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

「无恥颜天祿」诽闻闹剧!

「无恥颜天祿」诽闻闹剧!
(转载于光华日报)


     。。張三李四被狗咬不是新闻;州首長被狗咬才是大新闻。。。




2012年7月2 日、马六甲州议会内、国营电视台及各语文报章云集。


万事俱备。记者们严阵以待。


马华州行政议员颜天禄当众向周玉清查询其夫婿(州首长)林冠英的「前女职员被调职事件」。


於是,潜伏于网络里的谣传诽闻马上成为劲爆新闻。


「前女职事件」的流言蜚语数月前已经在网络上谣传。因为是谣言,电视台与报刊都没有片言隻字予以报导。


但是,颜天祿在甲州议会里高调一「搅」;传闻,便如事实般被传媒競相报导。


颜氏(沾沾自喜)已经拿到廉价宣传。


隔天,行动党州议员在议会厅内高举「无恥颜天禄」 横幅,要求议长指示颜氏收回言论。


然,「无恥颜天禄诽闻闹剧」已经成功演出!


周玉清落得跳脚。


林冠英却显然明白,張三李四被狗咬不是新闻;州首長被狗咬才是大新闻。因此,面对传媒时一副「被狗咬了一口」的轻松神态。


「哎呀女主角」却抛下一句耐人寻味的洋话 :No comment (不欲置评)。


如斯淡定。此女非常人也。


若她只是纯粹对谣言嗤之以鼻不屑置评;显示她不但有过人智慧,更有高尙的品格。


如果她以自己的名字能够和一州首长公开扯上「关系」而心中窃喜;才摆出模棱两可姿态刻意让谣言继续吹;那么我们必须对此女另眼相看矣。


周玉清到底是由厨房里跑出来的女人。面对颜天禄有备而来的「搅」势似乎有点慌了手脚。


假如她当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问:「YB,近来盛传你偷了一位好朋友的老婆、也有传闻你曾经和你的一位「前下属」大搞婚外情、你甚至把你担任主席的华裔单亲妈妈援助委员会的女人搞大了肚子还迫她们堕胎。请问YB, 这些谣言都是真的吗?你只要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这一问,自然增加人们「知情权」的项目啰。


说到知「情」权,大马人民有权知道,在某著名光牒里有激情演出的蔡细历「床头知己」,究竟是谁 ? 为什么颜天禄从来没提、也似乎不敢提呢 ? 


令人喷饭的是,「性愛光牒老生」蔡细历竟公开问林冠英是否像他一样有勇气和政治道德,面对问题敢承认过失,并且辞职 ?


悲哉;把有牒为证的「光棍床头棒打骚娘子」丑闻和无影无跡的网络谣言相提并论,对大马政客的智慧与「政格」简直是个大讽刺。


甲州议会里的那刻意一「搅」,已经在人民脑海里堆满挥之不去的疑云 :


一)为何在颜氏发言之前,所有传媒,包括官营电视台及敌视林冠英的马来西亜前锋报都已经在甲州议会「准备就緖」?


二) 当周玉清援引议会常规指出颜氏的言论涉及诬衊、诽谤以及私人指控,要求议长指示他收回言论时,为何议长反而幫颜氏打圆場,说他只是提问,并非指控 ?


三)周氏说,在该次州议会召开前,听闻议长和颜天禄等人曾经有密谋,因此要求议长证实是否有此事,同时挑战议长以可兰経宣誓以证明他没有涉及密谋。但因为议会又再陷入混乱而不了了之。


四)巫统行政议员动议要求议长对五名行动党州议员实施禁足令六个月,为何没有辩论议长便宣布是项禁令 ?


五)为何甲州议会不惜制造一个不合议会常规的危险先例,允许网络谣言在严肃的议会中被提出来 ?


甲州议会把谣言搬上严肃殿堂的那一幕,真正的「胜利者」是网络。


网络,是「杀人不见血,也不留痕迹」的最现代武器。


下一位「被杀者」会是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