大过失负起全责而毫不犹豫地引咎辞职。这是放诸四海皆准的大原则。

”远的不说,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在大选成绩出炉后知悉国阵惨败马上引咎辞职,斯举除了展示大将之风,更是负责任的领袖应有的风范。值得予以赞扬。”

他指出,马华巴西古当区会领袖第一时间站出来率先宣布辞去24个官职,为马华争回了一点颜面。反观死赖不走的总会长蔡细历若尊严还在,豈能不汗颜?

陈思源说,蔡细历那跌落到谷底的负面形象已经使他成为马华的《驼衰家》。蔡氏的每一言、一举、一动,都会增加人们对马华的反感甚至憎恨 !

“举个最新鲜的例子,马华的特别代表大会已清楚地作出议决并公告天下,《一旦大选成绩比上次大选差马华就坚决不入阁》,蔡细历却发表了似乎要出尔反尔推翻原议的谈话,令人更加憎恨马华!”

陈思源因此劝请蔡细历,为了让马华早点抛弃累赘从新出发,为了蔡氏自己早点解脱精神与心灵上的煎熬,还是尽早引 “疚” 辞职为妙,以避免马华遭受到更大的伤害。则善哉矣。

2013年5月6日星期一

陈思源促蔡细历别废话马上辞职谢罪 !


《不入阁》议决案豈能出尔反尔当儿戏?



(吉隆坡6日讯)

马华永久党员兼马华前副纪律委员会主席陈思源律师促请该党总会长蔡细历负起马华于刚落幕的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中遭受空前惨败的责任,别再说费话而必须马上辞职向全体党员谢罪,以维护该党僅剩下的一丁点尊严。

陈氏乃针对蔡氏于大选部分成绩揭晓后向媒体发表的谈话作出反应。

蔡细历对记者说,"除非再次召开马华特别代表大会,推翻马华之前的《不入阁》决定,否则马华绝不受委任何官职。"

“马华说过不入阁,不接受任何委任,这是特别代表大会通过的,若要推翻,还要回去召开代表大会。” (简称《推翻原议之谈话》)

陈思源责问蔡细历,蔡氏是否连马华特别代表大会慎重通过的简单议决案也弄不明白?

陈氏说,“既然马华中央代表已经清楚地作出《一但在大选中成绩比上次大选差马华就坚决不入阁》的明确决定,其领袖只能予以执行。否则就是不尊重及犯下违反中央代表的指示及藐视党纪律的严重罪行。”

陈思源警告蔡细历,马华中央代表通过《不入阁》议决案之前,显然已经洞悉该党所将面临的严峻挑战才作出公告天下的是项严肃政治决策。任何马华领袖都应该予以坚决执行,豈能出尔反尔当儿戏?因此,蔡氏的《推翻原议之谈话》已经陷马华中央代表及其广大基层党员失信于天下与不义的尴尬地步

陈氏也提醒蔡氏,如果后者想为某人做高官铺路而厚着脸皮想方设法制造藉口推翻《不入阁》的议决案,斯举除了低估了中央代表的智慧,也有把整个马华私有化的重大嫌疑。

陈思源指出,马华于是届大选中遭遇到创党以来空前的惨败,蔡细历身为总会长难逃其咎。上一届大选,马华获得15席,黄家定毅然在紧接着举行的党选(显然“引咎”)不尋求连任。这次,马华的成绩更加惨不忍睹。蔡细历为何没有以第一时间辞职向所有党员谢罪?是否想让马华党员继续在人民面前丢人现眼,抬不起头?

从两个《魔鬼》之间作出的抉择 ! A choice 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 !


大马国情最大的问题症结是少数民族从来未曾受到应有的尊重。。




“请(再)给多五年。”

"要稳、不要乱 !"

“56年,受够了。五月五,换政府 !”

这三个口号,是大马第十三届大选 (简称 《G13》) 选情的最佳写照。

第一个口号,国阵以纳吉的经济转型计划还须时日才能落实为由,向选民发出恳求。显得很无奈。

第二个口号,马华未战心先乱。败相早露。

第三个口号,反映了当前的大马政治海啸。最终鹿死谁手难预料 !

巫统的《无奈哀求》,证明过去56年,国阵(与其前身《联盟》)得到了大马人民的长期支持。近一甲子后,却面临民心向背的窘境。

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打着重组各族贫富结构风雷凌厉实行扶助土著的《新经济政策》(1990年马哈迪以旧酒装新瓶无限期延续下来)旗杆,变相地使到少数民族在政、经、文、教,特别是人权与宗教等领域,立竿见影全线崩溃年年江河日下不断被边缘化。如今俨然沦为“二等”公民 !

华裔对马华非常失望、对国阵尤为心寒!

政治领域里,由华人担任的财政部长和商业部长等等重要內阁职位,早已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梦里千呼万唤不复还” 矣 。

经济领域,买间房屋,腰缠万贯者因为是土著,就亨受7%的特别折扣。可 “羊毛出在羊身上”,发展商向谁找回补贴给土著的7% “大礼”。

非土著虽心知肚明,却唯有哑子吃黄莲。

文化领域,1971年在新山举行(只有一个华人,即马来亚大学历史教授邱家金及一位印裔人士出席)的 “国家文化大会” 硬硬通过以马来文化和回教文化为基础的所谓《大马国家文化原则》依然阴魂不散压制着非马来文化。

教育领域,最令华社火滚!

华文教育及华文小学竟然被国阵某些极端《政棍》指责为国家团结的绊脚石。(注 :“政棍” 这个词句是陈思源于《笑傲评天下》专栏首创先用。盖常用的“政客”字眼不足以形容更低级无耻的政治混混)

此类 “低智商份子” 是否认为,唱《生日快乐》这首国际名曲会因为用不同的语言唱出而减少快乐的气氛? 因为用不同的语文讲经论道听者会难以 “收到” 有关神明,无论是佛陀、耶稣抑或真主阿拉的福音? (陈思源谨此严正声明,嘴巴长在我身上,在人权与法律的基础上,叫《阿拉》是我的权力。否则,已经叫了 5000多年《爸爸》和《妈妈》的炎黄子孙豈不是可以霸气地禁止只有不到1000年文明的民族叫爸妈 !)

华小如孤儿般长期在风雨飘渺中求存乃不容否认的事实、华社自己出钱办独中也受到诸多阻拦。甭说增建,连搬迁华小也是难、难、难。甚至基于政治目的才批准的所谓《关丹独中》也成为一间明文规定以马来文为教学媒介语的四不像。

宗教领域,国阵统辖的大马早已演变成 “一教独霸” 的局面。凡是有回教徒出现的地方,非回徒或非回教色彩尽皆须回避或低头。

信手拈来,高速公路两傍的休息站,非回教徒连吃上一碗道地的云吞面的权力也被长期剥夺了。巴刹里头的猪肉档被推到遥远的角落,还加上厚厚的水泥墙隔离。非回教徒沦落到须偷偷摸摸、没有尊严地买猪肉。

商场里卖猪肉的角落,牌匾上掛着 "TAK HALAL" 的字眼。此词句在回教是 “不合法” ,甚至 “不干净” 的意思。非回教徒买 “不合法” 的食物是一种变相的污辱。

“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 红色身份证者,引颈长盼至死都不见蓝 (公民权)。有人希望他早点上路的马哈迪偏偏漏口说出他当首相时发出整百万张公民权给外来移民的 “叛国丒行”。 “红色逝者” 豈能不从坟墓里跳出来要老马还他们公道 !

贪污越来越盛行、治安越来越败坏而且每况愈下、血腥暴力无日无之。

警察居然还会加薪!

国库几乎干枯,大选欲来时却大撒金钱 “买” 选票。撒的可是人民自己的钱呀!

五年前被308海啸重创的巫统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反而继续嚣张。(一小撮极端份子)叫人回唐山、灭绝华小的狂言层出不穷。

从心灰意冷到 “西北都冷” (福建话),长期压迫与羞辱,人民已经被逼疯了。

“疯” 了的人是不会讲里由的。

以前,华人最怕穆斯林党。最近,华人热情地拥抱其党徒,称兄道弟。

穆斯林党改变了么?

不,改变的是华人 !

理性地看看308后执政吉打州的穆斯林党的所作所为吧。

拆除州內宰猪场、实施比巫统更高的土著固打制、禁酒令、禁止卖酒厂聘请回教徒、非回教徒女记者必须戴上头巾、非回教女员工不准穿短袖衣、斋戒月期间娱乐中心必须停业、回教徒祈祷时非回教徒必须熄灯休息、公众场所如元旦庆典男女分开坐、街舞男女分开跳、购物中心男女分开付款、阻止国际乐团及著名歌手来马表演。凡此种种,反映出回教党比巫统更极端!

成天揶揄马华与民政《没种》的行动党华裔领袖对穆斯林党的极端回教神权政策竟然忍气吞声 !

敢公开批评神权政策的行动党领袖,似乎仅卡巴星一人而已。

其实,巫统和穆斯林党是 “一伙的”。两个都是整天不停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回教至上的政党。骨子里都没做到尊重非回教徒的精神境界。

两年前,思源曾经寄语 Nik Aziz 展现宗教互相尊重宽容风度。如果非要突出回教不吃猪肉的禁忌的话,就必须同时施行 “没有猪肉就没有牛肉” 的政策。但是没有下文。

去前,思源通过某部长发出同样的寄语予纳吉。得到的答案是,怕巫统内部的反弹。

大马国情最大的问题症结是少数民族从来未曾受到应有的尊重。政、经、文、教,特别是宗教和人权,都没有达至思想上的平等及真正的互相尊重。(注一)

民联只是捉住民心思变的浪潮。却未搔到《真正相互尊重的》痒处。

在许多华裔选民眼中,国阵是个很可恨、必须远离的魔鬼。

G13, 华裔选民只不过是从两个魔鬼之间作出了抉择 !

众人皆醉我独醒, 本是值得自豪的一回事。此刻我却深深体会,难得糊涂才是真正的幸福。(注二)

祈望更清醒的有识之士为大马的华夏子弟分忧吧 !


注一: 有胆识的政治工作者应该正告友族领袖,互相尊重才能达至真正的国民融洽与团结。
注二: 此文于五月五日晚上等待选举成绩时有感而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