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

陈思源促首相厘清一个马来西亚口号

是一个世俗国家抑或一个回教国  ?


。。凡是禁止猪肉的场所必须禁止牛肉,包括国家宴会。。。以表示尊重回教徒


(2012年10月23日讯)

执业律师陈思源促请纳吉首相公开厘清他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到底指的是"一个世俗国的马来西亚",抑或是"一个回教国的马来西亚";以便解除各宗教人民的疑惑。

陈氏也提醒巫统和伊斯兰党,马来西亚宪法并没把大马列为回教国这个事实及大马多元民族与多元宗教的结构,清楚反映了大马是一个世俗国的铁证。与此同时,东马两大州加入马来西亜的共同宣言并未承认或提到"国教"或"州教"这另个事实,是大马不可能成为一个回教国的又一论证。

陈氏是针对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昨天在国会下议院的谈话发表文告作出回应。

纳兹里说,我国不曾被宣判为世俗国,而联邦宪法说明伊斯兰教是我国的官方宗教并获得宪法保障,包括禁止向穆斯林传教、民事庭无权审理任何与伊斯兰教义有关的案件等。

陈思源说,纳兹里的上述谈话乃错误诠释宪法、违反宪法、无视于大马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结构社会的事实,也罔顾建国先贤同意的社会契约。

陈氏强调,宪法说回教是官方宗教。僅此而已,并未注明马来西亚是一个回教国。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开国后的言行,特别是于1983年2月8日在国阵领导为他而设的80岁生日庆典中语重心"忧"(没有被当时的任何国阵领袖驳斥、纠正或另加注释)的下列谈话,强烈地印证大马是一个世俗国的事实:

"(国家)宪法必须受到尊重及遵循。有人企图宣扬宗教和道德法规。这不能被允许。这个国家拥有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思想。马来西亚必须继续成为一个以回教为官方宗教的世俗国"。(见林吉祥微博2007/07/17)

陈氏强说,"真正的国民团结是建立在真正的互相尊重的基础上,绝对不是靠空喊口号就可达至的。把宪法内的官方宗教硬解释为回教国,除了是对囯内众多的非穆斯林人民不尊重,也埋下破坏国家团结的危险因素"。

"我国拥有为数不少的非穆斯林人民,如何可以成为回教国 ?"

陈氏指出,从马哈迪高喊大马是回教国开始,一系列过度强调回教而忽略非回教徒的权益、自尊与感受的措施不断出现,诸如:

1)烧猪肉必须用白布遮掩起来才可以卖。

2) 巴刹内的猪肉挡必须推到一个角落用墙壁围起来,要由另一个出入口偷偷摸摸,失去尊严的无奈情况下买卖猪肉。

3)凡是有回教徒出现的饮食地方不允许有猪肉、只能卖穆斯林食物。却完全不考虑及不顾许多非回教徒里的兴都教、彿教徒、拜观音的信徒等等,同样是基于宗教的原因不能吃牛肉,造成为了展示尊重回教徒而禁止猪肉的地方却没有禁止牛肉,从而变相不尊重非回教徒的局面不断出现。

4)在超级市场内,卖猪肉的地方也必须隔离起来。尤有甚者,还掛上"TAK HALAL" (从回教角度含有贬意的:不干净或不合法的食物); 有污辱非回教徒嫌疑的字眼。

凡此种种实例,非回教徒社会经常有这么一个问题"我们有受到必要的尊重吗?"

陈思源因此呼吁纳吉首相尽快宣布凡是禁止猪肉的场所必须禁止牛肉,包括国家宴会及任何层次的官宴; 以实际行动表示对非回教徒的尊重。

陈氏提醒纳吉首相、巫统、伊斯兰党及那些把宪法里的官方宗教自我诠释提升为"大马是回教国"的做法,是非穆斯林人民心中的一根刺、更是全民团结的绊脚石。

2012年10月21日星期日

陈思源促马华厘清关中问题

避免华文独中教育陷入危境


执业律师陈思源奉劝廖中莱与魏家祥以诚恳踏实的态度看待及厘清关丹独中(简称"关中")的暧昧"身份"、董事部主权及囯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等争论性问题;避免以假乱真陷独中教育于万劫不复的险境。

陈氏同时促请魏家祥澄清,吉隆坡中华独中(简称"中华")的批文是否规定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学生必须考大马教育文凭、及董事部的主权只局限于决定是否让学生考政府以外的考试而已(简称"中华批文模式")。而关中的申请书是不是以"中华批文模式"而提呈的。

他也促请廖、魏解释,在政府只承认60间现有独中的政策下,关丹独中凭什么可能成为一所真正的独中 ?

陈思源是针对廖中莱与魏家祥的谈话发表文告作出反应。

廖中莱昨天召开记者会,促请有心人不要在关中课题上从中作梗,令建校计划困难重重。

魏家祥则对记者指出,(关中学生必须考大马教育文凭);若不考大马教育文凭,则不符合依据隆中华独中模式而提出申请的独中精神。但是关中董事部拥有权力决定是否让学生考政府以外的考试。

陈思源指出,华社要的一所真正的华文独中。其主要特点是:

(1)华文必须是主要的教学媒介语。

(2)学生必须考统考。

(3)董事部拥有对独中的主权;包括先决条件是确保学生必须考统考,才决定是否让学生考政府的考试。

"从独中本质与华社眼中看,关中完全不具备上述两大特点,所以不是独中。 最多是一所假独中而已"。

陈思源责问廖中莱和魏家祥,政府凭什么理由本末倒置,规定由华社集资兴建,往后永远由华社担负其开销的关中,失去主权情况之下学生必须考政府考试及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只留下安慰式的变质"主权",决定是否让学生考统考? 马华又是以什么理由为此等歪理辩护,甚至充当马前卒 ?

陈氏要求廖中萊交待,后者说"。。一些人还要厘清批文内容,我们(马华)要做的、要讲的、我都已经讲了;首相肯定会回应他们。。";是否表示马华和其副教育部长都认为不需要、不准备、也不要去厘清有问题的批文,让首相再次"说了算?

"既然纳吉首相日前通过Melody FM的访问已经明确地表示政府承认60间独中,其名额已滿加上因批文货不对板而"先天残缺、妾身未明"的关中,凭什么可以成为独中 ?"

陈思源因此严肃地促请廖中莱和魏家祥别把华社当儍瓜,拿出政治良知来好好处理与厘淸关中批文,以还华社一个真正的关丹独中。同时避免以假乱真置独中教育于险境。

2012年10月18日星期四

捉耗子的事,就让猫去办吧!

(Leave it to the cats to catch the rats)


魏家祥说 :"如果没有人投诉,也没有做得太离谱。。就像首相告诉我的,要做就去做"。。。如果有人投诉,讲法律还是抬出首相来




先天残缺的关丹独中

这是母语教育奋斗史上最新一页令大马华社揪心的"悲"响曲。

大约廿年前,彭亨州华社开始发出要在关丹设立独中的呼声。未有眉目。

今年(2012)五月,大约5千名热心华教人士齐聚关丹举行"520争取复办关丹独中和平集会";再次诉求 。

教育部长慕尤丁第一时间斩钉截铁强调,碍于教育法令、政策,及(备受争论是否存在的所谓) 历史协议;独中必须维持现有(60间)的数量。

之后,峰回路转。

内阁迅速批准吉隆坡中华中学(简称"中华")董事长童玉锦于6月15日书面提出要设立"关丹中华中学"(简称"关中")的申请。

7月27日,副教育部长魏家祥颁发关中批文予中华副董事长林耀仁。华社雀跃。

董总及多个华团质疑关中是个"变种"独中。要求公布批文内容的呼声此起彼落。华社沸扬。

7月31日,董总披露它一直都在为申办关中护航,坚决反对并拒绝有心人要设立其他种类学校取代在关丹开办华文独中的3个替代方案。

"这些替代方案是在关丹设立"国民型中学",或规定6个科目(马来文、数学、科学、地理、历史和生活技能科)必须以马来语教学的中学;或设立国际学校。董总揭穿并阻止了这些偷龙转凤替代方案"。(简称"替代方案")

8月16日,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在一项新闻发布会说 :

"。。申请书显示关中核心课程为国语、英语、数学、科学、道德教育、历史及公民教育。华文只列为附加科目。这是标准的国民中学课程。。关中不是一所独中,而是私营化的国民型中学"。(简称"邹寿汉的话")

没人否定替代方案和邹寿汉的话 !

董总主席叶新田问 :"若是没有任何隐瞒,为何如此神秘?为什么不直接公布批文内容 ?"

方天兴拍胸膛作出严正声明并向异议者呌阵 :

     a)看过批文,保证没问题。

     b)  工委会认同批文并达成共识。

     c)  见好就收,别隔空喊话。

     d)  质疑批文等于不尊重董事部。

蔡细历咆哮 :"别鸡蛋里挑骨头 !"

彭亨董联会法律顾问杜成顺也抨击叶新田和邹寿汉不断鸡蛋里挑骨头

彭亨董联会主席林锦志呌华社别挑起课题。

关中工委会召集人黄道坚呌华社别为假设性问题存有太多想法和空谈

前彭亨董联会主席陈玉康倚老卖老 : "不该对批文内容有任何质疑"。

这些话是向华社保证批文没问题;大家别瞎说。

林耀仁比较直;批文未曝光之前就承认"有问题"。


批文意外曝光、自我圆

8月21日,批文意外由著名博客林放予以曝光。其主要内容如下:

1)规定国文是关中教学媒介语。课程依据政府中学综合课程(KBSM) 和中学标准课程纲要(KSSM)(批文第3.7.1项)。

2)发出证书的兩个负责单位是大马考试局及大马考试理事会。前者发放的证书包括大马初中评估试(PMR)、大马教育文凭(SPM)。后者发放的是大马高级教育文凭(STPM)。(批文3.7.1项)

3)上课时间表必须不妨碍穆斯林学生课业及周五祈祷(批文第3.7.2项)。

4)依据国家考试课程。教育部知道关中将进行其他课程。(批文第8项)

(统称"批文的主要内容")

批文的主要内容显示关中不是一所独中。

批文真的有问题 !

华社震惊。

苦等了20余年,盼到的是一所"先天残缺独中" !

许多人恍然大悟,穷20余年办不到的,突然间2个月内就水到渠成。说穿了,大选迫在眉睫,关中乃"政"情需要的産物!

"保证"批文没有问题的人,误导了华社。"鸡蛋"里果真有"骨头" !

坚持批文"没有问题"而把话说得太满的马华、工委会与彭亨董联会诸公,特别是蔡细历、方天兴、林锦志、黄道坚、杜成顺及陈玉康等人,在批文曝光证实的确"有问题"之后,没有片言只字表示歉意。

他们无奈地承认及不能否认批文与申请书有出入,货不对板。

"没有问题"是一回事。"货不对板"是另一回事。这两回事是对立的。

说批文"没有问题"是一个立场。说批文"货不对板"是另一个立场。这两个立场也是对立的。

我们听到说批文"没有问题"的人改口说批文货不对板。我们也看到说批文"没有问题"的人改变立场说批文"货不对板"。

没有问题与货不对板,都出自同样的人的口中。到底那一句是真,那一句是假 ?

其中一句肯定是个谎言 !

谁,会站出来,承认自己说谎?

方天兴有没有看、有没有亲自看、是不是用眼睛看、或用耳朵"看"、或用心去看、或看不看得懂批文都不重要。华总会长兼关中工委会执行顾问拍胸膛说"看了,保证没问题"变成有问题,就是个严重的问题 !

魏家祥应该看得懂批文,问题是他有没有看或者有没有详细看。无论如何他肯定清楚知道 :

1)华社要的是一所真正的独中。

2)独中的主要教学媒介语一定是华语。

3)独中董事部主权,包括决定学生必须考独中统一考试及是否让学生考政府考试,是独中的生命。

4)一旦批文规定国语为主要媒介语及依据国中课程纲要教学,关中就不是独中了。

魏家祥强调"批文是根据申请书批准,没有任何付帶条件";言下之意,他把批文和申请书对照过了,没加没减一模一样。

方天兴也强调"教育部根据我们所申请的,都逐一给予批准";他当然也把批文和申请书对照过了,才说没有问题。

可后来证实批文与申请书有出入,货不对板。

是魏家祥和方天兴的眼睛不约而同有问题,还是他们都言不由衷,说出的不是眼睛看到的?

这么简单的一回事,为何变成扑朔迷离 ?

方天兴和工委会承认林放的微博上的批文内容是确实的。方天兴改口含糊其辞地说批文"不尽如人意"。工委会将"边做边厘清"。

华社质疑之声更加高漲。

显然为了平息异声,于8月29日请出了久未谋面的童玉锦出席新闻发布会,“宣读” 董事部、工委会及华总的联合文告交待批文问题。

童老证实中华董事部已致函要求教育部注明关中是以华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行政语言为华文与国文及推行独中统考等项。

文告却自我矛盾地补充,"批准函已提供空间让我们发展一所华文独中"。

与童老认识整卅年,陈思源绝对敢拍胸膛保证(注:与方天兴拍胸膛说"看过了,保证没问题",实有天壤之别)童玉锦是一位徳高望重的真君子,对华文教育的关心与奉献,我打从心里崇敬。

这次,童老错了。

既然说批文已提供空间发展为独中,要求修改豈非多此一举 ? 为什么不索性公布申请书和要求修改批文的函件,以透明度来取信于天下 ?

批文遭受非议,引发了兩出花絮。

中华校长方成说,"批文须和申请书同读"。

悲哉,堂堂独中校长,如此无知、如斯幼稚 ?

前尊孔独中校长吴建成把新纪元"学院"拿来和独中相提并论;与憨夫"误把岳母当老婆"办,有异曲同"蠢"之妙。!(注一)

学院与独中都是学府;性质却有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之分别。岳母与老婆都是女人;有关的男人和她们之间的关系及可以发生的关系,也有毫厘千里之别。学富五车的前独中校长不至于懵懂至斯吧 ? 马大中文系的硕士和博士论文必须以马来文或英文写,吴建成知否 ?


"关丹私中"

魏家祥于9月22曰在马青教育汇报会说,"如果没有人投诉,也没有做得太离谱。。就像首相告诉我的,要做就去做"。他硬把拉纳吉首相拉下水。

原来魏家祥是传达了首相的"口喻";才斗胆呌工委会漠视批文内容,放手去干。

却没有交待,如果有人投诉,讲法律还是抬出首相来 ?

10月4日,方天兴宣布,尽管教育部尙未厘清批文,办校工作"照跑"。

同一天,魏家祥呼应方天兴时强调,"教育部是否回函并不会影响关中的運作"。

魏氏已经说溜了嘴。批文不会如所愿获得修改 !

10月17日早上,马来西亜政府大"波士"纳吉在中文电台 Melody FM 的"波士早晨"节目中说 :

1)政府认同国内60间独中的存在。(简称"首相的第一句话")

2)关中的学生必须报考大马教育文凭(SPM) 考试,不过,他们也可以报考统考。(筒称"首相的第二句话")

首相的第一句话除了再次表明政府要局限独中于60间数量的铁石心肠;也清楚地把关中排斥于60间独中的门外。无意间"厘清"关中不是独中的身份,同时害惨了关中 !

坊间脑筋转得快的人认为关中即是"独中的私生子",因此为它取了个"关丹私中"的戏虐别名。据说某人在咖啡店戏言自己的儿女非私出,不能读"私中",居然引起听者共呜 !

首相的第二句话敲响了独中董事部主权沦丧的警钟 !

众所周知,由华裔民间集资苦苦经营与支撑的独中,其主权自然落在独中董事部手里。这个主权包括规定学生必须考统考及是否要让学生报考政府考试的决定权。

如果纳吉首相"君无戏言"的话,关中董事部的主权已经旁落完全操控于教育部的手里。

悲矣,"关丹私中" !


关中的死穴

魏家祥于上述汇报会强调"批文仍有很大的空间发挥",令有识之士听了摇头。

为什么魏家祥没有点出下列"关中的死穴"呢 ?

1)批文3.7.1项就是关中的第一个死穴。

批文规定国语为教学媒介语;单单这一项,关中已经不具备成为一所独中的基本条件了。

2)批文第8项是关中的第二个死穴。

批文第8项规定学生必须考国家考试已经硬生生剥夺了关中董事部的主权。制造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 !

3)1996年教育法令第17条第1项是关中第3个死穴

第17条第1项规定,国语必须成为所有国家教育制度内的教育机构(即"学校")的主要教学媒介语。

第17条第2项则规定,一间主要教学媒介语并非(使用)国语的学校,必须把国语列为必修科。

简单地说,国家教育制度内的学校是受到教育法令第17条文第1项的约束; 其主要教学媒介语必须是国语。

独中并非国家教育制度内的学校,因此在教育法令第17条第2项之下,可以合法地以华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

批文第3.7.1项规定国语为关中的主要教学媒介语。僅此一点,就已经把关中列入教育法令第17条第1项的约束之下。同时把关中排拒于第17条第2项之外。

批文第3.7.1项,加上规定关中依照国中纲要教学的第8项,就是"关中死穴"。

毫无疑问,关中不是、绝对不是、也绝对不可能合法地成为一间华文独中。

关中死穴在此阐明后,继续说关中是一所独中,就是欺骗华社 !

捉耗子的事,就让猫去办吧 !

听到政府批准设立关中的那一刻,感到兴奋与欣慰。

听到董总质疑关中乃变种独中,不以为然。

详读批文后,大吃一驚。

拜读了大马法律翻译家黄士春于"当今大马" 发表的文章"华敎救亡与自救;兼谈独中",领悟了。

从报章上阅读了大马凤凰友好联谊会主席符昌和发人深省的一番话:"华文教育。。(一直)处于风雨飘渺求存的日子。。几十年来,董教总都一直给教育局官员在文字上耍弄。。。";感触良深。

60间独中是大马高等华文教育的重要资产。但是这个资产若要增加是个遥远的梦想。因为政府的教育政策似乎要永远地局限独中于60间之数。

历史的机缘,使董教总与华社走过了超过一甲子风雨飘渺的苦难日子。更成为一些政客的眼中钉。然而,在政府眼里,董教总在华文教育领域有很重要的代表性。

关中事件出现了两个极端。

一边厢 : 董总不断以"变种、变质、失去主权"等等刺耳的批评对工委会指指点点。

另一方面 : 方天兴坚持"边做边厘清",急不及待要把关中建起来。这让人误以为在华教方面,华总已经取代了董教总。

华总是个商业组织。

方天兴不能脱除在商言商的本色。

捉耗子的事,还是让猫去办吧 !


(按(一):吳建成于9月20日在关丹独中进展汇报会说,新纪元学院的批文,教学媒介语也只注明英文和国文,同样没有中文。过后,新纪元学院上书教育部表示,有关教学媒介会视情况而定,并决定中文系以中文为媒介语,大众传播、数学和电脑班也以中文作为媒介语,至今安然无事。)

2012年10月9日星期二

大马首相说了算 ?

刊登于:当今大马 (纳吉三呼无济于事)、光华日报、中国报 


囯语教学媒介语。。。成为独中


(吉隆坡9日讯)执业律师陈思源提醒纳吉首相和政府,由于我国是个遵循法治的民主国家,一切官方、私人、及官与民之间的活动与契约,都以法律为依归。因此,教育部必须发出厘清关丹独中(简称"关中")是以华文为媒介语的新批文,才能令华社真正安心。

陈氏也奉劝华总会长方天兴别继续高喊"纳吉三呼可以考统考"的言论,以避免误导华社。

陈氏是针对方天兴所发表"纳吉在宴会上三次声称你们可以考统考已解除华社对关中的疑惑"的谈话作出如是反应。

陈思源指出,(非由关中工委会发出)曝光的批文笫3.7.1项清楚注明关中的教学媒介语乃国语。单单这项条文已经明确注明关中绝对不是,也不可能是一间独中。

"第8项也很明确地重申,关中课程乃依据国家考试课程为主(KBSM/KSSM)。它只是另加述说教育部知道(mengambil maklum)关中将进行国家课程以外的课程"。

陈氏强调,批文内容最关键及最迫切需要修改的是第3.7.1项。令人惊疑的是工委会竟然沒有要求把它修改为"关中的教学媒介语乃华文"。

如此一来,就算教育部发出对第8项予以另外注释的新批文,因为没有要求修改而保留原文的笫3.7.1项的"关中教学媒介语乃国语"将永远牢牢地套在关中头上。因此关中不可能成为合法及名正言顺的独中。

陈思源责问关中工委会,以囯语为教学媒介语的关中如何能夠成为独中?为什么不提出要求把3.7.1项改正为"华文为关中教学媒介语"?

陈氏也提醒方天兴,之前方氏说他看过了批文,拍胸膛说沒问题。甚至呌质疑者别隔空喊话、见好就收、质疑批文等于不尊重董事部云云。后来证实批文真的有问题而去函教育部要求修改。方天兴对他的"看过了,没问题"而误导了华社的言论没有大方地向华社道歉或表示遗憾。

"如今方天兴再次拍胸膛公告天下说,首相贵为一国之首,一切以他的谈话为准"。方氏是不是认为我国已经步入"一切以首相的话为准"的新式治国制度?"

"若干年后,有一天教育部官员追究关中违反批文条文,工委会是否可以出示已经旧到发黄的报纸,指著纳吉的"三呼"新闻,告诉官员一切以"前"首相的谈话为准?"

陈思源说,方天兴处理关中问题批文的幼稚态度,很可能会害惨关中。他因此劝告方天兴务必踏踏实实地面对批文的问题。尽快再提呈一份具体完整的修改要求,包括把3.7.1项修正为"关中教学媒介语乃华文。则华社会感恩工委会与方天兴。

2012年10月3日星期三

纳吉首相该打屁股!

(转载于光华日报) 


大马今天的穷酸相,是因为治国不当


妇人之见!

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副部长陈莲花向商家发出警告,白糖(于2013年财政预算案减少补贴)"起价"20仙后,该部门可能会援引2011年反暴利法令对付趁机调高饮食价格的商家。

显然为了加强震慑力,陈莲花强调,违例者一旦罪名成立,个人可被罚款5万令吉,公司则罚50万令吉。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的国库已经达到"几乎"空虚的痛苦事实。

但是纳吉首相还乐此不疲到处洒钱;企图(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捞取选票的"醉翁之意",世人皆知矣。

天然资源非常丰富的马来西亚经济在过去几年赿来赿显疲弱; "干涸"的国库就是铁证。

前首相阿都拉曾经历史性一次过让气油起价30仙,把通膨推向难以控制的速度暴升。

纳吉更加变本加厉。昨天派五百(令吉)、今天贴钱买手机。国债直奔5000亿!

有点常识者都知道,无论是派钱五百或者是贴钱买手机,对国家经济增长都起不了丝毫作用。

白糖(每公斤)起价20仙,却会産生立竿见影的长远负面效果。

决定白糖起价的是首相。陈莲花却警告商家不可调高食品价钱。恰恰应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气"事。

该"打屁股"的是纳吉和阿都拉!

我们脚下的弹丸城市小国新加坡,在1965年怱忙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初期,遭受大马一些政客百般"狗眼",甚至放言李光耀迟早会又跪又哭央求重回大马怀抱。

然而,没有一滴天然资源的新加坡,分离时新元对马币是一元对一元。曾几何时,一新元对马币两塊三毛多已经持续若干年。

真的是"钱比钱,气 "死" 钱;马币对新元"!

大马今天的穷酸相,是因为治国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