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星期三

陈思源——文告

                                     陈思源:朝向塑造真正和谐零猜疑多元宗教社会
                                                  政府必须立法禁止各宗教之间互相传敎

执业律师陈思源坚决认为,要朝向塑造一个“真正和谐”及“零猜疑”的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社会,大马政府应该尽快着手颁布一项 “禁止各宗教之间互相传敎”的法令;从而使到各种宗教都像是超级巿场架上的商品一样,让人们行使自由选择权力后,售货员才向顾客讲解有关商品的用途操作等細节。

換句话说,宗教传教士只能对已经选择宗教者传播有关的宗教。不能劝人改变各自的宗教信仰。

陈氏是针对大马政府掌管伊斯兰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加米尔于2011圣诞节前夕宣布“全国各州已经开始实行非穆斯林向穆斯林传敎的限制”的谈话;发表文告,作出上述建议。

加米尔说,為了杜绝穆斯林改教,政府将加强执法以确保穆斯林継续忠于伊斯兰教。

加米尔也透露,大马于1980年代已经在各州颁布一套“非穆斯林对穆斯林的传教限制”。是项法令是为了处理有关叛(伊斯兰教)的问题。只有梹城、联邦直辖区、沙巴及砂拉赿没有颁布有关宪报。

陈思源指出,大马非穆斯林社会了解及尊重伊斯兰事务局為了要确保穆斯林忠于伊斯兰教而制定法令,禁止向穆斯林传敎的出发点与苦心。

然而,是项眀显专门為了保护穆斯林的法令只是“禁止向穆斯林传教”;并没有同样“禁止向非穆斯林传敎”的法律制約。其法律“漏洞”等于允许向非穆斯林传敎。

陈氏指出,这种单向方程式的宗教法令因为没有顾及非穆斯林的感受,已经在民间引起令人不安的猜疑。对塑造多元种族与多元宗教社会和谐发展有一定程度的挫折。

陈思源因此强烈促请囯陣政府尽快着手起草及颁布双程式的“禁止各宗教间互相传教法令”;让大马塑造成一个真正和谐及零猜疑的多元宗教社会。从而向世界证明大马的确是一个对各民族和各宗教都是真正公平的囯家。

陈思源同时促请大马所有政党及政治工作者拿出政治勇气、良知与智慧,促使“禁止各宗教间互相传敎法令” 早日成为事实。则大马幸甚。

2011年11月29日星期二

陈思源——文告

(吉隆坡2011年11月坡25日讯)执业律师陈思源严厉抨击森美蘭州教育局发出的"禁止非淸真食品进入华小食堂"的条规是一项严重违反人权、同时公然歧视与汚辱非回敎徒尊严的蛮横措施。

他警告说,如果允许该项条规在华小予以实施,肯定会造成各不同宗教的民族之间产生严重隔阂和猜疑;最终破坏我国人民之间的和谐与团结。

陈氏因此呼吁首相納吉及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马上下令制止森州敎育局的上述豈有此理、荒缪、非常不明智及违反教育部指南的条规在华小实施。

森州教育局最近推出"学校食堂管理与租营合約"予该州内一些华小,指示华小校长与食堂経营者签约时,列入以下规定:

(1)(合約第8.3项)华小食堂售卖的食物必须是淸真食品;

(2)(合约第8.4项) 所有厨房炊具、碗碟及储存处等,必须只是用作处理淸真食品而已;

(3)(合約笫8.5项) 任何非淸真食品、原料、熟食或制成品,都禁止帶入(华小)食堂。

陈思源指出,显然森州教育局有关官员是以纯囘教的角度发出上述"禁非淸真食品进入华小"的规定;漠视了华小绝大部份学生昰非回教背景的事实。

陈氏义正词严指出,除了飲食習惯,非回教背景的华小学生有絶对的权力在校內亨用合乎他们口味的非淸真食品。"禁止非淸真食品进入华小"等于剥夺华小非回教徒学生的权利。尤有甚者,有公然岐视与汚辱非回敎徒尊严的重大嫌疑。

他強调,各种不同宗教背景及各民族之间的和谐与谅解是建立在互相尊重这个重要基础上;而唯有民族之间的和谐才能逹至国民团结。一旦没有"互相尊重"这个重要因素,国家就甭奢谈和谐与团结了。

陈氏进一步指出,教育部指南虽然没有禁止华小食堂售卖非淸真食物,却规定必须另外為校内的伊斯兰教师和学生安排清真食物。然而,在国小和国中,却是淸一色淸真食物;从来没有考虑到,更没有為非回教学生安排非淸真食物;这一点已经是明显不尊重非回教徒的措施。

陈思源最后呼吁首相和其副揆兼敎育部长拿出政治家的风範,阻止森州教育局"禁非淸真食品进入华小"的岐视性条规,同时训令校方安排非淸真食物进入国小与国中的园內;以反映真正"一个马来西亚"的亊实;从而為真正的国民团结打下稳固基础。

2011年9月6日星期二

子文已卖,宋子文会怒髮冲“棺”吗?

"由于李华民、谢富年及魏家祥对易名始末的解释相互矛盾,让人觉得有人没说出真相甚至有意无意之间说谎或为他人圆谎!"


雪州首邦市子文华小易名风波乃阿谀奉承、滥用职权、假公济私、急切邀功、施恩图报、公私不明、加上糊涂孝心的综合产物;不幸演变为“卖名”丑闻!

瞧!

827日,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在马来西亚客家联合总会暨甲洞客家公会双庆晚宴上突然宣布子文华小已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马上点燃了风波的火头;华社一片惊怒哗然。

事件曝光后,董总、教总、雪隆董联会、首邦华小发展工委会、子文华小前董事、前校长、两位现任董事,甚至隆雪华堂及海南联总等社团群起反对;矛头直指李华民、魏家祥和子文华小董事部。

面对海啸般的咆哮与责难,李华民于831日摆出一副揽事上身的强硬姿态说:“是我建议易名!”(见91日南洋商报A6版)

李氏指出,他是基于谢富年大力捐助子文华小,向董事部提议学校易名为拿督谢华华小。董事部一致接纳,过后校方向教育部提出申请,并在8月初批准。

李氏透露,(在风波发生后)谢富年一再强调,如果华社的反对声浪强烈,谢氏不接受子文华小以其父亲(的名字)命名。

李氏也说,在易名事件上,谢富年一直处在被动的情况。

谢富年本身于92日发表文告强调他当初并没有要求学校董事部改用其父亲的名字当作校名。(见93日光华日报A4版)

“是董事部本身决定改变校名”

因此谢氏宣布不会允许子文华小使用他父亲的名字作为新校名。

魏家祥在上述双庆晚宴的演讲重点如下(见828日中国报A6版及829日光华日报A7版):
(一)  他以副教育部长身份宣布子文华小已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

(二)  子文华小董事部之前致函教育部建议将该校名字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以表扬谢富年为子文华小作出的贡献。

(三)  教育部同意了该建议。

(四)  但是谢富年本身献议以其父亲的名字(拿督谢华)命名。

(五)   获得谢富年家族的同意后,教育部正式把子文华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

(六)  (批准易名的)相关信函已经发给子文华小。

由于李华民、谢富年及魏家祥对易名始末的解释相互矛盾,让人觉得有人没说出真相甚至有意无意之间说谎或为他人圆谎!不满情绪不断升温。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魏良钰毅然大义灭宗亲,公开促请马华撤掉魏家祥的乌纱帽;同时要求罢黜李华民子文华小董事会顾问的职位。

风波越闹越炽,演变至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要在94日(周日)展开“子文就是子文”签名运动,子文华小董事部依然没有作出片言只字交待。反而于93 日(周六)召开一个只有两位董事、校长、董事部财政、一位家协代表、一位校友会代表及谢富年太太出席的“紧急”会议;过后宣布子文华小三机构同意恢复子文华小原名,并将于95日呈函魏家祥寻求批准;同时认为事件已经圆满解决,周日的“子文就是子文”签名运动没必要进行。

“子文就是子文”签名运动如期举行。现场一句值得玩味的横幅“子文不是贡品”似乎获得与会者的共鸣,反应热烈。

子文华小易名始末与真相肯定是该校师生、家长、校友们及华社的心头疑问。

李华民斩钉截铁地说,是他向董事部建议子文华小易名为“拿督谢华华小”。魏家祥却说该校董事部致给教育部的信是要求把校名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但是谢富年本身献议以其父亲的名字命名。两个人(李华民与魏家祥)两种绝对不可能共存的说法,究竟谁是谁非?

李氏强调,在易名事件上,谢富年“一直处在被动的情况”。身为子文华小董事长的谢富年究竟“被动”到什么程度呢?谢氏是否对李氏的易名提议无能为力予以反对或无可奈何?被动到完全不知道李氏与其他董事背著他进行易名行动?甚至身为董事长没有被要求签发有关函件,也不知道董事部致函教育部要求把子文华小易名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这回事?

谢富年本身强调他“当初”并没有要求学校董事部改用其父亲名字当作校名,是否意味著谢氏只是要求改用他自己的名字当校名?

谢氏能否证实魏家祥所说的“子文华小董事部之前致函教育部建议将该校名字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但谢富年本身献议及要求以其父亲拿督谢华的名字命名”?若非如此,两个人(谢富年与魏家祥)两种不可能共存的说法,究竟谁是谁非?

谢富年应该不会忘记他本身是双庆晚宴的座上嘉宾。

子文华小董事部要求教育部把该校名字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的信是否由董事长谢富年本身签发?如果由别人签发,他是谁?是否得到董事长授权或背著董事长行事?几时呈给教育部的?

谢富年究竟通过什么方式,书信抑或口头,以及向教育部的那一位官员表达他为了纪念其父亲而建议以“拿督谢华华小”为子文华小的新校名?

既然(如魏家祥所说)子文华小之前向教育部建议将校名改为丹斯里谢富年华小但谢富年另献议以其父名字命名,子文董事部是否有另外具函正式要求把子文华小改为“拿督谢华华小”?

谁代表谢富年家族向教育部表示同意把子文华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

李华民、谢富年和魏家祥3个人对易名事件几乎3个版本的矛盾说法引起大众的疑惑。

尤有甚者,子文华小董事部向教育部申请易名以静悄悄近乎瞒天过海的方式(没有通知所有董事会议的议程及汇报会议结果,甚至没有寻求家长、校友会等方面的同意;易名获准后继续把有关各造及华社蒙在鼓里),却于95日敲锣打鼓公告天下呈函魏家祥要求协助撤销拿督谢华华小恢复子文华小;此等前后行为180度相反的强烈对照,越发使人深信,子文华小易名始末有不可告人的问题!

本来不相信姓名学。可“拿督谢华华小”非常拗口,一定会被学生们改成“谢华小”;从而印证名不“顺”则言不正,注定谢华华小不了了!

3位主要当事人处理风波的智慧给人们留下了不同的印象。

就如李华民自己所公开承认,他是子文华小易名风波的始作俑者;因此,变成了里外不是人。

魏家祥在一个与华文教育或子文华小风马牛不相及的双庆晚宴场合上宣布拿督谢华华小的诞生,予人以急切邀功的印象。但是当他的这个宣布变成了风波遭受各方激烈批评后,竟然惊慌莫名地大声矢喊“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不要找我!”,有失大将之风。是项风波再一次显示魏家祥已经成为马华捞取民心的票房毒药。

谢富年为了纪念其先父而献议把子文华小改为拿督谢华华小,的确孝心可嘉。然而谢氏似乎忘了子文华小这个名字是属于“阿公”的;也似乎忘记大马华人已秉承陳嘉庚与陈六使对华文教育慷慨解囊施恩不图报的伟大精神与崇高情操;易名事件使人误以为他公私不分明或施恩图报;因此,他大力捐助子文华小的善举却落得个糊涂孝心。

无论如何,谢氏在易名风波发生后以第一时间清楚表明不会允许子文华小使用他父亲的名字作为新校名,令人激赏他的君子风度之余,挽回几许尊严。

每当有丑闻或处事不当的事情发生后,都会有人引咎辞职或被罢黜等善后举措以示公允,安抚人心。可是,我们在上述易名风波看到的是子文董事部只希望“草草收场,什么也别想”的心态。

可华社正等待著子文华小董事部至少一个公开的道歉!

子文华小易名事件,真相还没找到,众生相却已一览无遗!

2011年9月2日星期五

大马羽总惨淡经营泪暗流!

羽总有太多非专业指挥专业政治因素在作祟。。。大马羽运将难望有明天!


羽球国马来西亚已经沦落为世界羽坛二线队伍,翻身乏力!

第一线属于那些拥有足够猛将与后备力量敲响汤杯4强之门甚至捧杯的队伍。大马队离这道门越来越远啰。

1967年在印尼耶加达举行(当时还没有中国参加)的那场争论性汤杯决赛(因球迷骚乱半途停赛后来国际羽联判)大马获胜后,1992年于吉隆坡自家门前夺冠是44年里唯一的偶有佳作

1994年迄今,大马羽球队为争夺象征羽坛最高荣耀的汤姆斯杯组军时,每次都是将源不足(缺少可胜任的第3单打人选),未战先输掉宝贵的一分。

2012年更加凄凉。纸上谈兵大马连摆得上台 的第2及第3单打也无虎将可点。撇开(截止20118月尾为止)世界排名第1的李宗伟不说;排名第42位的将黄宗翰与53位的哈菲兹肯定早已不如人;排名57位的刘国伦和第91位的阿里夫,谁敢寄予一丝的希望?羽坛跛脚马,休矣!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大马男双於(20118月)伦敦羽球世锦赛铩羽后,双打教练烈西成为大马羽总(BAM)和国家体育学院(MSN)的代罪羔羊;从而赤裸裸暴露了羽坛非专业人士指挥专职教练的荒谬文化!

然而,无可否认本身在全盛时期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以出奇敏捷和力量见称令对手丧胆获奖无数的前世界兼全英赛双打冠军的烈西是一位高水准非常专业和负责任的教练。他是陈文宏与古健杰崛起的最大推手(我们当然不能抹杀陈、古以前的教练甚至启蒙恩师的功劳)。他帮助陈、古于2006年冒起就拿下亚运金牌,2007年更勇夺多项包括全英赛冠军。陈、古于5年前的速度与力量不但令球迷眼前一亮,更使人相信他们会像烈西一样称雄羽坛一段很长的时间。

无奈陈、古却高处不胜寒只威风了那么一阵子就表现直线滑落;从令人生畏的对手,
变成惧怕对手的失落组合。

在伦敦世锦赛,韩国第2双打高成炫与柳延星砍瓜切菜般连续第5次把不复当年之勇的陈、古打到落花流水。陈、古老了么?

反观蔡赟已年届31,付海峰也直奔30。但,就是在伦敦世锦赛这个同样的时段,同样的场合,这对将凭过人敏捷、速度与力量,在半决赛和决赛都以直落2局击败成、龙高、柳韩国组合第4度封王。相对年轻却一冠难求的陈、古岂能不汗颜?

问题究竟出在那里呢?

MSN这个非羽总组织声称它分析了上2届世锦赛录影,发现陈、古於今届伦敦世锦赛发挥不出上届的力量和速度。

MSN或国家体育学院顾名思义是我国的体育综合学院。换言之它肯定不是羽球专院。但MSN却联合羽总训令双打教练调整训练方式。这种非专业指挥专业的事情,似乎是只有大马才会闹出的笑话!

更大的笑话是,(根据烈西透露)20062007年陈、古才冒起的巅峰时期,是烈西亲自调教他们的敏捷和力量。当他们拿了亚运和全英赛冠军后就由MSN接手陈、古的敏捷和力量训练。

因此,MSN联合羽总训令烈西改变训练方式等于公开打了MSN自己一个大巴掌;因为明显的是MSN接管陈、古后训练不当才造成2人无复2006 – 2007年的敏捷和力量,才要求烈西改变它的错误,却反过来塞了个死猫给烈西吃。

非专业指挥专业这种不良文化并不局限于MSN的自打嘴巴例子。据说,一位MSN职员曾指点羽总某资深教练说他训练李宗伟的方式不对;被该教练幽默地回敬:你是说李宗伟的世界第一是错误的吗?当场令他哑口无言。

凭良心说,除了良好的训练配备与场地,我国羽球员向来不缺乏单双打名师指点。信手拈来,有魔鬼教练方凯祥、韩健、杨阳、罗斯特、朴柱奉、李矛、谢全新以及烈西。可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现在大马所出的世界级顶尖羽球员却如凤毛麟角。

 其因,有许多因素使然。

最重要的原因有二。其一,虽然大马球员的球艺在与世界一流的羽球员相比之下毫不逊色,可他们都几乎犯上了信心不足的心理魔障 。借用当年罗斯特的一句名言:“他们从颈项以下是很强的(They are strong below the necks)”;其二是羽总有太多非专业指挥专业政治因素在作祟。这两项因素继续存在,大马羽运将难望有明天!

四面楚歌却没有人叫BAM会长下台反映了大马羽运的悲哀。

但是大马羽运的危机乃来自李矛悉心调教的新一代印尼球星及米士本在2012年奥运会后训练出来的日本、韩国或台湾另一批羽球高手。

数年后,大马只配与当年闭著眼睛也能打败的日本、台湾、印度等2线队伍纠缠不清。

汤杯嘛,太遥远啦!

2011年8月27日星期六

己所不欲,硬施于人!

己所不欲,勿施与人是一种令人信服的理性原则。相反的,己所不欲,“硬”施于人的做法,
徒令人反感而已矣!


回教是一个伟大的宗教。可惜,一些回教徒“唯我独尊”的行为却造成非回教社会对它产生负面的印象!

多年前,当陈思源抱著增广知识的目的在回教大学研读回教法律(DSLP)时;一宗涉及一名回教徒与一名“回教千年世仇”(犹太人)的古老官司,回教徒法官凭案情公正不阿地毅然判决犹太人胜诉,令思源肃然起敬。

其实“公正”,是回教的其中一项重要教义;与孔子那句获得全世界认同的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与人”有异曲同工的崇高意义。

马来西亚多年以来就有一种似乎、或简直就是己所不欲,“硬”施于人的唯我独尊社会现象。几乎所有的回教堂或祈祷室一年365天的每一天,大清早诵读可兰经时,都以扩音器向“全世界”广播;看起来完全不把扰人(包括非回教徒、老、弱、残、病或小孩的)清梦当一回事。数十年来非回教徒就是在这种单向性容忍的情况下无可奈何被迫成为“习惯”了。

Berita Harian 2011812日封面报导,槟城回教事务局于83日执行槟州回教管理委员会的议决,指示州内所有回教堂和祈祷室在黎明时分诵读可兰经时,停止使用播音器(后简称“禁播令”)。似乎已经引起一些回教徒的“不安”!

槟州回教管理委员会的禁播令获得了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玻璃市宗教师祖安达再也及首相署部长惹米尔的积极回应。

聂阿兹说他不鼓励回教堂在黎明时分以扩音器播放(诵读)可兰经,避免影响其他人作息。祖安达再也认同停止使用播音器的指示,因为使用播音器诵经干扰他人睡眠已违反回教条规。惹米尔表示接受槟州回教管理委员会的决定。记得已故最高元首兼雪州苏丹殿下曾经劝告雪州回教堂诵读可兰经时把扩音器往内播放。这些都是令非回教徒感到欣慰的公正言论与立场。

陈思源突发奇想,如果佛教、基督教、兴都教或其他非回教教徒在宗教自由的宪法精神与原则之下同样地于夜晚或黎明时分诵读他们的经文也同时利用播音器向外扩播的话,回教徒是否会反对?

己所不欲,勿施与人是一种令人信服的理性原则。相反的,己所不欲,“硬”施于人的做法,徒令人反感而已矣!

阿弥陀佛、阿门、Om ShivaOm ShivaOm Shiva!!!

2011年8月21日星期日

关你鸟事!

"...自由民主社会的尚方宝剑,人权,如今却像一个性无能的大汉,默默地抬不起头来!"


我操、我爱,关你鸟事!


这句气上心头的快人快语可能反映了欧阳文风或其拥护者面对纷至沓来反对他的“同志婚事”的最佳写照。


谁是欧阳文风已经不必片言只字的介绍,各族达官贵人和贩夫走卒几乎都闻其名而“知”其人。


一星期以来本地传媒大事报导在美国纽约某学院执教社会学和性别研究课程的同志牧师欧阳文风与美籍黑人同志菲尼亚斯将于大马国庆日在美国注册结婚,过后回大马举行华人婚礼;震动整个大马社会。


反对的声浪非常激烈。有者破口大骂欧阳文风斯举伤风败俗,甚至禽兽不如。


雪州马华公共投诉局大阵仗邀请四位基督教牧师联合召开记者招待会谴责欧阳文风的行为不当严重影响下一代的思想(注:该州马华所使用的“马华雪州”字眼乃狗屁不通。见是项记者会图片)。


不过,其中一位牧师在上述记者会的一番话:“基督教不排斥同性恋者,但并不表示接受,我们是以关怀的方式为出发点”,却暴露了其自相矛盾的立场。


不久前,传媒报导有两位大马女人在双方亲友的祝福之下成功“结婚”了;马来西亚出生的澳洲财政部长黄英贤的女性伴侣已经怀孕并将于12月生孩子了。雪州马华公共投诉局及上述牧师都没有发出任何反对的声音。他们是否抱着同意女同性恋但反对男同志的双重标准?


反对同性结婚的人几乎都异口同声谴责同性恋是不正常的性关系,是一种社会歪风。但是他们都忽略了同性恋是人类自古以来就已经存在的事实;更漠视同性恋只是人类五大感官的一种自然生理表现。


众所周知,人类五官的眼、口、耳、鼻、肤等所产生的视、味、听、嗅、触五种感觉乃与生俱来的。喜欢红色、绿色、紫色、白色等等乃视觉的反应;喜欢吃咸、淡或喝冷、热乃味觉的反应;喜欢听古典音乐或摇滚乃听觉的反应;喜欢不同的香水味道乃闻觉的反应;而触觉恰恰就是决定“性取向”的因素,因此性问题属于皮肤科。


皮肤的触觉是引起人类最多烦恼的根源。古人的龙阳之好到今天的人类对“性方向的迷惑”,造成喜欢“前面”或“后面”的问题;这究竟是谁的错?有一些宗教狂热信徒时常强调他们的神是最伟大的,而人类是伟大的神所制造的 。因此,我们是否可以说同性恋的所谓不正常性行为其实就是神的错!


马六甲首席部长莫哈末阿里说,如果媒体大肆报导本地的同性婚姻,将造成鼓励同性婚姻的错误印象;获得了反对同性结婚者的强烈回响。如果这番话可以成立的话,那么传媒大肆报导非礼、强奸、谋杀及死亡飙车岂不等于鼓励这类败行的错误印象?


"没脑的人",居然天真到以为读者都如他们一般那么的无知;悲哉!


更可悲的是自由民主社会的尚方宝剑,人权,如今却像一个性无能的大汉,默默地抬不起头来!

2011年8月12日星期五

大马蛮

马来西亚是个蛮不讲理的国家!
这刺耳的话似乎早已经於“国际流动民间”悄然流传。

第一次,是从老外口中听到“大马蛮”。
再一次,从老外口中听到“大马蛮”。
第三次,还是从老外口中听到“大马蛮”。

老外们包括港、台、(中国)大陆、日、韩、泰等亚洲及欧、美的旅马游客。彼等耳闻目睹或遇上不愉快经历后,不约而同发出大马蛮的恶评。一些大马人也有同感。

究其因乃由於宗教局一小撮官员竹难书的狂热行为予人以“一教坐霸宗教单向性近乎零容忍”之冰冻三尺效应造成的。

以死者生前静悄悄入教为由抢尸悲中悲事件重复发生,最终都是以宗教局所谓的记录说了算,令死者家属满怀著惊、怒、怨、恨及永远的遗憾眼泪往肚里流;激起非回教社会的恐慌,怕万一不幸被宗教局点错名,岂非死无“该”葬之地!


数年前,一对老外非回教徒夫妇被宗教局官员误认偷情而鲁莽捉奸;一位直肠直肚的老外幽默地问,难道我们要随身携带那一纸 Fuxkxng paper”来大马旅游吗?

上周三,雪州宗教局官员只凭公众情报谓有回教徒出席八打灵再也百乐镇DUMC感恩晚宴,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之下召警大举闯入会场盘问出席者;又一次赤裸裸印证了大马蛮得没脑行为!

上述事件里,宗警人员没有搜查令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回教徒出席晚宴并不能构成刑事行为;在没有任何刑事嫌疑的情况之下,警方绝对不能发出搜查令。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假设反过来DUMC投诉接到公众情报谓有基督教徒参与回教徒的晚宴,警方是否同样地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之下大举硬闯晚宴盘查出席者?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显然以为DUMC晚宴风波是一个捞取廉价政治资本的良机而第一时间跳将出来公开要行动党拿出政治勇气严厉谴责宗教局官员。

悲哉。细历此举暴露了其政治的无知。如果他撤泡“马尿”照一照,当发觉马华是造成宗教局官员行为狂热的其中一个罪魁首!

我国宪法第三条只是注明回教为联合邦宗教,没有说大马是回教国;这点反映了大马国情。

众所周知,人口有99% 回教徒的土耳其及拥有95% 以上回教徒的印尼却基于尊重非回教社会及宗教互相尊重的大原则,坚持它们为世俗国。

但是马华却赞成或不敢反对前首相马哈迪宣称拥有约50% 非回教徒的大马为回教国。造成因为过度强调回教国而有意无意贬低甚至有侮辱非回教徒嫌疑的政策和举措不断发生;诸如烧猪肉不能公开摆卖、学校及高速公路旁的摊档禁止卖非回教食物、巴刹内的猪肉档被推到远远隔着一道墙的角落、超级市场内猪肉贩卖部挂著斗大的“TAK HALAL”招牌、吉打州民联政府要在戒斋月禁止一切娱乐活动。(编按:后来已经被取消)

无论国阵还是民联,类似的宗教性政策显然都是基于回教国的目标而发。DUMC晚宴风波显示宗教局的过度敏感迫使不同宗教的大马人民老死不相往来!

<<笑傲评天下>>促请蔡细历拿出政治勇气告诉首相纳吉,回教国不符合大马多元种族兼多元宗教的国情,也是一个马来西亚的绊脚石。同时要求首相或内阁下令国宴、学校及高速公路摊档等场所禁止牛肉的出现,以表示对佛教徒及兴都教徒的尊重。

细历,敢吗?