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6日星期四

一粒足球的心血来潮!

一粒足球,一个心血来潮,搅乱了2010年最后一天的大马节奏!

聪明的读者们阅读了《笑傲评天下》在百年老店 光华日报处子篇的这句开场白,自然地猜到所指的是首相纳吉为庆祝大马国家足球队于20101229日晚夺得东南亚足球冠军而即刻宣布1231日(星期五)为公共假期那档子事。

事实上,大马国足是以12栽在印尼国足的脚下,却凭42的总积分获得了失败中的胜利(注:之前大马在主场以30击败印尼队)。

纵然如此,纳吉却难掩兴奋之情,一时冲动作出上述宣布。

斯举让长年“盼望假期的人”,获得意外的惊喜;却苦了手头上有大堆事情等待处理的忙碌人。

老板们更烦。首相一句话令他们不得不“配合”足球公假,否则可能会成为员工们投诉的对象。

最苦的是金融银行界。员工们本来预算在1231日进行总结账的,却因为足假而匆匆忙忙地提前一天“收官”,甚至於31日公假日和时间竞赛。

尤有甚者,那些於31日联络大马各政府部门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吃了闭门羹。因为大马暂时断绝了与国际的联系。

这是一言“乱”邦的效应。
首相乃根据1951年假期法令(Holidays Act 1951)第8条文宣布(201012月)31日为公假。

该条文的重要词句是:“部长可以,通过公报,或他认为恰当的方式,指定一天为公共假期或银行假日”。关键的词句是“他认为 (除了公报以外)恰当的方式”。

问题是, 一个微不足道的东南亚足球冠军骤然把年终最重要的一个工作日宣布为公共假期;无论从那一个角度看,首相有小题大做,滥用该条文所赋予他的权力之嫌疑。

以此类推;如果任何一项运动拿到世界或奥运冠军,岂不是要叫人民休息狂欢整个月?

一个东南亚区域性冠军居然冻结了一天的工作日,说出来都令人汗颜。执政已达不惑之年经验的中央政府这次为何会有如此有欠成熟的举动,似乎只有首相本人才知道。

却有另一笔每个星期六都重复一次的糊涂帐,让有识之士吃惊不已。

根据1951年假期法令,每周假期只是星期日一天而已;或者(在丹、丁、吉等州)只落在星期五。星期六绝对不是公共假期。(“weekly holiday” means Sunday or, in States where Friday is observed as weekly holiday, Friday)

迄今为止,1951年假期法令没有作出修改把星期六列为每星期的假期。在这个骨节眼上,第8条文或公报不能合法地作出上述修改的。

独立后的一段相当长时期,星期六是所有大马政府部门及学校的工作日。

曾几何时,星期六已经“悄悄地”成为了公共假期。可是,根据假期法令星期六绝对不是公共假期。换言之,政府每周都重复地公然违法!

在大前政府大力强调KPI的情况之下,政府长年累月地把星期六当作是公共假期却忘记去修改假期法令,究竟谁在睡觉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