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7日星期五

穆斯林叫了的别人不准叫!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 “阿拉” !


马来西亚的穆斯林是世界上特别喜欢吃醋、占有欲特强、特牛、特 “虔诚” 的教徒。他们坚持 “阿拉” 是穆斯林的专用词。

不准别人叫 “阿拉” !

事缘大马内政部勒令禁止天主教刊物《先锋报》使用 “阿拉” 字眼;从而掀起各方争吵不休的 “阿拉风波”。甚至搬上公堂。

首轮,高庭判决《先锋报》胜诉。可以使用 “阿拉” 字眼。

2013年10月,上诉庭 “唯恐穆斯林感到困扰” ,裁决非穆斯林不准叫 “阿拉”。

举世哗然 !

中央政府明显为了熄灭东马可能燎原之火,出台大马版的一国两治方案,只有东马基督教徒可以继续使用 “阿拉” 字眼。

全世界在看大马的笑话 !

穆斯林与基督教徒之间产生了严重猜疑已经是不容否认的大马国情。

首相纳吉的《2013年圣诞节谈话》让人们觉得 “阿拉风波” 有转机。

纳吉说,“”伊斯兰和基督教拥有共同根源。虽然对上帝的概念有差异,如果因此争论不休的话,彼此之间将会产生隔膜。但若是能够寻找共同点,我们肯定会朝向一个和平、和谐与稳定的社会。”

“我们应该强调彼此间的共同点,虽然信仰上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对上帝的概念有差异,但是不能成为争吵而导致破坏这两大宗教关系的原因。”

言下之意,纳吉呼吁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停止 “阿拉风波” 。

马来前锋报这次以积极态度报导首相的《圣诞节谈话》。开场写道 : 纳吉提醒所有人顾及各族之间的的禁忌。不要伤害彼此,包括穆斯林与基督教徒之间的感情。(注一)

凭良心说,首相《圣诞节谈话》一片祥和、宁静、宽大。

难得、真的很难得。

有人唱反调 !

天主教吉隆坡大主教墨菲巴基安 (Murphy Pakiam) 回应首相的《圣诞节谈话》时,表示他对纳吉感到十分失望与震惊。(注二)

巴基安横批纳吉只是个好辩的政客。 因为即使面对世界的嘲笑,纳吉还是在巫统大会里捍卫穆斯林的 “阿拉” 字眼专属权。

他说,其实纳吉是应该停止阻扰基督教徒使用 “阿拉” 字眼的一方。坚持 “阿拉” 字眼专属穆斯林,形同鼓动右翼组织针对基督教社群。

于是,“阿拉风波” 再掀风雨 !

基督教徒声称,“阿拉” 是他们的上帝。

然,“阿拉” 也是穆斯林眼里伟大的神。

无独有偶,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神都叫 “阿拉” !

蒙了?

纳吉在《圣诞节谈话》里承认了史实,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乃同源同宗。

梁实秋主编的《远东英汉大辞典》,  “阿拉” 的解释是: 上帝,神 (为回教之)。

最具权威的英文字典 OXFORD , “阿拉” 的解释是 : 穆斯林、阿拉伯及基督教徒之间,神的名字。

OXFORD 这本世界性权威英文字典,“证实” 《阿拉》是穆斯林、基督教徒,甚至是阿拉伯人之间 共同 “叫” 或 “称呼” 的神。至于是否同一个神、或不同的神同一个称呼,还是让专家去头疼吧。

多本英文字典对 “阿拉” 的解释没有提到基督教,却都说 “阿拉” 是穆斯林或伊斯兰教的神。(注三)

“阿拉”,究竟是人类的命名,抑或是神自己安的名字?

“阿拉”, 是否 “同神又同名”,或者是“同名不同神” ?

没人能够证明 “阿拉” 是神自己颁布的名字。谁人能够叫神出来作证?

唯一的 “途径” , 是叫神灵附在人身上,自己 “说明” 一切。

“阿拉” 肯定不愿意!

“阿兰”,华人 “第一耳” 想到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另一个 “阿兰” (Allan), 鬼佬知道那是个雄赳赳大男人的名字。

中国阿兰是否可以禁止鬼佬阿兰叫阿兰?

或许有人会建议,挖掘历史看谁先叫 “阿拉”。但是,地球上没有 “我先叫了你不准叫” 的理由。

大马内政部最牛,穆斯林叫了的,别人不准叫!



(注 一)  马来前锋报 (Utusan Malaysia) 26.12.2013 报导首相纳吉于槟城 Kota Lama 草场主持2013圣诞节千人集会的部分 (“理性”)演词如下 :
                (Pulau Pinang 25 Dis)  - Datuk Seri Najib Tun Razak mengikatkan semua pihak supaya menjaga sensitiviti antara kaum dan tidak menyakiti satu sama lain termasuk antara orang Islam dan Kristian.
                 Perdana Menteri berkata, biarpun ada perbezaan dari segi akidah mengenai konsep ketuhanan antara agama Islam dan Kristian, ia tidak boleh dijadikan punca perbalahan yang akan menggugat hubungan antara kedua-dua agama itu.
                 "Islam dan Kristian adalah dua agama terbesar di dunia. Kedua-dua agama ini boleh dikatakan mempunyai asal usul yang sama, ada permulaan yang sama iaitu agama yang dibawa oleh Nabi Ibrahim."
                 "Meskipun dari segi akidah kita ada perbezaan,umpamanya dalam konsep Tuhan. Dalam Islam konsep Tuhan agak berbeza. Tetapi kalau kita sentiasa berbalah atas perkara ini, maka kita akan merenggangkan hubungan antara orang Islam dan orang Kristian, " katanya ketika berucap merasmikan Majlis Rumah Terbuka Malaysia Hari Krismas 2013 yang dihadiri 10,000 rakyat di Padang Kota Lama di sini hari ini.
                  Beliau berkata, daripada berbalah dan memilih jalan yang membawa kepada kerenggangan, lebih baik sama-sama mencari titik pertemuan dan persamaan antara dua agama.
                  "Kalau kita boleh mencari titik persamaan itu, maka kita pastinya boleh menempuh suasana yang menjurus kepada keamanan,keharmontan dan kestabilan."
                  "...semua pihak perlu menekankan kebersamaan antara kita dan melupakan perbezaan yang menjarakkan kita."

(注二)   墨菲巴基安讲话引述自《当今大马》2013.12.25 新闻 “不满坚持阿拉字眼专属伊教   隆大主教罕见直言批评首相” 。

(注三)    以下的英文字典注明 “阿拉” 是穆斯林的神 (的名字)。
    a)   Oxford Dictionary  (Allah-the name of God among Muslims, and Arabs and Christians)
    b)   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  (Allah-the name of God in Islam)
    c)   Encarta Webster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Allah-In Islam, the name of God)
    d)   The Penguin English Dictionary (Allah-the name of God used by Muslims or in reference to the Islamic religion)
    e)   Brewer's Dictionary of Phrase Fable (Allah-Arabic allah, 'the god', from al, 'the', ilah, 'god')
    f)   Longman Active Study Dictionary of English (Allah-Muslim name for God)
    g)  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Allah-the Muslim name for God)
    h)  Merriam-Webster's Collegiate Dictionary (Allah-GOD la-used in Islam)
    i)   Random House Webster's College Dictionary (Allah-Islam. The Supreme being;God)
    j)   The American Heritage College Dictionary (Allah-God, esp.  in Islam)

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马华《政治绵羊总会长》“绵” 代 !


马华正奔向 “政治坟墓” 里!


马华正式进入《政治绵羊总会长》掌舵的 “绵” 代!

2013.12.21 举行的马华党选,廖仲莱以1186票胜出;得票比两位对手颜炳寿(1000票)和翁诗杰 (160票)加起来还多出26张。

一些民联支持者难掩窃喜之下宣称,下届全国大选民联会胜得更加漂亮。

廖仲莱领导的马华在民联的眼里,竟然是 “待宰的羔羊” !

无论如何,是次马华党选凸显出各方的政治谋略、智慧、手段、胸襟或愚昧。

廖仲莱团队在某些别有用心的商家 “摄合” 之下最早成形,对稳定军心、拉拢中央代表,起到积极作用。最重要的收获是稳住了魏家祥,从而奠定了胜局。

反观蔡细历,由于蜀中无大将,一直无法推出竞逐总会长职位的人选。失去先机。

颜炳寿宣布更上两层楼攻打总会长宝座后,却东遮西掩。蔡细历从头到尾,不敢予以公开支持。造成炳寿的 “作战”布局全没气势;难以发力。

其实,廖仲莱的胜利是蔡细历 “亲手奉上” 的 !

首先,蔡细历犯下过于自信的败笔。

他于2013.10.20搞了一出理由牵强、欺人太甚的 “谴责廖仲莱” 提案,引起中央代表同情仲莱而予以驳回 (注一)。因此 “点燃了” 仲莱及其支持者的信心、也激活了彼等拼死一战的决心。。

“谴责廖仲莱” 提案被否定之后,马华内外还是普遍地认为蔡细历依然牢牢控制大部分中央代表。然而,细历举棋不定催化了廖魏团队的凝聚力,也助长了政坛跟红顶白,支持胜利者文化的发酵。

蔡细历无意中帮了 “敌人” 第二个大忙。

廖仲莱的一位重要 “贵人”, 居然是其对手颜炳寿 !

据说有人力劝颜炳寿以 “翁颜配” 排阵,利用诗杰的形象与威望以弥补炳寿功力之不足。被断然拒绝。其慕僚反过来语气嚣张警告翁诗杰不要 “参战” 以免破坏颜炳寿的好事,言下之意,似乎炳寿已经赢定。

此等严重缺乏政治谋略、智慧与手段及自大、自私、自以为是的狭窄胸襟,害惨了炳寿 。

项羽就是因为其封闭的胸襟,过不了他自设的《无颜见江东父老》这个无形的坎而于兵败后 “吻剑” 于乌江。如果当年项羽没自杀,谁敢否定历史不会改写?

首相纳吉在是届马华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说,马华需要 “政治伟哥”。这句话很刺耳。(注二)

他说,“不能获得民众支持的领袖是没有价值的”。这句话道出了马华当前的痛苦。

马华的困境,是全党上下,特别是最高领导层,已经失去政治斗争的方向;同时,在维护与争取华裔权益面对巫统及其他极端份子时,缺乏应对的能力与胆识。

纳吉要马华 “硬起来” ,不是和巫统 “大声说话”。而是要马华和反对党 “吵架” (注三)

敢大声和巫统领袖说话的,只有一个人, 就是被马华中央代表 “干掉” 的翁诗杰。

坊间正在热议,廖仲莱是否会成为马华的末代总会长 ?

如果还不 “硬起来” 的话,马华将会奔向 “政治坟墓” 里  !(注三)



(注一) 
请看《笑傲评天下》2013.10.19 日发表之 “蔡细历高叫中央代表《多一举!》”。
(注二) 
若马华要真正 “硬” 起来的话,第一步是廖仲莱和魏家祥必须把 “吵架” 的语言造诣提升到更高的层次(特别是英语,盖少年时期在英国读书的纳吉,英语辩论的能力超高)。
(注三) 
纳吉知道马华当前的领袖绝对不敢为了争取与维护华裔的权益和巫统争吵。

2013年12月19日星期四

陈思源致马华中央代表公开信 !


。。连车牌小事说不清楚。。。绵羊与狼博弈呼!
                                     
(吉隆坡19日讯)  前马青署理总团长陈思源呼吁马华中央代表支持翁诗杰领导马华,以确保 “马华明天能够有尊严地抬起头来、华裔权益不再继续如大江东逝水” 。

陈氏是针对即将举行的马华党选,发表《致马华中央代表公开信》, 恳请中央代表以马华尊严与华社权益为重,支持翁诗杰挽救马华于即倒,维护华社于权益江河日下、水深火热之中。

“在此次党选里,中央代表肩负着自建党以来最艰巨的任务, 你们必须选出一位有能力带领党员从(被华裔族群遗弃、友党瞧不起的)低谷走出来的领袖。否则,马华会继续沉沦下去直到跑进历史的洪流里,永不超生。换句话说,只能在 “继续滞留于深谷底下或者尝试脱离苦海” 之间作出抉择。”

陈思源指出,在目前的大环境之下,马来友族已经牢牢控制政、经、文、教等各领域,说白了, 政治与治理国家的行政权都是操在马来友族的手里。这是客观的事实。

“那些整天美化民联的人,看不见或选择看不见民联里的华裔政客,特别是行动党的华裔头头,在面对穆斯林党的马来领袖像老鼠遇见猫还要温顺的没骨头样。就拿308过后执政吉打的穆斯林党政府马上拆掉屠猪场,行动党竟然噤若寒蝉!”

陈氏继续指出,1969年大选华社仇视马华,令它兵败如山倒,后果是华人痛失开国以来执撑的财政部长及工商部长两个非常重要的权位。造成华社本来牢控的经济领域 “失守”。505大选后,马华完全没谈判的筹码,就算是重回内阁,之前的四个部长席位,就像是当年的财政部长和工商部长两个重职,一去不回矣。

纵观马华全党上下,诗杰是无可争议鹤立鸡群的特出人才。此君华、巫、英 三种语文都有极高的造诣。当前马华云云众领袖之中,还找不出任何一个语文能力望其项背者。

尤有甚者,诗杰与生俱来的性格是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面对咄咄逼人的巫统领袖,在争取与维护族群权益的大事上 , 他是唯一有能耐、也有胆识和巫统周旋的马华领袖。

诗杰竞选宣言所举出的《三大主张、八大计划》掷地有声。

三个总会长候选人,一位连车牌这么简单的小事也扭扭捏捏、解释了好几回合还是说话不清不楚甚至越描越黑。另一位做了几年的副总会长,依然是一张白纸。

政治绵羊与狼博弈呼 ?

“我觉得诗杰的境遇有点像金庸名著《天龙八部》里的丐帮帮主乔峰。他被 “冤曲” 离开丐帮,中原武林不容。没有乔峰座镇的丐帮频频被人欺负时,才想起乔峰的高超武功及英雄气概。然,太迟矣”。


马华中央代表同志们,有胆识和党外势力抗衡、获得华社尊重、令马华党员抬得起头来的, 舍翁诗杰其谁 !

2013年10月19日星期六

蔡细历高叫中央代表《多一举》!


。。。草拟议案者的脑袋果然长在屁股上 !




山雨“未”来风满楼。


距马华党选还有两个月,明早率先举行的特大即将《吵闹》登场 !(注一)


事先,双方频频过招。


向来斯文柔弱的署理总会长廖仲莱一反常态青筋暴露发出“狮子吼”,以示并非弱者。总会长蔡细历当他透明鼓动特大强硬回应。


一众领袖喽啰把马华党章《敬爱党同志、维护党纪律》的崇高精神置之脑后,青面獠牙恶言相向。


接近特大,“状告副首相、投诉社团注册局” 等等毒舌满城游走。(注二)


状告副首相,那是引外援干预马华内政。这是马华与华社都不能容忍的忌讳。投诉到社团注册局,在 “官字两个口” 的效应下,马华分分钟会遭到关门厄运。这是令人唾弃的叛徒行径。
 

社团注册官已经开口劝请马华取消特大。


许多人在问,是谁指使社团注册官干预马华的特大 ? 这当然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不急。


笔者斩钉截铁声明,社团注册官没权力干预马华明天的特大或阻止它进行。


无论是从蔡细历的性格抑或谋略分析,明天的特大肯定如期进行。细历应该会利用 “送上来的机会” 煽动党员揪出马华的二五仔。趁机铲除异己。


无论如何,目前马华是进入“无政府状态” 了!


最讽刺的却是,特大四大提案第一项的目的是为了维护马华党纪律 !(注三)


提案第一项第二节指责廖仲莱 “无法履行大选筹委会主席职责、造成马华惨败、廖的行动破坏党形象、也引发内讧” 云云。


仲莱是否失职或(有意识地)破坏党形象,都必须经过调查才能得出结论。把未经证实的罪名推给特大予以谴责,提案(第一项第二节)草拟人的脑袋似乎长在屁股上 !


至于提案第一项第一节,仲莱是否有违反党纪律也必须经过调查确认。小题大做要中央代表未审先判;提案草拟人的脑袋果然长在他的屁股上 !


提案第二、第三及第四项让有识之士不禁怀疑马华是否无能人。


稍微有点常识者都知道,“内阁”,就是 “掌管全国行政事务的最高决策机关”。在马来西亚,只有部长才真正是 “内阁” 阁员。连没资格参与内阁会议的副部长也不算是内阁的一分子。


因此, “不入阁” 的议案只牵制到部长职位。副部长以下的任何官职都不受约束。


换句话说,特大提案第三及第四项里的官职完全不受 “不入阁” 议案影响。前此官拜柔佛州行政议员的郑修强根本不必遮遮掩掩,请出苏丹殿下来做当箭牌。


一言以蔽之,特大、提案,都是脱裤放屁的闹剧。


但是,蔡细历高叫中央代表《多一举》之虚招中,则隐藏着项庄舞剑的凌厉后着 !



(注一)  是否会演变成当场或最终的“全武行”只能拭目以待

(注二)  状告副首相、投诉社团注册局,都是华社忌讳的二五仔无耻行径。

(注三)(2013.10.20)马华特别代表大会的4项提案如下 :

              1)  严厉谴责署理总会长廖中来,因为他:
                    a)    拒绝接受和不尊重他本身参与的马华会长理事会及中委会所达致的集体决定,例如:纪律投诉个案等;

                    b)   无法履行第13届马华全国大选筹委会主席职责,作出适当和充足的准备、实施有效战略和良好的媒体宣传,以致造成马华在505全国大选兵败如山倒;他的行为已破坏党的形象,也在505全国大选后引起内讧。

             2)  撤销2011及2012年马华全国代表大会所通过的不入阁提案,以允许党员接受委任为  部长、副部长或任何那个官职。

             3)  马华党员应该接受委任为上议员或其他政府职位,例如医院巡察员及官联公司的任何职位。

             4)  马华党员应接受州级官职委任:州行政议员、县市议员、村长或任何党视为州政府官职的职位。

2013年10月16日星期三

《一教至尊》效应下的变相宗教歧视!


“。。禁止结婚或拥抱”,因为穆斯林 “非清真” 产品 !



大马的《一教至尊》文化越发钻入牛角尖了!

事缘雪州巴生及首都鸿图园两间《NSK霸市》最近推出 “非清真手推车” 供非穆斯林顾客专用。即是 “非穆斯林专用手推车”、简称《非穆斯林推车》。

非穆斯林,特别是购买了猪肉或非清真食品的顾客,“必须” 使用《非穆斯林推车》。

因此, 在上述两间《NSK霸市》里,“专用” 变成了霸道的代名词、是《一教至尊》效应下的变相宗教歧视 !

《NSK霸市》辩称它是接获穆斯林组织投诉谓消费者把猪肉置放于手推车里,才推出《非穆斯林推车》;还区分穆斯林与非穆付款柜台。

原来是猪肉惹的祸。

难道《NSK霸市》售卖后的猪肉都是赤裸裸的吗 ?

不是。

那《非穆斯林推车》豈非多此一举 ?

何止。

简直是脱裤放屁 !

根据《NSK霸市》多此 “一举一放” 的歪理,下列情况可能迟早会出现:

1)   发行清真及非清真两种钱币,以确保穆斯林不会触摸到 “非清真” (NON HALAL) 钱。

2)   血库分别处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血液,以确保穆斯林不会被输入 “非清真” 血。

3)   立法永远禁止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结婚或拥抱,因为非穆斯林是 “非清真” 产品。

4)   立法禁止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握手,改用华人传统的 “抱拳为礼” ;以避免触摸到 “非清真” 手。

5)   穆斯林必须随身携带特别呼吸器,以确保不会吸入非穆斯林呼出来的 “非清真” 空气。

6)   穆斯林病人不能接受非穆斯林捐赠的 “非清真” 器官。

7)   办公处、医院、学校、公共交通如飞机、轮船、巴士, 也区分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

荒谬绝伦匪夷所思是吧 ?

不,《一教至尊》氛围之下,一点也不奇怪。

甚至搞到如当年曼德拉被南非白人政权禁锢的种族隔离情况,也指日可待。

《一教至尊》的种种措施,乃政策压下来的大石头。《非穆斯林推车》则明显是《NSK霸市》为了讨好穆斯林顾客而作出的自贱行为。

为什么《NSK霸市》不推出《佛教与兴都教教徒专用手推车》或者《牛肉禁区付款柜台》,从而对忌猪及忌牛的顾客都一视同仁呢 ?

餐馆重视烟客,专门在餐桌上备有烟灰碟; 往往会造成非烟客止步。

据说非穆斯林社会对上述两间《NSK霸市》似乎重穆斯林而轻非穆斯林的营业态度深深不以为然。

它会自食其果吗 ?

2013年9月16日星期一

“恐怖” 抗日英雄魂归无期 !


 ,果然无药可医 !



王文华死了。

王文华是谁 ?

绝大多数人都会茫然地问。

陈平死了。

这是震撼人心的消息!

王文华,就是陈平的原名。

同一个人,世人对其逝世的反应竟有如斯天壤之别。究其因,《陈平》太出名了。

大马人民记得陈平,是因为他曾经站在《马来亚》历史的风口浪尖舞台上。

官方记载的陈平,是一段成王败寇恨意难消史。

陈平,肯定是马来亚历史上最传奇的人物。是一位令政府感到异常头痛甚至恨之入骨的敌人。

更是闻名丧胆的魔头。

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蝗军大举入侵马来亚半岛时,欺善怕恶的英国人吓到屁滚尿流抛下他们信誓旦旦要保护的马来亚人民自己望风而逃。

国难当头,陈平毅然组织《马来亚人民抗日军》奋战侵略者,从杀人如麻的日寇手里挽救了无数的生命、却赔上了众多马共的命。

陈平是不争的抗日英雄 !

鬼佬需要时,陈平是英雄。在他胸前挂上OBE大英帝国有功勋章。(注一)

日寇前脚一走,英国 “绅士懦夫” 马上厚着脸皮跑回来要再做马来亚殖民地的主子。

何德何能 !

瞧不起懦夫的马来亚人民不答应。反对英国殖民帝国统治的声音此起彼落。陈平适时领导马共武装部队予以反抗。

违反大英帝国的利益时,陈平是叛徒。

若说陈平是被共产党利用在马来亚搞革命,没错。(注二)

若说陈平是因为挑战英国人的权益才被打压成通缉犯, 也没错。

是政治因素、思想及立场截然不同,把双方推向水火不容的境地。

客观地说,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

更客观地说,当年马共对英国统治者的威胁才真正是东姑谈判独立的变相背后有力筹码。凭几个人数把口就兵不血刃从英国人手里争取到独立简直是一派胡言(注三)

再客观地环视抗日军视死如归的勇敢牺牲,历史不能抹杀马共曾经为马来亚的尊严献身卖命的伟大篇章。

华玲谈判破裂后陈平飘逸他乡,继续领导马共对抗政府。(注四)

时移势转,1989年马共、大马政府、和泰国政府三方在合艾签署《合艾和平协议》。马共彻底放弃武装斗争,拥抱和平。

然,放下枪头、此恨绵绵压心头;陈平有生之年极其无奈地望着咫尺天涯的祖国,至死依然遥不可及 !

陈平是否被骗,抑或他自己被耍弄了 ?

陈平曾经指责大马方面没有遵守《合艾和平协议》内容。却没具体说出未被遵守的内容是什么。由始至终也没有指出究竟协议的那一项条文注明他可以返回大马。

没有这么一项条文,违反协议的问题就不存在。

尤有甚者,如果协议没有注明陈平可以回大马,就意味着陈平自己 “大意失去回乡路”,是否可以回家唯有看大马的脸色了。

陈平说过,大马政府曾经在 “签署和平协议后” 承诺送他回家乡,可是最后食言。

他说:“签署协议《数周后》,有政府官员说会带我们回家。我们当时协议在泰国边界地点集合,但他们最后却没有出现。这些官员声称我们没有在特定地点等他们” 。陈平因此认为这是政府蓄意阻止他回国的阴谋。(见光华日报 2013.9.17 A9 版)

根据陈平的话,“回家的承诺” 是在签署协议《后》 出于某些不知名官员的口。仅此而已。

泰国政府促成三方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的谈判团团长吉蒂叻达纳差耶将军曾经引述协议第 3.1条款指出,出生于大马及放下武器的马共成员允许回国。

吉将军是在他于1996年写的一本书《马来亚共产党、马来亚和泰国》里白纸黑字印证该条文,显然并非信口开河。

大马首相纳吉矢口否认政府违反和平协议。但他并未指出任何协议条文来推翻陈平可以回家之说。

签署协议的三方只发表联合公报,内容却保密。症结是《合艾和平协议》的内容迄今还未曾《正式》公布。(注五)

撇开协议内容是否有注明允许陈平回家,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多名马共成员,包括主席阿都拉西迪、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主席依布拉欣莫哈末及马共中央委员拉昔迈丁,都允许回家,也能自由进出大马。

甚至在印尼进行爆炸颠覆的恐怖分子的尸体也毫无阻拦第一时间允许运回大马安葬。

唯独陈平,连骨灰也不准回乡 !

为何大马政府持此双重标准 ?

难道恐怖分子和死人都以种族与肤色区分吗?

纳吉说大马政府视陈平为恐怖分子领袖,尽管已经逝世,其遗体或骨灰不准运回国土安葬。

内政部长阿末扎希难掩愤恨地声称: “陈平的死难以消弥跟马共作战的殉职军警家属恨意。永远视陈平为恐怖主义首脑”。

签署《合艾和平协议》乃三造(大马、泰国、马共)为国为民为和平的积极贡献;值得举世给予最热烈的掌声。没想到陈平死后还被冠以 “恐怖份子” 的恶名。

这顶 “没经过大脑的帽子” 竟使抗日英雄魂归无期 !

根据纳吉的逻辑,与 “恐怖份子” 打过交道的国父东姑和前首相马哈迪,豈非叛国份子 ?

被大马标签为叛国者的陈平,毅然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结束武装斗争、给大马一个真正和平安稳的国家、宣誓效忠最高原首、重复表达 “生于斯、死于斯” 的强烈愿望、坚定不移视大马为他的祖国。

陈平的这些爱国言行,凸显大马成功收复了一位死硬派 “叛逆者” 的伟大胜利。

送上来的胜利却被无情的一句  “恐怖份子” 推开了。还闹了个连骨灰也怕的国际大笑话。(注六)

蠢,果然无药可医 !

任何深仇大恨的敌人,一旦握手言和后都既往不咎旧事不重提,也不再互相恶言相向。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

《合艾和平协议》是在举世“见证”之下,一“签”泯恩仇的历史性大事件。

然而,陈平刚咽下最后一口气,大马就公开指责他是 “恐怖份子” !

世人心寒。

真小人 !

大马政府千方百计阻挠陈平回乡,最讽刺的却是,陈平偏偏 “选择” 于916大马曰升天。此后,每逢陈平忌日,大马会全国放假一天。

噢,《教我如何不想他》!
                                                                                                                                                                                                                                                                                                                                                                                                                                                                                                        
(注一) 
这枚OBE勋章,染了无数抗日英雄的鲜血。
(注二)
新中国国家主席毛泽东基于当年的国际形势,长期支持反对亲美国政府的东南亚各国(包括马来亚)的共产党。邓小平欲火凤凰再次上台后宣布停止输出革命才断绝对东南亚各国的援助。
(注三)
笔者对当年的历史大胆分析,英国人根本瞧不起马来亚“奴才”(谁的徒子徒孙敢对号入座?)其如意算盘是先放手给马来亚独立;很快的“奴才”们搞不定局面就会跑回来求“主子”出马摆平乱局。届时,英国人就可以名正言顺长期做马来亚殖民地的主人了。
(注四)1955年华玲(Baling)谈判,当时的马来亚联邦和谈团,由马来亚联邦首长东姑阿都拉曼、马华总会长陈祯禄与新加坡自治邦首席部长大卫马沼尔(David Marshall)领导;马共则由总书记陈平、陈田和拉昔迈丁(Rashid Maidin)代表。
(注五)
根据《合艾和平协议》签署后所发表的联合公报,三方达成两项共同协议,即 :
(A)  泰王国政府第四区内部安全行动指挥部和马来亚共产党的协议;简称 《泰-马共协议》。
(B)  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亚共产党的协议;简称《马-马共协议》
《泰-马共协议》第三条文出现了以下的文字 :
   “第四区安全行动指挥部和泰国有关当局将向日后希望返回马来西亚的马来亚人民军提供。。。”
《马-马共协议》第三条文则出现了以下的文字 :
   “。。愿意在马来西亚定居的马来亚共产党成员及其解散后的武装部队成员将获准在马来西亚定居。原来不是马来西亚公民的马来亚共产党成员和它解散后的武装部队成员,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可以获准在马来西亚定居。凡要到马来西亚定居的成员,必须在一年内将其意愿通知马来西亚当局。”
(注六)
大马总警长居然小题大做高调宣布警方在各关卡高度戒备,防止陈平的尸体或骨灰被偷运回国。

2013年9月9日星期一

《教育大蓝图》乃华小的索命图 ?


。。。王超群、方天兴、彭忠良联合说谎!



“2013-2025年国家教育大蓝图”[简称 “教育大蓝图”]乃华小的 “索命图”!

董总及其 “信徒” 予人以如斯想法。其他人怎么想则有点模糊。

打从教育部长表示要推行教育大蓝图开始 ,华社就反对声浪不断。然而,最令人心酸的一幕却是 “大难来时各自飞” 的华社乱象。

教总和董总分道扬镳,马上转抱华总和不知所谓的校长职工会。

董总不客气地批评教总除了其主席王超群是个退休校长,成员都是在职政府公务员;是变相的另类校长职工会。

至此,大马华教 “孪生兄弟” 反脸了。

教育大蓝图推动前夕 (2013年9月5日),教育部长慕尤丁声称,教总、华总、校长职工会都接受 (华小四至六年级学生)国文每周授课时间定为240分钟。

次日,慕尤丁慎重宣布,政府在《考虑了华社的意愿后》决定采取(240分钟)“折衷” 方案。

华社震惊 !

是谁,胆敢私下(代表华社)同意华小国文每周授课240分钟 ?

谁是华教的千古罪人 ?

教总主席王超群、华总主席方天兴、校长职工会主席彭忠良联合发表文告否认慕尤丁的说话。换句话说,他们指责教育部长说谎 !

究竟是慕尤丁以堂堂副首相兼教育部长身份公然说谎;或者是王超群、方天兴、彭忠良睁眼说瞎话?

后者没有在第一时间致函慕尤丁直接驳斥其言论,文告也只在华文媒体刊出;令人感觉有欲盖弥彰之重大嫌疑。尤有甚或者,慕尤丁的话若属实,就等于王超群、方天兴及彭忠良三人联合说谎 !

教总和校长职工会去见教育部长,犹如下属见 “顶爷”;那能畅所欲言 ? 方天兴一界商人见教育部长谈华教问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越俎代庖之举。能谈出个什么 “鸟” 来 !

受教育大蓝图波及的华小国文授课时间的争论似乎有三种,即(每周)180分钟、210分钟、及教育部长所谓《根据华社意愿》拍板敲定的240分钟。

由此可见 , 被繁忙课程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华小学生的学习时间愈发捉襟见肘而必须争分夺秒。

却没人提及被校长无视教育法令与条例硬硬塞入华小课程表里每周消耗60分钟的“收费”电脑班(注一)

240分钟是教育大蓝图压下来的。60分钟的电脑班是一些校长无中生有的怪胎。

华小,迟早被校长们 “玩死” !




(注一)
21世纪的今天,当年幼小孩都无师自通会玩电脑, 华小的学生却需要六年学电脑,窍门就是在《付费》这个节骨眼上。醒来吧,家长们。

2013年8月6日星期二

差哥“脚软”逼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保命计!


 民间形容大马警察。。。面对劫匪怕到要死 !




(吉隆坡6日讯)  执业律师陈思源日前以一位大马公民及非常关心社会正义与安全的律师身份致函首相纳吉和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建议政府在《以民为本、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及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大原则之下,紧急调遣陆军精锐组成一支《护民特卫队》派驻于各大城镇要地进行24小时巡逻,以便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及遏制日益猖獗的武装抢劫与枪杀案

陈氏也建议加大力度严格管制非法枪械及提升警察部队的素质以增强打击武装抢劫和枪杀行为。

陈思源乃因为我国武装抢劫及枪杀案件频发已经到了人人自危的局面而致函首相和国防部长作出上述应对建议。

陈氏信中的开场白说:我以一介大马公民及非常关心社会正义与安全的律师身份要求首相和部长暂时(抛下其他事务)思索一下,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已经被越来越猖獗的枪杀与武装抢劫威胁到非常危险及令人担忧的境地。” 

该函件对武装抢劫与枪杀案作出了简单地分析

(A)       武装抢劫

1)         早期专抢女士手提袋的电单车掠夺匪的犯罪惯性是抢了即逃。他们后来变得愈来愈残忍,在抢夺劫物时不惜拖拉受害人至重伤甚至死亡。

2      入门行窃的盗匪同样残忍。他们把事主捆绑、殴打、强奸,甚至打死

3      如今,晚上到餐馆或是嘛嘛档用餐可能随时会招来横祸。

4)         一些巴生谷的餐馆私下聘请配枪保安人员足以反映事态的严重性。

(B)       枪杀案!

          1        根据中国报82日报导,过去7个月全国发生了47宗枪械案,43人死亡。

          2        马新社披露,过去一个星期发生了5起枪杀案。

          3        人们生活在恐惧之中,不约而同祈祷匪徒千万别看中自己的财产或生命。

          4        最近,大马有幸被评选为全球十个最危险的国家。世界第六

陈思源因此作出了三项建议。

(一)成立《护民特卫队》

非常时期必须用非常手段。在《以民为本、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及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大前提下,调遣精锐军人和警官组成一支《护民特卫队》并赋予他们遏制武装抢劫及枪杀案的特别任务。(此举很可能会涉及拟定新法律或修改现有法律或条规)

陈氏告诉首相和国防部长,是项建议乃基于《以民为本、保护人民生命与财产》及符合中华文化智慧里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等大原则而作出的。

他说,众所周知,军人的任务是保卫国家。这包括保护人民的生命与财产。所以,当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武装抢劫及枪杀案将于近日受到遏制的情况下,是时候让英勇的士兵们保护人民了。穿着非军装的《护民特卫队》驻守于城镇各要地肯定会更有效地遏制这类事故的泛滥。

(二)严管非法枪械

非法枪械大量流入大马社会已经不是秘密。最近,数十人命丧枪下就是明证。信中又再引用中华文化的智慧《乱世用重典》来游说首相和国防部长必须严格管制枪械。

(三)提升警察素质

陈思源的信中引述民间一句形容大马警察的《流行语》:躲在大树后面捉超速驾车还挺精神的,面对劫匪却怕到要死 。虽然有点刺耳,但确实反映了人们对大马警察的当前印象。

他说,武装抢劫及枪杀案的威胁暴露了警方的弱点和无能;只能寻找(枪手留下的)子弹殼及猜测其动机。凶手像是外星人般消失,要捉么,别做梦了。

昨日、今天,警方的威信受到挑战;明日,警方的威信依然会受到挑战

大马警察的素质与表现何时能够恢复当年和共产党搏斗的勇敢水平呢

陈氏提出警告谓,任何不能有效解决问题的方案都会被认为是骗人的幌子。面对生命与财产受到越来越严峻威胁的大马人民,已经不能忍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