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5日星期二

"大便鸟人"蔡细历只敢欺负女人!

(转载于光华日报)


冯镇安: 蔡细历是总会长,所以他有权力犯错。他爱怎样就怎样、他要怎么说都可以。  。。你都必须要接受。Because he is the BOSS ! 你如果不能认同,就应该退出马华!" 



马来西亚一片之星、"性爱光牒演员"蔡细历,又欺负女人!

这次轮到马华妇女组副主席王赛芝。

事缘蔡细历于9月16日在怡保被记者询问时声称他接获投诉指责一位马华女副部长游说友党支持她在务边国会选区上阵及涉嫌玩弄金钱政治(统称"所谓的投诉"),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他补充,"若属实,马华强烈遣责这种行为"。

虽没指名道姓,但他说有关的副部长是个"她"。

王赛芝是目前马华唯一的女副部长。因此每个人的眼光都一致朝她张望;省却了众里寻她的麻烦。

一席话令马华本来已经跌落谷底的形象再受重创。

蔡细历不寻常高调将"家丑"(假设所谓的投诉是真的)外扬,引起了诸多疑惑:

1)为什么蔡细历急于把马华的"家丑"外扬呢?

2)未经调查也还沒获得证实的所谓投诉,为何竟用上"强烈遣责"的重话? 他和王赛芝有深仇大恨吗?

蔡细历于隔天(9月18日)却改口澄清,他(的话)只是一般性的警告。

他以文告方式作出以下声明(简称"书面澄清"):

a)"。。(我)日前指一名马华副部长游说友党支持在务边国选区上阵一事并非无中生有;投诉者确有其人。"

b)   "有关的投诉者是有名有姓,投诉人并非无中生有;既然有人投诉,对媒体的询问我必须作出回应,因此我以一般性的警告口吻,提醒马华领袖和候选人。。。"

书面澄清明显是想要来个急转弯,把之前针对"女副部长"的指责改口为"一般性的警告"。但是,在公众的脑海里却產生了赿描赿黑的反效果:

i)  记者怎会知道"有名有姓"的人曾经向蔡细历作出了所谓的投诉呢?

ii)     蔡细历不断强调:

         aa)  所谓的投诉并非无中生有;

         bb) 有关的投诉者是有名有姓,投诉人并非无中生有。

iii)   蔡细历凭什么只听一面之词就能断定,"所谓的投诉及投诉者都并非无中生有"? 是否因为有关的投诉者是"有名有姓"才如此武断?

Iv)    既然凭"有名有姓"的投诉者一面之词就急不及待地公开宣布了所谓的投诉,为何不公布"有名有姓"的投诉者之真姓名? 否则,很有理由怀疑,所谓的"有名有姓投诉人"和所谓的投诉都是无中生有的!

当天(9月18日),蔡细历在马华总部针对王赛芝否认是他口中所指搞金钱政治的人,而妇女组也有人反对他的(所谓的投诉)言论时,回应说:"。。他们要讲什么都可以,我会讲的,我那里怕讲话?"

可是,当记者追问蔡细历他口中的女副部长是谁时,他却马上自打嘴巴;不敢讲出王赛芝的名字。只是回避式地说:"那个我不谈,另一个场合才谈。"

哈哈,原来敢"说"不敢当的蔡细历要在另一个场合才敢再次衰多口!

王赛芝以一句"我不懂得玩金钱政治,也玩不起",轻轻化解了所谓的投诉,令人对这位缺少政客味道的前大学讲师另眼相看。

相反的,许多成熟的马华党员对蔡细历公然破坏党形象的行径大摇其头。

同样令人吃驚的是,马华前副总会长冯镇安于9月24曰下午在国会茶点时当众(包括党外人士)向王赛芝说了以下一番"乌"话:

         "蔡细历是总会长,所以他有权力犯错。他爱怎样就怎样、他要怎么说都可以。  。。你都必须要接受。Because he is the BOSS (因为他是老板)! 你如果不能认同,就应该退出马华!"

如此幼稚的拍马屁言论竟然出自党元老之口。悲哉,马华!

不久之前"马华的老板"(借用冯镇安名言)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对没有违反党纪律的马六甲州妇女组主席讧雪霞予以纪律处分。

如今,王赛芝事件却无心插柳地牵引出另一句不知作者是谁的名言: "大便鸟人(蔡的经典脏话)蔡细历只敢欺负(党内的)女人!"

2012年9月22日星期六

谁是篡改"首相与众共舞"图像的操刀人?

(转载于光华日报)



大马官方新闻社的照片被篡改将是永远的笑谈 



假的真不了。

备受读者质疑的"首相与众共舞"照片果然被人动过手脚!

过去几天,眼尖的网民声称纳吉出席北根巫统区部大会时所拍摄的"首相与众共舞"人山人海盛况其中一张在媒体广泛发布的照片曾经被有心人篡改过。

他们刻意圈出该照片中两个地方同时出现惊人相似、明显重复的一名戴著红头巾的妇女,指出那是该图片被篡改过的"铁证";不断指指点点,咬住不放。

九月廿日,「马新社」通过一篇文章公开承认那张照片存有"缺陷";初步调查显示该照片可能被人"动过"。但是没直接承认它曾经被篡改过。

「马新社」 其实是在咬文嚼字。

承认图像因为被人"动过"才有缺陷, 等于同意篡改后失去"自然美"。被人"动过"而出现缺陷和"篡改过"简直就是LPPL (福建土语缩写), 同一回亊!

「马新社」声称,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将探讨有关人士的动机和是否有(企图)破坏因素的可能性。

该文却自相矛盾的说,那帧有缺陷的照片是在传送的源头被发现的。既然知道源头,为何不顺藤摸瓜把破坏者给立刻"捉拿归案"?

一图勝千言。"首相与众共舞"图像被篡改,引起何止千个疑问!

篡改的目的显然要制造一种人山人海支持纳吉首相的"假"象。从而有意识地蒙骗千千万万软硬媒体读者和观众、马来西亞人民;甚至全世界的人!

谁是篡改"首相与众共舞"图像的幕后捉刀人?

所有的人都想知道答案。

拍摄该照片(迄今连名字也未曾公布)的摄记没有理由为它额外"加工"。除非其上司直接指示或威胁,否则不会如斯大胆。

当然,也有可能被人收买。

谁?

纳吉肯定毫不知情。堂堂一国首相不屑做偷鸡摸狗之勾当。但是没有人能否定护主心切的巫统党员背著纳吉干下这种缺德丑事!

篡改事件是新闻界的大丑闻。被牵涉的「马新社」是马来西亞官方新闻社,不是阿狗阿猫小机构。因此打击了「马新社」的公信力;也损害了大马国誉。

「马新社」却(还)没有片言只字道歉。

它只是例行公事般矢言正视该事件,同时将毫不犹豫采取恰当行动对付涉嫌"不当行为"者。言下之意,似乎只准备静静的进行内部调查。

因此有理由相信,"首相与众共舞"图像被篡改的大丑闻将会大事化"冇",最多是推出代罪羔羊草草了事。

幕后捉刀人将永远成谜。

大马官方新闻社的照片被篡改,将是永远的笑谈!

2012年9月20日星期四

陈思源促纪委会对付蔡细历

(吉隆坡2012年9月20日讯)


马华前副纪律委员会主席陈思源律师促请马华纪律委员会(纪委会)无畏无私地执行他们的职责,迅速致公函给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要他解释为何不应该因违反马华党纪律及公开破坏党形象而被纪律行动对付。

他是针对蔡氏于上周六(十六日)向传媒宣布有一位马华女副部长游说友党支持在务边国会选区(在来届大选)上阵和涉及金钱政治;接着于十八日再次坚称有关指责并非无中生有的事,发表文告促请纪委会坚决执行任务,以维持党纪律和维护马华的形象。

陈氏指出,如果真的有人挺身而出向蔡氏指名道姓指控某党员违反了党纪律,后者虽然身为总会长却无权,但有责任把有关事件交给纪委会秉公处理。而纪委会不能憑指控者一面之词就採取纪律行动。它必须致公函给被投诉之人给予公平机会辩解。

陈思源说,蔡细历事实上已经触犯了以下数项违反党纪律行为 :

(1) 蔡氏接获有关的指控后,没把它交给纪委会, 因此触犯了党纪律。

(2) 该投诉在纪委会审判之前属于马华的党机密。蔡氏向外界透露该项投诉乃洩漏党机密,也违反了党纪律。

(3)  纪委会还没断定该指控确凿之前,蔡氏抢先向传媒宣布有一位马华女副部长涉嫌(有刑事责任的)金钱政治; 当众破坏马华,特别是马华婦女组的形象。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违反纪律行为。

"因此",陈思源指出,"纪委会必须拿出勇气,无畏无私地执行职责;向蔡细历发出公函要后者解释为何他不应该被党纪律制裁。否则纪委会便有失职、无胆执行责任,甚至偏袒蔡氏之嫌疑。“

陈思源奉劝蔡细历慎言行; 不要继续作出不成熟举动,以免马华形象进一步毁在他的嘴里。

2012年9月16日星期日

关丹独中原来是个"大骗局"?

(转载于光华日报)


      有谁会对其伴侣做爱时的激情"爆粗"大呼有失斯文!



董总主席叶新田日前(2012.9.11) 在森美兰州某晚宴上一句"大嶺憨",震惊华社!

真假卫道之士(欢迎对号入座)似乎都认定大嶺憨是由男人性器官延伸出来的粗话而狠挑叶氏口出脏言,有失斯文。

我说,大嶺憨(虽稍欠文雅)不是粗话!

大嶺憨并非客家人专用词。它也是广东人民间通俗口语。区别只是客家人唸作 Tai Ling NgongTLN, 广东人则唸 Dai Lang NgongDLN)。

大嶺憨就是"大儍瓜"之意。和不儍的"儍女婿"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儍瓜那里是粗话?

只有心邪者才会想到大男人的性器官上,一口咬定大嶺憨就是"粗"的!

拿住一句大嶺憨就断言是粗口,有断章取义之嫌。思想成熟的人要看完整篇演讲内容才下评论。

根据新闻报导(见星洲日报 2012.9.12 国内08版),叶氏当晚于森美兰慎义行姑苏茶酒楼熟食公会联欢晚宴的演讲中提到批文备受争议的关丹独中时强调说:

1)               "。。独中是以统考及华文为主,要不要参与大马敎育文凭考试(SPM, 是由独中董事部决定;若是以国文为主,这还是一所独中吗?"

2)               "。。批文已注明关丹独中要使用国中课程纲要,还须以国语作为敎学媒介语,它不是一所独中,而是"私立国中"。

3)               "。。孩子到国中读书是免费的,但批文却规定关丹独中每年初中的学费是3660令吉,而高中需3900令吉,这还不包括电脑费及体育费等其他费用。

4)               "。。为什么是私立国中?因为国中是免费的。现在如果要出钱建校,那么华社岂不是成了"大X憨"?。。。"


据说,与会者(对大嶺憨的形容词)报以热烈掌声予以共呜。

此情此景,何须吹毛求疵诸多注释?

有谁会对其伴侣做爱时的激情"爆粗"大呼有失斯文!

至于那些认为大男人身上的那条"烦恼根"是既不能登大雅之堂也不宜入耳的肮脏器官的人,为何不索性把它剪掉扔进南中囯海里喂魚 ?届时身上未藏任何"粗"器,自然是100巴仙的文雅人士啰!

华总会长方天兴笫一时间跳出来猛拍胸膛说"(他)看过了,没问题"的关丹独中批文却证实有问题。关丹独中原来是一所私人国中!

因此,方天兴有责任确保关丹独中最后真的没问题。

大嶺憨演讲,却引发华社的醒悟。

有人问,关丹独中原来是个"大骗局"?

咬紧牙关出钱给国中办学?

大嶺憨!

2012年9月13日星期四

总检察长才是真正拍板人!

总检察长是真正提控群川拍板人 !

除非格林奈承认呈堂的是错误的资料虚假的证据。。


新加坡前主控官格林奈"语" 出驚人; 在他刚出版的一本书中承认"错误提控陈群川”!

"话声"落,建议平反、还群川清白、新加坡政府应向群川道歉、要求赔偿等等各种幼稚噪音此起彼落。

新加坡宪法与法律范畴之下,唯一全权拍板决定提控陈群川的是该国总检察长。格林奈当年只是执行任务而已。他没权力决定是否要提控群川。

明显地,格林奈竟然忘了自己是谁。他根本没有身份说他本身 "错误提控了陈群川" 。因为这句话轮不到他一个小小主控官去说;更何况他已经不在检察院任职了。

格林奈在正式被委任及执行主控官职责之前,肯定已经在该国的官方机密法令下宣誓永远不能泄漏任何於执行任务过程中所获得属于新加坡官方机密的资料。因此,那本书若有泄露任何机密,他将会惹上新一轮的官非甚至面对牢狱之災。

法官是依据呈堂证据断定群川有罪而判他入狱。唯有根据司法程序的上诉获得成功才可以被推翻。不能由一个没有任何法律身份的前主控官在27年后的"回忆录"里的一句话予以改变。

除非格林奈承认,他当年呈堂的是错误的资料或虚假的证据。若此,他本身却犯下了欺骗与藐视法庭的严重罪行!

如果新加坡当局承认错误提控陈群川;等于把该国检察院的公信力推进万劫不复的窘境。在缺少有力证据凸显"误控"的情况之下,群川在新加坡犯罪获还清白简直是天方夜谭。

除了从格林奈的20多年后的马后炮及其道歉稍获一点安慰以外,群川在新加坡的犯罪及被定罪记录是绝对不可能被抹掉的。更甭幻想进行民亊诉讼以求获取赔偿了。

真正值得群川感到欣慰的是在许多人眼中,他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