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3日星期四

黑的、白的?不,灰色的!


黑的、白的?不,灰色的!

为了写这篇文章《笑傲评天下》跑到林连玉墓园作实地查证。发现杜乾焕把无中生有的话硬硬塞入死人口中。

这个笔者于20年前曾经用过的专栏名称,套在黑白颠倒丑象仍然层出不穷的21世纪当今大马社会,还是那么贴切。

话说《兴汉社》最近2度高调报警单刀直入指责《林连玉基金》为非法团体,以设立《林连玉纪念馆》为名,在全国各地向华人社会特别是热爱华教的人士发动捐款,数额已高达500万令吉。兴汉社发觉这个非法团体和一家名为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erhad (后简称“LLG”)的公司用同一个设在吉隆坡的地址。而一些不负责任的份子利用这个非法的《林连玉基金》名堂所筹获得捐款,都进入LLG的户口。因此,兴汉社要求警方立即展开调查这类活动是否涉及欺诈或欺骗的犯罪行为。

兴汉社是项行动马上把《林连玉基金》和LLG推进了灰色地带,轰动整个华社。

《林连玉基金》和LLG的“集体”反应予人以林连玉基金就是LLG;这两个灰色地带的“连合”信头是“《林连玉基金》及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有点常识者都知道基金(“Foundation”)和有限公司(“Company”)是两个大相径庭的非社团性(但牵涉及银行或商业的)机构。有一点肯定的是《林连玉基金》是虚幻及从来不存在的。

一位叫杜乾焕的仁兄於2011 开年第一天以《林连玉基金》主席的名义召开记者会,作出以下摸不着头脑声明:
(一)《林连玉基金》是秉承林连玉的遗志;建立一个公平、合理、多元和友好的国家;

(二)《林连玉基金》要把自己定位为“文化教育领域的公民社会团体”;

(三)《林连玉基金》的会员共有168人,扩大董事会是在不牺牲原有会员利益的列题下,吸纳各种人才;

(四)《林连玉基金》要壮大,不是要做老大,也没有兴趣挑战谁。

为了写这篇文章《笑傲评天下》跑到林连玉墓园作实地查证。发现杜乾焕口中的林连玉遗志与林公连玉生前的志向有非常巨大及不合情理的差异。林连玉生平最大的目标是争取华文列为官方语文;但其墓志铭证实一生为华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林连玉却从来未曾著眼华人文化。换言之,杜乾焕把无中生有的话硬硬塞入死人口中。

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那一秒钟林连玉未曾放弃其争取华文列入为官方语文的理想。纯粹从历史与学术的角度讨论,“争取华文列为官方语文”才是林连玉重中之重的一大遗志。口口声声秉承林公连玉遗志的LLG诸公为何予以遗漏?

LLG拟定林公连玉遗志时,塞进“文化”,踢掉“争取”(华文为官方语文),斯举是窜改林连玉生平志向!

我们有达到跨国际活动的《大马华人文化协会》及绿野仙踪的《马来西亚华人文化中心》等纯华人文化的组织,哪有需要、而且几时轮到一间有限公司狗捉耗子多此一举?

上述杜氏言论第三项所漏出的口风让华人睁开眼睛问究竟。原来LLG168名“会员”在该公司里头是有利可图的。否则何来“不牺牲原有会员利益”之说词?林连玉若泉下有知其英魂是否会从坟墓里跳出来抗议一翻?

LLG的宗旨包括建立纪念馆、出版书刊、举办展览、讲座等以纪念林连玉先生。

华教各路英雄于林公每年忌辰都齐集其建於吉隆坡福建义山的堂皇墓园高调向他致敬。这种连已故三位首相也未曾获得的待遇,还不足以纪念林连玉吗?真的有必要建纪念馆吗?

就算真的有这个需要,也应该由教总主导(不要忘了林连玉是教总的先贤)以取公信力。

杜氏于2009年的一番话:“董教总必须参与各民族的广大群众一同展开的社会政治运动,它必须扮演重要角色,打造一个新的社会政治环境”,证明他真的“忘了自己是谁”。

一间有限公司(LLG)的2毛子董事(杜乾焕)兼一个在法律上不存在及“什么都不是”的所谓林连玉基金居然想号令董教总,这真是一项华教的悲哀。

杜乾焕硬说《林连玉基金》是合法的;他不是律师,《笑傲评天下》当他“童言无知”一笑置之;然而,资深律师刘锡通回应兴汉社的上述举报,要后者拿出证据来;这显示刘律师有误导兴汉社的嫌疑。

陈思源斩钉截铁强调,《林连玉基金》是非法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