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你给我传票,我投你反对票!


马来西亚警察“既做主控官、又做法官、更兼做执行官”,未审先定罪严厉惩罚车主,是违反律法自然规律(rule of natural justice)甚至非法的!

近日大马警方的“无定期性重复大动作”再次发动对付那些逾期没有还清交警传票的一千七百万名车主,不准他们更新路税和驾照、不准买卖车辆及处理转名手续等严重惩罚 [后简称“警方判决”],再次震动社会。

有点搞笑的是,当警方如往常一样来一个先礼后兵,允许那些在固定的时间内清还拖欠传票罚款的车主们享有50%自动折扣;平时不烧香的人们马上漏夜排长龙竞相破财保平安。

有人说,中交通“三万”犹如中癌症,不查不知。然而,迄今为止似乎没有人质疑“警方判决”的法律基础或其合法性。笑傲评天下查遍1967年警察法令及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找不到任何允许警方既做主控官、又做法官、更兼做执行官,独断独行作的条文。

笔者再三研究之下,有理由相信警方错误诠释陆路交通法令第21727126条文,才造成“警方判决”的怪现象。第17条文 (1) (d) 项说,除非车辆注册官满意申请者没有陆路交通部或警方尚未解决的问题或案件,否则他可以拒绝有关的车辆注册申请。有些官员显然把第2 条文的“驾照”(driving licence)误解为车辆注册执照(motor vehicle licence)。

在法治精神之下主控官不能做法官更不能作为执行者;“警方判决”却否定了这个规律。许多时候法庭会将那些面对刑事审讯的嫌疑犯的国际护照扣押起来;那是刑事案的惯例。曾几何时,大马警方居然私自用“典”,对上述车主施予罚款、给折扣甚至不准更新路税或更新执照等严厉惩罚。难怪“警察大过天”这句话竟然在坊间流行了起来。

警方根本没有考虑到为了解决他们所面对的一个长期无法处理的问题(车主没缴清交通传票)却制造了更多严重的社会问题。不准更新路税及不准更新驾照的法律后果是,一旦没有合法路税的车辆或没有合法驾照的驾驶者涉及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必承担任何生命或财产损失的赔偿责任;除非违法者本身有钱,否则受害者往往得不到任何的赔偿。因此对许多家庭造成了经济上的严重负担。

为什么有关当局不采取更合理及更人性化的制裁行动对付上述车主,诸如限制他们出国或担任一些法定机构如社团或公司的职位?为什么政府允许警方采取上述制造更多社会问题的“苛政”?

警方及他们的顶头上司 内政部长,对车主们“又喊又叫”,不过更多的时候似乎是警方说了算;让人不禁怀疑前首相马哈迪言下的“茅草行动时首相反对,警方照做”的翻版是否已经从新出现。

值得国阵政府关注的是,警方交通传票、罚款及“警方判决”已经在民间引起了巨大回响。众多不满的车主已经矢言,“你给我传票,我投你 ‘one way ticket’反对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