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8日星期五

万千赞誉归日本!

日本人是这个地球上最优秀的民族!

31111.3.2011)里氏9.0级大地震一星期后的这一刻,从世界各角落纷至沓来的万千赞誉归日本,仿佛严冬里的阳光给极度悲伤的大和民族带来了一丝丝的温暖,没有任何异声!

一星期前,思源和许多中国人及亚洲人一样,憎恨日本;恨他们的先残于二战时期残害我们的先贤;瞧不起日本,说日本人是懦夫,不敢大方承认其罪 行;把侵略(中国)美化为挺进,在证据确实之前把南京大屠杀当世人都是盲人般矢口否认、甚至窜改历史,让其教科书白纸黑字向全世界说谎。

然,上述一场无情的自然灾害,使整个地球上的人彻底改变对日本人的恶劣印象。不是同情;日本人不需要、也不寄望同情。却凭他们面对大灾难时所展现的超人类想像的无比情操,赢得了整个地球的尊敬!

处在空前的灾难环境里,没有呼天抢地、灾后社会一片混乱、骚乱或打劫的局面;这点,已经是奇迹。日本人的那一份镇定与沉着、惊而不乱、一大群被地震和海啸肆虐无家可归被迫露宿街头的人,却依然保持极高度的纪律,令人惊叹。

在 超级市场或等待医药救援或食物发放非常守秩序排长龙耐心等待令人再惊叹。餐馆与商店面对求过于供的局面,不但没有趁机抬高物价,还适时行善,免费供给食物 予无家可归的人;而灾民对援助者及国内外救援队鞠躬的感恩行为,令人又再赞叹日本人的高素质文化与修养。凡此种种日本人于灾难时刻的那份气度与情操真的是 不胜枚举。

自动报名前赴福岛核电站抢救及防止核外泄的敢死队的那份视死如归入地狱救世人的真情,谁不致敬?

日本人的勇敢和高尚的民族情操在311大地震中展露无遗获得举世的赞扬、尊重与肯定。一句话,日本人是人类的骄傲。

反观两岸三地甚至欧美等国抢购救命的盐的那种窝囊样,在日本人的英雄气概面前,能不汗颜?

修 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中国人引以为豪的文化哲理;可是,究竟也多少个中国人或华夏子孙做到修身的境界?大陆的中国人种种暴发户嘴脸,连海外华人也看不 过眼;什么官一代滥权庇荫官二代,官员严重枉法贪污鱼肉人民不说,连有几个臭钱的中国人走出国门旁若无人大声讲话随地吐痰胡乱吸烟甚至在公共场所打架,此 等简直没有教养的作风,只有丢其所谓伟大祖国的脸,还有何颜面谈修养乎?

一两个或一小队人有高度纪律不足为奇;太平无事时全体人守纪律也不足为奇;但是大灾难当前,整个社会男女老少都能保持高度纪律甚至涵养与风度,普天之下唯日本人才能创造此等不可思议的奇观!

311大地震对日本造成难以估计的生命与财产损失,却犯难见真凸显了日本人无私和勇敢的高尚情操。

日本人精神已经成为一个超越民族与国界的新词汇!


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你给我传票,我投你反对票!


马来西亚警察“既做主控官、又做法官、更兼做执行官”,未审先定罪严厉惩罚车主,是违反律法自然规律(rule of natural justice)甚至非法的!

近日大马警方的“无定期性重复大动作”再次发动对付那些逾期没有还清交警传票的一千七百万名车主,不准他们更新路税和驾照、不准买卖车辆及处理转名手续等严重惩罚 [后简称“警方判决”],再次震动社会。

有点搞笑的是,当警方如往常一样来一个先礼后兵,允许那些在固定的时间内清还拖欠传票罚款的车主们享有50%自动折扣;平时不烧香的人们马上漏夜排长龙竞相破财保平安。

有人说,中交通“三万”犹如中癌症,不查不知。然而,迄今为止似乎没有人质疑“警方判决”的法律基础或其合法性。笑傲评天下查遍1967年警察法令及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找不到任何允许警方既做主控官、又做法官、更兼做执行官,独断独行作的条文。

笔者再三研究之下,有理由相信警方错误诠释陆路交通法令第21727126条文,才造成“警方判决”的怪现象。第17条文 (1) (d) 项说,除非车辆注册官满意申请者没有陆路交通部或警方尚未解决的问题或案件,否则他可以拒绝有关的车辆注册申请。有些官员显然把第2 条文的“驾照”(driving licence)误解为车辆注册执照(motor vehicle licence)。

在法治精神之下主控官不能做法官更不能作为执行者;“警方判决”却否定了这个规律。许多时候法庭会将那些面对刑事审讯的嫌疑犯的国际护照扣押起来;那是刑事案的惯例。曾几何时,大马警方居然私自用“典”,对上述车主施予罚款、给折扣甚至不准更新路税或更新执照等严厉惩罚。难怪“警察大过天”这句话竟然在坊间流行了起来。

警方根本没有考虑到为了解决他们所面对的一个长期无法处理的问题(车主没缴清交通传票)却制造了更多严重的社会问题。不准更新路税及不准更新驾照的法律后果是,一旦没有合法路税的车辆或没有合法驾照的驾驶者涉及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必承担任何生命或财产损失的赔偿责任;除非违法者本身有钱,否则受害者往往得不到任何的赔偿。因此对许多家庭造成了经济上的严重负担。

为什么有关当局不采取更合理及更人性化的制裁行动对付上述车主,诸如限制他们出国或担任一些法定机构如社团或公司的职位?为什么政府允许警方采取上述制造更多社会问题的“苛政”?

警方及他们的顶头上司 内政部长,对车主们“又喊又叫”,不过更多的时候似乎是警方说了算;让人不禁怀疑前首相马哈迪言下的“茅草行动时首相反对,警方照做”的翻版是否已经从新出现。

值得国阵政府关注的是,警方交通传票、罚款及“警方判决”已经在民间引起了巨大回响。众多不满的车主已经矢言,“你给我传票,我投你 ‘one way ticket’反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