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6日星期二

子文已卖,宋子文会怒髮冲“棺”吗?

"由于李华民、谢富年及魏家祥对易名始末的解释相互矛盾,让人觉得有人没说出真相甚至有意无意之间说谎或为他人圆谎!"


雪州首邦市子文华小易名风波乃阿谀奉承、滥用职权、假公济私、急切邀功、施恩图报、公私不明、加上糊涂孝心的综合产物;不幸演变为“卖名”丑闻!

瞧!

827日,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在马来西亚客家联合总会暨甲洞客家公会双庆晚宴上突然宣布子文华小已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马上点燃了风波的火头;华社一片惊怒哗然。

事件曝光后,董总、教总、雪隆董联会、首邦华小发展工委会、子文华小前董事、前校长、两位现任董事,甚至隆雪华堂及海南联总等社团群起反对;矛头直指李华民、魏家祥和子文华小董事部。

面对海啸般的咆哮与责难,李华民于831日摆出一副揽事上身的强硬姿态说:“是我建议易名!”(见91日南洋商报A6版)

李氏指出,他是基于谢富年大力捐助子文华小,向董事部提议学校易名为拿督谢华华小。董事部一致接纳,过后校方向教育部提出申请,并在8月初批准。

李氏透露,(在风波发生后)谢富年一再强调,如果华社的反对声浪强烈,谢氏不接受子文华小以其父亲(的名字)命名。

李氏也说,在易名事件上,谢富年一直处在被动的情况。

谢富年本身于92日发表文告强调他当初并没有要求学校董事部改用其父亲的名字当作校名。(见93日光华日报A4版)

“是董事部本身决定改变校名”

因此谢氏宣布不会允许子文华小使用他父亲的名字作为新校名。

魏家祥在上述双庆晚宴的演讲重点如下(见828日中国报A6版及829日光华日报A7版):
(一)  他以副教育部长身份宣布子文华小已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

(二)  子文华小董事部之前致函教育部建议将该校名字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以表扬谢富年为子文华小作出的贡献。

(三)  教育部同意了该建议。

(四)  但是谢富年本身献议以其父亲的名字(拿督谢华)命名。

(五)   获得谢富年家族的同意后,教育部正式把子文华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

(六)  (批准易名的)相关信函已经发给子文华小。

由于李华民、谢富年及魏家祥对易名始末的解释相互矛盾,让人觉得有人没说出真相甚至有意无意之间说谎或为他人圆谎!不满情绪不断升温。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魏良钰毅然大义灭宗亲,公开促请马华撤掉魏家祥的乌纱帽;同时要求罢黜李华民子文华小董事会顾问的职位。

风波越闹越炽,演变至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要在94日(周日)展开“子文就是子文”签名运动,子文华小董事部依然没有作出片言只字交待。反而于93 日(周六)召开一个只有两位董事、校长、董事部财政、一位家协代表、一位校友会代表及谢富年太太出席的“紧急”会议;过后宣布子文华小三机构同意恢复子文华小原名,并将于95日呈函魏家祥寻求批准;同时认为事件已经圆满解决,周日的“子文就是子文”签名运动没必要进行。

“子文就是子文”签名运动如期举行。现场一句值得玩味的横幅“子文不是贡品”似乎获得与会者的共鸣,反应热烈。

子文华小易名始末与真相肯定是该校师生、家长、校友们及华社的心头疑问。

李华民斩钉截铁地说,是他向董事部建议子文华小易名为“拿督谢华华小”。魏家祥却说该校董事部致给教育部的信是要求把校名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但是谢富年本身献议以其父亲的名字命名。两个人(李华民与魏家祥)两种绝对不可能共存的说法,究竟谁是谁非?

李氏强调,在易名事件上,谢富年“一直处在被动的情况”。身为子文华小董事长的谢富年究竟“被动”到什么程度呢?谢氏是否对李氏的易名提议无能为力予以反对或无可奈何?被动到完全不知道李氏与其他董事背著他进行易名行动?甚至身为董事长没有被要求签发有关函件,也不知道董事部致函教育部要求把子文华小易名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这回事?

谢富年本身强调他“当初”并没有要求学校董事部改用其父亲名字当作校名,是否意味著谢氏只是要求改用他自己的名字当校名?

谢氏能否证实魏家祥所说的“子文华小董事部之前致函教育部建议将该校名字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但谢富年本身献议及要求以其父亲拿督谢华的名字命名”?若非如此,两个人(谢富年与魏家祥)两种不可能共存的说法,究竟谁是谁非?

谢富年应该不会忘记他本身是双庆晚宴的座上嘉宾。

子文华小董事部要求教育部把该校名字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的信是否由董事长谢富年本身签发?如果由别人签发,他是谁?是否得到董事长授权或背著董事长行事?几时呈给教育部的?

谢富年究竟通过什么方式,书信抑或口头,以及向教育部的那一位官员表达他为了纪念其父亲而建议以“拿督谢华华小”为子文华小的新校名?

既然(如魏家祥所说)子文华小之前向教育部建议将校名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但谢富年另献议以其父名字命名,子文董事部是否有另外具函正式要求把子文华小改为“拿督谢华华小”?

谁代表谢富年家族向教育部表示同意把子文华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

李华民、谢富年和魏家祥3个人对易名事件几乎3个版本的矛盾说法引起大众的疑惑。

尤有甚者,子文华小董事部向教育部申请易名以静悄悄近乎瞒天过海的方式(没有通知所有董事会议的议程及汇报会议结果,甚至没有寻求家长、校友会等方面的同意;易名获准后继续把有关各造及华社蒙在鼓里),却于95日敲锣打鼓公告天下呈函魏家祥要求协助撤销拿督谢华华小恢复子文华小;此等前后行为180度相反的强烈对照,越发使人深信,子文华小易名始末有不可告人的问题!

本来不相信姓名学。可“拿督谢华华小”非常拗口,一定会被学生们改成“谢华小”;从而印证名不“顺”则言不正,注定谢华华小不了了!

3位主要当事人处理风波的智慧给人们留下了不同的印象。

就如李华民自己所公开承认,他是子文华小易名风波的始作俑者;因此,变成了里外不是人。

魏家祥在一个与华文教育或子文华小风马牛不相及的双庆晚宴场合上宣布拿督谢华华小的诞生,予人以急切邀功的印象。但是当他的这个宣布变成了风波遭受各方激烈批评后,竟然惊慌莫名地大声矢喊“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不要找我!”,有失大将之风。是项风波再一次显示魏家祥已经成为马华捞取民心的票房毒药。

谢富年为了纪念其先父而献议把子文华小改为拿督谢华华小,的确孝心可嘉。然而谢氏似乎忘了子文华小这个名字是属于“阿公”的;也似乎忘记大马华人已秉承陳嘉庚与陈六使对华文教育慷慨解囊施恩不图报的伟大精神与崇高情操;易名事件使人误以为他公私不分明或施恩图报;因此,他大力捐助子文华小的善举却落得个糊涂孝心。

无论如何,谢氏在易名风波发生后以第一时间清楚表明不会允许子文华小使用他父亲的名字作为新校名,令人激赏他的君子风度之余,挽回几许尊严。

每当有丑闻或处事不当的事情发生后,都会有人引咎辞职或被罢黜等善后举措以示公允,安抚人心。可是,我们在上述易名风波看到的是子文董事部只希望“草草收场,什么也别想”的心态。

可华社正等待著子文华小董事部至少一个公开的道歉!

子文华小易名事件,真相还没找到,众生相却已一览无遗!

2011年9月2日星期五

大马羽总惨淡经营泪暗流!

羽总有太多非专业指挥专业政治因素在作祟。。。大马羽运将难望有明天!


羽球国马来西亚已经沦落为世界羽坛二线队伍,翻身乏力!

第一线属于那些拥有足够猛将与后备力量敲响汤杯4强之门甚至捧杯的队伍。大马队离这道门越来越远啰。

1967年在印尼耶加达举行(当时还没有中国参加)的那场争论性汤杯决赛(因球迷骚乱半途停赛后来国际羽联判)大马获胜后,1992年于吉隆坡自家门前夺冠是44年里唯一的偶有佳作

1994年迄今,大马羽球队为争夺象征羽坛最高荣耀的汤姆斯杯组军时,每次都是将源不足(缺少可胜任的第3单打人选),未战先输掉宝贵的一分。

2012年更加凄凉。纸上谈兵大马连摆得上台 的第2及第3单打也无虎将可点。撇开(截止20118月尾为止)世界排名第1的李宗伟不说;排名第42位的将黄宗翰与53位的哈菲兹肯定早已不如人;排名57位的刘国伦和第91位的阿里夫,谁敢寄予一丝的希望?羽坛跛脚马,休矣!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大马男双於(20118月)伦敦羽球世锦赛铩羽后,双打教练烈西成为大马羽总(BAM)和国家体育学院(MSN)的代罪羔羊;从而赤裸裸暴露了羽坛非专业人士指挥专职教练的荒谬文化!

然而,无可否认本身在全盛时期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以出奇敏捷和力量见称令对手丧胆获奖无数的前世界兼全英赛双打冠军的烈西是一位高水准非常专业和负责任的教练。他是陈文宏与古健杰崛起的最大推手(我们当然不能抹杀陈、古以前的教练甚至启蒙恩师的功劳)。他帮助陈、古于2006年冒起就拿下亚运金牌,2007年更勇夺多项包括全英赛冠军。陈、古于5年前的速度与力量不但令球迷眼前一亮,更使人相信他们会像烈西一样称雄羽坛一段很长的时间。

无奈陈、古却高处不胜寒只威风了那么一阵子就表现直线滑落;从令人生畏的对手,
变成惧怕对手的失落组合。

在伦敦世锦赛,韩国第2双打高成炫与柳延星砍瓜切菜般连续第5次把不复当年之勇的陈、古打到落花流水。陈、古老了么?

反观蔡赟已年届31,付海峰也直奔30。但,就是在伦敦世锦赛这个同样的时段,同样的场合,这对将凭过人敏捷、速度与力量,在半决赛和决赛都以直落2局击败成、龙高、柳韩国组合第4度封王。相对年轻却一冠难求的陈、古岂能不汗颜?

问题究竟出在那里呢?

MSN这个非羽总组织声称它分析了上2届世锦赛录影,发现陈、古於今届伦敦世锦赛发挥不出上届的力量和速度。

MSN或国家体育学院顾名思义是我国的体育综合学院。换言之它肯定不是羽球专院。但MSN却联合羽总训令双打教练调整训练方式。这种非专业指挥专业的事情,似乎是只有大马才会闹出的笑话!

更大的笑话是,(根据烈西透露)20062007年陈、古才冒起的巅峰时期,是烈西亲自调教他们的敏捷和力量。当他们拿了亚运和全英赛冠军后就由MSN接手陈、古的敏捷和力量训练。

因此,MSN联合羽总训令烈西改变训练方式等于公开打了MSN自己一个大巴掌;因为明显的是MSN接管陈、古后训练不当才造成2人无复2006 – 2007年的敏捷和力量,才要求烈西改变它的错误,却反过来塞了个死猫给烈西吃。

非专业指挥专业这种不良文化并不局限于MSN的自打嘴巴例子。据说,一位MSN职员曾指点羽总某资深教练说他训练李宗伟的方式不对;被该教练幽默地回敬:你是说李宗伟的世界第一是错误的吗?当场令他哑口无言。

凭良心说,除了良好的训练配备与场地,我国羽球员向来不缺乏单双打名师指点。信手拈来,有魔鬼教练方凯祥、韩健、杨阳、罗斯特、朴柱奉、李矛、谢全新以及烈西。可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现在大马所出的世界级顶尖羽球员却如凤毛麟角。

 其因,有许多因素使然。

最重要的原因有二。其一,虽然大马球员的球艺在与世界一流的羽球员相比之下毫不逊色,可他们都几乎犯上了信心不足的心理魔障 。借用当年罗斯特的一句名言:“他们从颈项以下是很强的(They are strong below the necks)”;其二是羽总有太多非专业指挥专业政治因素在作祟。这两项因素继续存在,大马羽运将难望有明天!

四面楚歌却没有人叫BAM会长下台反映了大马羽运的悲哀。

但是大马羽运的危机乃来自李矛悉心调教的新一代印尼球星及米士本在2012年奥运会后训练出来的日本、韩国或台湾另一批羽球高手。

数年后,大马只配与当年闭著眼睛也能打败的日本、台湾、印度等2线队伍纠缠不清。

汤杯嘛,太遥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