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

行行有本难念的经!


要马儿好,却要马儿不吃草!

这句华族口头禅勾昼出消费人与雇主的心态,也道尽了受托办事的人或员工的辛酸和无奈!

日前大马律师公会主席拉古纳一句话:“律师费暴涨300%400%”,犹如平地一声雷,震撼各界。

槟城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哈末依德利斯马上怒吼“律师费暴涨400%是不能被接受的这是不公平的。律师提高收费只是因为他们必须在3个月内完成法庭个案。如果一般人民无法负担律师费,司法已经失去意义”。马华公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张天赐则说,“律师费起50%还算合理;消费人必须从国内约1万名(执业)律师中,选择最合理律师”。

2位仁兄的反应是合情合理的意料中事。然而律师费暴涨引起哗然却是因为律师公会发言人“口齿不清”所致。因为他没有清楚说明他指的是诉讼案而已,并不包括产业(土地)买卖及租屋等合约在内。

律师职务主要分为“庭事”和“非庭事”两种。前者是包括刑事案在内的诉讼案,律师必须上庭处理。而后者顾名思义指的是产业买卖(Conveyancing)和公司、社团等文件起拟与处理等职责(Corporate matters)。

物价于过去20年不断一涨再涨的时期,产业买卖律师收费原地踏步毫无“起色”。2005年轻微调整后,至今没有再起。

不过,最具讽刺的是,有些产业买卖律师费却是不涨反“减”!盖不知从何时起,顾客们要求减价早已蔚然成风;这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不必细说。

事实上,1978年法律专业(执业与道德)条例 [Legal ProfessionPractice And EtiquetteRules 1978] 11 条文早已列下8种特殊情况律师可以合法随意订下诉讼律师费的伏笔,其中包括可以考虑到:(一)办案所需的时间、脑力与劳动和技巧;(二)有关的法律问题的高难度及是否是史无前列的;(三)有关律师的经验及特殊地位,意指是否名律师;(四)诉讼案的争论性。而该11条例(c)项允许律师因接了某案使到他失去接办另一个他有理由期待的案件,作为律师费的考量准绳。无可否认,上述第11条文,特别是(c)项,是放诸于任何行业皆准的!

根据市场供应与需求运作之下,众所周知的,不同的人对同一份工作的价格要求可能有天壤之别。电影里头的一个简单镜头,炎手可热演员的叫价,换作还未成名的,连人比人气死人的话也说不出口。

新年将届几乎每个行业都起价。最经典的是,理发师以比平常快一倍以上速度草草了事的态度理发,却因年关忙碌“自然地”要求比平常高的服务费;无人发出怨言;原来大家都趁机起价嘛!

司法界进入了“快熟面”办案,不重质量的年代,律师们被迫减少接案;其律师费不起才不合理!在有价皆起的冲击之下,如今六万令吉以下的追债案已经很难找到愿意接办的律师了。谁要贴钱办案?真的是行行有本难念的经!

如今物价样样起,追根究底,是因为人人喜欢动辄竞相起价所致。这样下去,最后是大家抱着一起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