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4日星期六

华裔政棍,拿出民族良知来 !



。。 “政治幼稚园” 级政棍显然搞不清反对政府施政或政策、反政府,和反国家的分别 !




华裔政棍及幼稚无知的华团领袖们(欢迎对号入座),请拿出民族良知来面对当前华文教育大危机;以避免母语教育从此陷于万劫不复之绝境!


教育部主导的2013至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强调发展国民学校,朝向单元语文教学的最终目标(简称 “最终目标”)。这个目标与不变质的华文及淡米爾文小学是不能共存的。


换句话说,只要没变质的华小与淡小还继续存在,就意味著单元语文教学的目标还未达到。教育部官员的脑海里就恍若 “革命” 尚未成功,大家还须继续努力 !


有些政棍及沽名钓誉的华团领袖,不是无知或眼光浅短,就是还看不透这种终结危机。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马来西亚的整1400所英语小学在最终目标的大前提之下,一夜之间全部被改为国文小学。与此相反,两千多间华小 “幸免于难” 保存下来,归功于华社坚持及马华上下同心努力交涉与争取的结果。


因此,当年马华才有《与华小共存亡》这个久已不再听闻的动人口号。(注一)


也是教育部推出的宏愿学校及学生交融计划的课外活动都是用国语教学,已经冲击华小及淡小的本质与特征。


据说引领未来13年马来西亚教育政策总指南的《教育发展大蓝图》的 “专案小组” 成员却全部都是由非华、非印裔人士担任。这些既不懂华文或淡米爾文、对这两种语文也没有丝毫情意结的专案小组成员,“煮” 出来的《教育发展大蓝图》果然令华社担忧不已。


《教育发展大蓝图》的全面落实箭在弦上 !


因此,关心华教、要及时挽救华小免于陷入没有回头路深渊的华团; 只好通过1125和平请愿大集会来反映华社对《教育发展大蓝图》的忧虑;希望纠正不利于华小(与淡小)的局面。


反对《教育发展大蓝图》者纯粹是基于热爱及维护母语教育为出发点。他们没有干扰别人;也没妨碍总体国家教育制度的施行与发展。


在民主国家,人民通过和平集会反对政府的施政或政策,甚至反对政府,都是法律范畴所允许的活动。是在行使宪法与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


人民只是不允许反国家,那是法理所不容的叛国罪行。


却有人跑出来,针对1125集会高喊 “反政府” !


悲哉,这类 “政治幼稚园” 级的政棍,显然搞不清反对政府施政或政策、反政府、与反国家的分别 !


没有人能夠质疑力挺1125集会的华团维护母语教育的热诚与决心。也没人应该质疑反对1125集会的人士对母语教育的真诚。他们的分歧只是,前者坚持以公开集会方式表达华社反对《教育发展大蓝图》。后者却认为应该延缓1125(抗议性)集会而直接向教育部提呈意见和建议。


既然是殊途同归,为何1125集会者与反对者,似有 “相煎太急” 之仇?


和平请愿订于(2012年)11月25日举行,华总会长方天兴于11月23日宣布,华总与教总等将于11月26日向教育部长慕尤丁表达《教育发展大蓝图》里 “不尽如人意” 的地方。


人们很自然地问,如果没有1125集会,慕尤丁肯这么急见他们吗?


答案不言而喻。


为什么事先教育部没邀请马华、教总、华总(简称 “马教华”)进入《教育发展大蓝图》专案小组里参与讨论及提供意见 ? 为什么专案小组里没有任何一位华裔或印裔成员 ?


答案是,教育部根本不把马教华看在眼里 !


如今教育部长会听方天兴这些人的意见吗 ?


陈思源斩钉截铁地说,最愚蠢的人都知道答案是 “不”。


方天兴于数月前针对《关丹“私”中》公开拍胸膛说批文没问题;最后证明有问题而要求教育部厘清批文(注二)。迄今还没有下文。尤有甚者,教育部长日前的谈话已经证明那的确是一所 “私立国中”。方天兴却没有片言只字予以交代。


敢问方天兴 :


这次是什么议程 ?


这次要不要再拍胸膛?





(注一) 陈思源于多年前的专栏里已经质疑,是否会有那么一天,马华落得只能喊 “与幼稚园共存亡” 的悲惨境地?


(注二) 请阅拙作《捉耗子的事,就让猫去办吧 !》(笑傲评天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