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4日星期五

司法程序快熟面!


大马司法程序、公平,快熟面、快!

不协调的文字配搭,却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马来西亚法庭今日现象。

众所周知,大马法庭的案件堆积如山,就像“毒瘤”般难以割弃;直到首相纳吉推出绩效指标“KPI”,才出现革命性转机。

原来联邦法院院长敦萨基把KPI搬到法庭上,在联邦法院大法官冯正仁执行之下,雷厉风行前后两个年头,居然凑奇效;把上述长年毒瘤几乎连根拔起。无可否认,清除法庭积案是明智之举;萨基及冯正仁都应该记上大功。

有必要简单介绍法庭积案因由。根据前殖民地宗主国遗留下来的司法惯例,每一位法官都拥有独立行事的权利;法院院长或大法官等顶头上司均无权打个电话影响法官如何判决某个案。没有上头的督促,法官们往往随兴开庭审案及休庭。展期审案几乎是有求必应。遇上法官请假出席“特别课程”则连申请展延审讯也给免了。因此,一些法官养成“不勤于”写判词的习惯,造成案件虽上诉经年却因为没有判词而上诉庭发现承审法官整十年“写不出”(当然已记不起)判词的惊人“案例”。这是一个极端。

然而,KPI这剂“猛药”却是另一个极端,换来了包括律师和诉讼各造的怨言。最吃不消的是,各级法庭一味强调快、快、快。不管理由多么充足,绝对不轻易允许任何案件展期。

KPI的冲击之下,整个司法界顿时热起来了。法官们准时(提前30  分钟)于早上830分开庭审案(按:后来改回早上9时开堂);下午继续听审。甚至“挑灯夜审”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尤有甚者,经常发生法庭突然一纸传真通知,把原定的案件提前审讯,打乱了各造原已安排好的生活秩序。甚至在一些证人接获传票后没有出庭的情况之下,法官命令有关诉讼各造结束案情的不公平现象。司法KPI的另一个极端,造成律师们和诉讼者极大的困扰与不安,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大马律师公会(2011年)正月尾的通告,首席大法官已经同意让法官斟酌处理及解决上诉的问题,然未见其效。究其因,司法KPI的原意是清除积案,然而看起来,在用药过猛的意识形态之下,造成一味以“快”为是的办案准则。各级法官和司法官员的口头禅就是:“我们有KPI,上头有令必须在某月内清除某年入禀的案件“云云”。

正月28日,八打灵再也推事庭发生了一起震惊司法界和整个大马社会的法庭事故。事缘被告律师盘问控方证人时突然不支倒下。过后,推事把KPI的“快”字诀放在最优先地位,虽然控方要求把案件展期至34日,竟然不管辨方律师不在场而坚持订本月16日续审该案。

律师公会副主席林志伟发表文告对是项违反公平审讯与公平原则的庭故表示深切遗憾时透露,这不是第一次该推事无视辨方律师的权力。他指出,之前推事曾经把原来订3月审讯的该案。提前到正月而事先没有咨询有关日期是否适合双方律师及证人。

难怪向来与司法界无任何瓜葛的华总在听取民意后,其会长方天兴也疾呼:“审讯的速度与公正划不上等号!”

因求快而“无意中”摒弃公平的大原则,将令大马司法顾此失彼而难以达到公平审讯的最高境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