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6日星期六

唯我独尊容忍文化!


马来西亚盛行唯我独尊选择性容忍文化 [后简称“唯我文化”]

这种文化,和许多人整天高喊的文化、习俗与宗教互相容忍是大相径庭的。

话说“人格由心生”,反映了群生百态,更勾画出许多大马人犹如未开化的心胸狭隘,“人脑”简单之丑态!

1971年出版的写实小说“Interlok”,幸与不幸,于2010年被筛选为学生读品后,让没有自信心的有心人鸡蛋里挑出了“贱民”骨,掀起(一部份大马印裔社会的)民间巨浪;最后当局向唯我文化低头,“强奸”了一本严肃的艺术作品,把书中的“Pariah”(贱民)字眼删除才平息。

然而斯举却抹不去史实;因为源自印度的种姓等级制度(Caste System)与贱民(Pariah)等字眼依然当存在全世界各种语文的字典里。奇怪的是,引人遐思的“印度神油”却逃过一劫。

事实上,Interlok里的贱民是百年以上的情节,没想到居然有人患上超世纪敏感症,对号入座。以此例推,郑姓者是否应该对“太监”这个字眼产生超敏感,要求所有谈到郑和的文章删掉“太监”字眼,让郑和隔数百年后被大马人再“割”一刀!那么在民间,特别是菜市场里头叫惯的“马来鸡”,岂非有朝一日被有心人掀起种族情绪而被禁?

严肃地说,许多超级市场内猪肉贩卖部的NON-HALAL招牌的确有侮辱非回教徒的含意,为什么被允许公然展示?
基于互相容忍的大原则,大马官方宴会及任何有不同宗教者出席的场合应该同时禁止猪肉和牛肉上桌,否则就是对印度教徒、佛教徒甚至素食者的大不敬。可是,现实并不如此;印度教与佛教徒并没有受到应有的礼仪。

问题往往是双重标准使然。

最近槟州州政府为非回教事务增设一个新的行政议员职务,处理与佛教、基督教、锡克教、道教及兴都教有关事项,遭到马来前锋报严厉指责首长林冠英反对回教。然而众所周知,霹雳州州务大臣赞比里早在两年(2009)前,就已经设立了非回教徒事务委员会,委任马华积莪营区州议员马汉顺掌管。巫统及前锋报没有片言只字作出负面批评。这种对同样事情(非回教事务局)所持的双重标准在某一个程度上反映了政格与报格。

槟州非回教事务行政议员职务引发了槟州前任首席部长和现任首席部长的口水战。林冠英表示遗憾前首席部长兼民政党主席许子根迟迟还未能就是项问题作出相关的表态。

冠英不了解子根的苦衷,子根不是未能,而是不敢跟巫统撑腰的前锋报唱反调。

这让人想起了一年前在槟州盛传的“许子根榴莲”的笑话。据说这则笑话的精髓是“Boh Hud”,详情如何相信只有道地的槟州人才能真正体会。

无论如何,巫统觊觎槟州首长宝座的情况,下一轮的全国大选将再一次引发华裔最后一个首席部长之争的议题。从目前的民情观察,冠英是唯一有能力的“守门员”。如果国阵再派“君子风度有余牙无力”的许子根再次上阵肯定会被连根拔起,败的更加难看。

千兵易得一将难求,是槟州国阵的痛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